<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受了刺激?
    残破。

    是的,此刻的隐魂竟然显得很残破。

    唐玄宗一拳,令隐魂飘飞出两丈来远,落地时更紧擦着地面滑行出一丈来远,最后狼狈地以手爪深扣在地板上,才堪堪止住退势。

    从他与唐玄宗之间,留下了五道手指深陷的恐怖爪痕。

    眼见于此,唐玄宗的眉头深皱,看着隐魂,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很是陌生的人,怒斥道:“你在发什么疯?”

    为了隐匿身形,隐魂所穿的衣衫从来都是以紧身的劲装为主,这样才不会在隐于暗处时,因为衣衫的关系被人发现踪迹。

    而现在他的那身黑色劲装,竟然破损不堪,有一些地方甚至还有着斑斑血迹。

    这是在突入顾墨尘的密集刀网时被割裂出的伤势。

    而这也是唐玄宗怒斥他发什么疯的原因所在。

    如影随行也好,水月无间也罢,都讲求一个隐字。

    所以隐魂在与人对战时,从来都是将这个隐字放在第一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也正好与隐魂一直以来的隐忍相吻合,所以他一直以此字作为安身立命的不二准则。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自学武有成以来,隐魂就从未与人真正面对面对抗过,所以之前剑晨才会郁闷至极的骂他是偷偷摸摸的小人。

    隐魂的情况唐玄宗当然清楚,所以他才会愤而怒斥。

    慢慢地用手将身体撑了起来,隐魂低头看了看一身破损的劲装,又撇了一眼向他怒目而视的顾墨尘,淡漠着,拍了拍手上沾染的灰尘与血迹,道:

    “偶尔也应该血性一点吧?”

    血性?

    他的话不仅让唐玄宗微愣,就连顾墨尘也怔了怔。

    血性这个词,竟然能从隐魂的口中说出来?

    “就你?血性?”

    回过神来,顾墨尘极尽不屑地看着隐魂,确切的说,是在看着他身体某个残缺的部位,冷笑不已。

    “手下败将而已,你没资格与我说话。”

    隐魂傲然站着,像一杆挺立的标枪,目光自顾墨尘身上收回后,就看也不再看他一眼。

    顾墨尘给他的是不屑,而他给顾墨尘的,却是无视。

    “你!”

    顾墨尘大怒,缺月琉光上又有豪光闪耀,怒喝道:“有没有资格再来打过!”

    “够了!”

    唐玄宗吼道:“你们俩就不能消停一会!”

    再将目光望向隐魂时,眼底分明有诧异的光芒一划而过。

    若说这世上还有人了解隐魂,那就非唐玄宗莫属了,可即使是他,也从没见过隐魂曾经表露出如此傲然刚强的一面。

    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一时间,唐玄宗直感头疼无比。

    外有安禄山突然暴乱,而他原本预备的后手却又死在了天牢里,这已经够令他心烦的了,可这两人却还有兴致在这种时候喊打喊杀?

    “隐魂,你可知乌和泰死在了天牢里?”

    为免两人再起摩擦,唐玄宗突然向隐魂问道。

    “知道。”

    隐魂想也不想,直接答道。

    “是不是你干的?”

    唐玄宗喝问道。

    “怎么是我?”

    隐魂的面上露出一抹诧异,道:“不是剑晨干的吗?”

    “你胡说!”

    顾墨尘虚空对着隐魂劈了一刀,怒道:“这事不是剑晨做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他?”

    隐魂冷笑一声,道:“所有人都死在玄冥诀之下,更有乌和泰亲手写的剑字,不是他还有谁?”

    “放屁!”

    顾墨尘怒不可遏,缺月琉光的刀尖都在剧烈颤抖,喝道:“你也懂玄冥之二,还有那个剑字,写得歪歪扭扭,天知道是不是乌和泰写的,还是你写的!”

    “仅凭这两样,根本不足以认定是剑晨所为!”

    “你说不是就不是喽……”

    隐魂耸耸肩,一副懒得与你争辩的模样,看得顾墨尘好一阵怒火中烧。

    “真的不是你?”

    唐玄宗冷厉着脸,沉声道:“你该知道乌和泰对朕的重要性!”

    “当然知道,所以更不可能是我。”

    隐魂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答道。

    唐玄宗不再开口,而是冷冷地又看了他半晌,良久之才道:

    “好,不说他了,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隐魂面色一正,道:“已经办妥,史思明的大军里已经混入了全部服用了沥血丸的五毒教弟子。”

    沥血丸?

    顾墨尘一怔,这东西他并没有听过,五毒教?沥血丸?史思明?

    他的脑袋里升起了三个问号。

    唐玄宗叫隐魂去开启的所谓计划,竟然牵扯到另一位大唐重臣?

    五毒教弟子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就是那批与乌和泰一同抓来天牢,后面又一个接一个消失的弟子?

    “你们在搞什么鬼?”

    他诧异着叫道。

    “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

    唐玄宗却并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斜了他一眼,大手一挥,就要赶人。

    “凭什么!”

    顾墨尘气急,叫道:“凭什么他能知道,我就不能?”

    隐魂却在这时对他咧嘴一笑,道:“与其在这里碍眼,不如出去找找你的结拜兄弟,可别在皇宫里迷了路。”

    “你说什么?”

    闻言,顾墨尘大惊失色,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信不信随你。”

    就像刚才与剑晨时一样,隐魂总是很善于抓住人的心理。

    一句信不信随你,剑晨无奈之下只得再入皇宫,亲自去打探安伯天可能在皇宫中的消息,而也令顾墨尘无法可想,只能宁可信其有。

    “哼,要是让我知道你在骗我……”

    收刀回鞘,顾墨尘冷盯了隐魂一眼,到底也不敢久呆,往大明宫外走去。

    “找到他之后,把他带过来。”

    就在顾墨尘的手指快要摸到殿门的时候,唐玄宗的吩咐却令他手臂一顿,停了停,没有回应,一把拉开了殿门走了出去。

    殿内,只有唐玄宗与隐魂默默对视。

    “最后不要让我知道你在骗我。”

    唐玄宗冷冷盯着隐魂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属下怎么敢?”

    隐魂单膝跪地,垂首恭敬道:“属下的命都是府主所赐,不会作出对府主不利的事情。”

    唐玄宗漠然道:

    “要真是那样最好,否则……”

    否则什么,他没有说,突然又向隐魂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修月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隐魂回道:“已到达剑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