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零八章 为了什么?
    天牢!

    这本是关押朝廷重犯之地,怎么会……一个把守的人也没有?

    剑晨站在天牢大门前,目光疑惑地左右扫视着,此刻虽然是深夜,但如天牢这等禁地竟然无人把守,这……

    牢门大开,内里漆黑无光,若不是亲在此处,剑晨几乎无法相信,号称天下间戒备最为森严的天牢,会是如此模样。Δ『Δ』中文Δ网┡.*

    刚才那疑似隐魂的人,提着另外一个人,确实是入了牢内的。

    没有过多犹豫,天牢现下的情况,不正好说明那人的企图不轨?

    刷——!

    一闪身,带起一道轻风,剑晨也在牢门前消失,隐没入那漆黑森冷的牢里。

    ————————————————

    扑通——!

    乌和泰残破的身躯被人重重贯在冰冷的厚青石地板上——天牢防护之严密可见一般,就连犯人中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擅长遁地的奇人异士也考虑周全,铺在地面上的全是重过百来斤一块的厚重青石,任你手似钢爪,也不可能一掘而透。

    只是现下乌和泰哪有心情关注地板有多重,他的一颗心,也随着这重重的一摔,直接掉落进了谷底。

    就连求死……也不可能吗?

    他仰躺在地上,泛着死灰色光芒的眸子木然地看着隐魂,沙哑道:“你到底想怎样?”

    隐魂就站在他身前,却没有开口,反而那沙哑的声音像是信号一般,激起了大片回应。

    “你,你是谁?”

    “混帐!快放了本将军!”

    “鬼……鬼……他肯定是鬼!”

    一时间,天牢深处嘈杂不堪,就连心生死志的乌和泰都不由一愕,这天牢内明明……只关了他一人而已。

    转眼一看,这才惊然现,偌大的天牢里,竟然不如何时关押着许多人,几乎将二十几间坚固的牢房全部占满!

    就连他此前一直呆着的那间最大的牢房里,也有人正自牢门间隙中伸出手来胡乱的挥舞不止。

    而更令他吃惊的是,其中有十来人,他竟然认识。

    也不能说认识,只是给他送过饭而已。

    这些人一身的禁卫军装扮,难道竟然是守卫天牢的大内禁军不成?

    难道是隐魂之前在将他打昏后,又出去天牢外面,将这些足有上百人的禁卫军队伍全部抓进了牢里?

    这种事情以隐魂的武功自然做得到,可他却想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

    “你到底……想怎样?”

    同样的话再问出第二次,却有着不同的心境,看向隐魂的眼神也有了复杂的变化。

    “怎么?一向心狠手辣的五毒教主也准备悲心悯人一把?”

    隐魂对四周的呼喝怒骂充耳不闻,仍然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阴冷的目光下探,撇了眼乌和泰,露出一抹嘲弄。

    乌和泰不说话了,躲开了隐魂嘲弄的眼神,默默低下了头。

    他当然不会有什么悲天悯人的念头,只不过一生都擅长算计的他,在现情况有异时,下意识地,便会在心中盘算起一切有可能会对自己最有利的可能。

    “放心,你的心愿今日会完成的。”

    他不说话,隐魂倒是笑笑,耸了耸肩,目光望向左右。

    “还有你们,失却天牢重犯,那是会视频通话诛九族的,所以我这也算在帮你们,为了你们的家人着想。”

    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配上那一身黑衣的飘忽身形,更加显得凄厉可怖,狞笑道:

    “毕竟,只要你们死了,自然就不算玩忽职守,那么……也可保九族平安,不是么?”

    “放屁!”

    “贼子,快放了你大爷!”

    “******,有种放开老子,一对一单挑!”

    隐魂的话立时惹得牢中禁卫军们的狂怒暴喝,一个个手臂伸得老长,几乎要从儿臂般细窄的间隙里挤了出来,张牙舞爪着,疯狂想要抓扯住这个疯子。

    明明……就是你带走了重犯,又将咱们这些人打昏关在了这里,如今怎么说得出为他们好,为他们的九族家人好的话来?

    对于众人的反应,隐魂只是冷冷地笑着,双手负后,一动也不动,任由禁卫军们喝骂不止,他自洒然而立。

    “你是在等人?”

    乌和泰的目光一闪,突然明白了隐魂的目的,猛然道:“你是想……”

    “想怎么样呢?”

    隐魂的眼睛一直在望着的,是牢内通往外界的窄长通道,微微有些出神地应了乌和泰一声。

    “想……嫁祸!”

    乌和泰目光大凝,冲口而出。

    “你把这些人抓起来,再加上我,这里百余人的命,都是为了嫁祸!”

    一言出,他的思路突然清晰起来,沉声道:“皇宫大内禁地天牢,天牢出事,唐玄宗必定雷霆震怒,你是想用我们的命,让朝廷帮你对付一个人!”

    突然又皱了下眉,自顾自反驳道:“不对,以你现在的武功还有权势,根本不需要行此嫁祸之事才对。”

    隐魂的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乌和泰,微微有着些诧异,饶有兴趣道:“那你且说说,我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剑晨!”

    乌和泰心头猛跳,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激动道:“你是为了剑晨,你想嫁祸的人,也是剑晨!”

    “为什么?”

    隐魂眉头一挑,阴笑着问道:“剑晨而已,就算没有皇室相帮,我想杀他,也不算太过困难之事,何必画蛇添足?”

    “哈哈哈!”

    乌和泰陡然狂笑了起来,只余两根手指的左臂抬了起来,勉强指向隐魂,像是在指着天下间最为可笑的事物,讥嘲道:

    “洛易啊洛易,老夫好歹比你年长过半,又是几乎眼睁睁看着你一步一步沦落至此,你的小心思,又如何瞒得过老夫?”

    “你想要的,根本不是杀了剑晨,而是……”

    他的眼眸里暗沉的光芒闪烁不定,咬牙道:“而是要让他感受到你以前的心境,那种众叛亲离,独自一人在世上无依无靠的孤独困苦!”

    “他是洛寒的儿子,不管怎样,也是经洛寒的手造成了今天的你,所以,对于他的儿子,你是舍不得他死的。”

    “剑晨的舅舅是当今天子,你想借用唐玄宗的力量,再给剑晨的心里狠狠地剜上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