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谁干的?
    “兄弟?”

    这两个字若流星一般自剑晨的脑海划过。

    第一次,在这天牢里与顾墨尘重逢后,第一次,他的目光不再那么冰冷。

    “你说我是你的兄弟?”

    “是!”

    顾墨尘苦笑道:“若违此誓,万箭穿心!”

    “这句誓言可不是说说而已。”

    “好。”

    剑晨点点头,并不理会越来越近的杂乱脚步声,沉声道:“既然你说你是我的兄弟,那么告诉我,把你知道的东西告诉我。”

    顾墨尘愣了愣,苦涩道:“现在真的不是一个好时机”

    望向乌和泰的尸体道:“这个人,他看得极重,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外面通道中的声音已然近在咫尺,至少已到了第八门之处,这令顾墨尘心焦不已,若不是顾及到剑晨此刻怕还不能全信于他,差点就想冲上去拖着剑晨跑。

    这个人?

    剑晨眉头紧皱着,看向乌和泰的尸体。

    唐玄宗对乌和泰看得极重?

    为什么?

    那日在苗疆将乌和泰与五毒教弟子救走的,就是唐玄宗派的人?

    “为什么?”

    他一手指着乌和泰道:“你只要回答我这一个问题,我就走。”

    “为什么,唐玄宗对乌和泰那么看重?”

    他不再与顾墨尘打哑谜,直接将唐玄宗的名字点了出来,这令顾墨尘不能再模糊的话来敷衍于他。

    “如若不然”

    见顾墨尘的面色有着犹豫,剑晨将千锋轻轻提了起来,在摇曳的火光下,一抹淡淡的银色很暗,却又刺得顾墨尘狠狠地眯了下眼。

    已经来不及考虑,外面的人随时都会冲进来,顾墨尘急迫下也顾不得许多,连声道:

    “因为乌和泰的身上,有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那东西是对付安禄山的关键所在!”

    剑晨眉头一挑,直问道:“什么东西?”

    顾墨尘猛一咬牙,将心一横道:“沥血丸!”

    “沥血丸?”

    剑晨一愣,这个词他是第一次听到,可沥血二字却早已熟到深入骨髓的程度。

    “是,沥血丸!”

    顾墨尘一边紧张地往门外张望着,一边急切道:“还记得毒尸么?那就是沥血丸做的!”

    “什么?”

    闻言,剑晨震惊非常,沥血丸做出了毒尸?

    “确切的说,应该叫血尸才对!”

    顾墨尘已经急不可奈,终于还是冲上前来,一把拖起剑晨道:“再不走真的会死,地上那个剑字,还有玄冥诀的杀人功法,你真的解释不了!”

    震惊到有些恍神的剑晨终于被他一把拖动,口中却惊讶问道:“你是说因为乌和泰的死,他会死我?”

    “对!”

    顾墨尘一边拼尽全力拉他,一边厉声道:“即使他是你的舅舅也一样!”

    “你!”

    身体陡然绷紧,这句话对于剑晨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你知道?”

    “是,我知道!”

    顾墨尘一边将他往墙外推,一边急声道:“相信我,这事情有关江山,已经超出了亲情的极限,待你我二人有命再见,我定会将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

    说完这话,已经不待剑晨再反对,趁他心神大震时,一把将之推出了暗道,疾速回身一拍,那墙两面一合,又严丝合缝起来,将剑晨关在了天牢之外。

    “谁在那里!”

    天牢第九门的门口,终于响起暴怒的大喝。

    “他死了?”

    大明宫内,唐玄宗的气质大变,再不是那个风度闲雅的偏偏儒生,此时此刻,他的一双眼睛满是暴虐,面容狰狞着,怒视着眼前之人。

    “死了”

    顾墨尘叹息着,没有去看唐玄宗的眼睛,脑袋微微低垂着,一直望向地面,仿佛那里长了一朵花。

    “谁,是谁干的?”

    唐玄宗的双目开始泛起血光,胸膛高高起伏着,暴虐的气息不光在眼中,更弥漫向了他全身上下。

    偌大的大明宫都因为他的气息而变得扭曲起来,特别是顾墨尘默默站立之处,更是水雾浓重,几乎就要看不到他的身影。

    感受到这份变化,顾墨尘抬起头来,没有惊讶没有恐惧,反而很是感叹地道:“水月无间,真是很久没见过了”

    砰!

    唐玄宗凶目大凝,猛得一巴掌拍碎了手边的龙案,怒声道:“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关心功法?”

    “说,是谁干的!”

    对于唐玄宗的暴怒,顾墨尘倒显得很平静,一点也没有先前在天牢中面对剑晨的急迫,淡然道:

    “我也不知道,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

    “继续说!”

    唐玄宗勉强压抑着就要爆发的火山,听出顾墨尘的迟疑,怒问道。

    “这事情你就是不问我,待会也能知道。”

    顾墨尘耸了耸肩,对面唐玄宗,他始终都是那副玩世不恭的吊儿郎当模样,就似全然没把这个九五之尊放在眼里。

    可是,正如他对剑晨说的那样,有些事,他会如实禀告。

    “所有人,不论是乌和泰还是守在天牢的禁卫军,都死于玄冥诀。”

    稍稍收起了些感叹,顾墨尘伸出手轻轻自身前的水雾中掠过,就像是在抚摸着情人光洁的面容,迷离着回道。

    “玄冥诀?”

    唐玄宗的气势突然一滞,双目里划过精光。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顾墨尘苦笑着打断道:“所以再给你个思路吧”

    “乌和泰死前,用他那只破手写了一个字。”

    “什么字?”

    唐玄宗怒瞪着他问道。

    “剑。”

    顾墨尘叹息一声,摇着头回道。

    “剑?”

    唐玄宗眉头一挑,暴虐的气息停滞过后变得更加浓郁,沉声自语道:“剑,玄冥诀”

    突然自双目中射出凝若实质的光芒,直直打在顾墨尘脸上,没有说话,那杀意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剑晨是吧?”

    顾墨尘无奈地道:“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只有剑晨是吧?”

    “不过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这事情不一定就是剑晨做下的,他没有这个必要,也不可能知道乌和泰的所在。”

    唐玄宗不答,却突然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隐魂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