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七百零七章 尾随
    缓缓地,尽量不发出一点水声,剑晨摸索到岸边,以极其戒备的姿势上了岸。

    御花园里没有人,可这并不能令他放松。

    他可没忘,当日初进御花园时,也是在这么四下皆静的情况下,那楚姓老者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背后的事情。

    若是敌人,那他在那时,恐怕便即命丧黄泉。

    楚姓老者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剑晨现下还不敢确定,但如果真的是唐玄宗的话,那这一朝之君想来也是个武道强者,对于这一点,他心里隐约有着一丝不好的感觉。

    当日楚姓老者神出鬼没的功夫,倒是像极了一个人……

    只是现下还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既然来了,那么就得先找到人再说。

    运气内力,旋转力道在他周身盘旋,一身湿漉漉的衣衫转瞬便甩下了大量水滴,待真正脚踏实地后,全身上下已然干爽不已。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周围环境的感知,于是在衣衫干爽的同时,他的心情也低落下去。

    也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果然没人。

    那位楚姓老者今日并没有在御花园中写字。

    走到当日那处凉亭,石凳石案固若往昔,甚至连当日楚姓老者豪爽喝水的粗砂水壶也静静摆放在案上,除了没有人。

    在池底犹豫挣扎了半响,结果浮上岸来却发现没有人,这极致的落差也令他自嘲似地笑笑。

    抬头看向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剑晨的眼睛在这一瞬间略些有迷离,或许……找不到才是最好的吧?

    至少心底里的那最后一丝期盼仍在。

    可就在这时,那明亮的圆月下,似乎有道淡淡的影子一划而过。

    这令他微微一怔。

    虽然这影子速度快到只是一闪即逝,几乎令人感觉只不过眼睛对着明月太久,有一些花而已。

    可剑晨却相信,他绝对没有看错,夜空下确实有一道影子划破了长空,往北面飞掠而去。

    是谁,敢在皇宫大内之中来去如飞?

    禁卫军?

    这不可能,当日雷虎曾向他说过,皇宫大内之中管制极严,兼且居住在此的,除了当今天子之外,还有三宫六嫔,尚未成年的殿下公主等等,俱都是身份尊贵之人。

    如何能够容忍有人在他们的头顶飞来飞去?

    而且这种高来高去的行事作风,向来只有江湖中人才会如此做。

    那么……今日在皇宫大内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潜入?

    心中划着念头,身形早动。

    御花园位处皇宫北侧避静之处,而那道一划而过的影子更是往更北端而去,离宫城内的主要宫殿集群已经很远,相对的,守卫方面也松懈了许多。

    是以并不似之前潜入时那般小心谨慎,而是身形大展,化作一抹残影,紧紧追着前方那道几乎已不可见的影子而去。

    这一追,心下顿惊。

    前面那人的速度好快!

    他得自剑冢的转乾坤身法不说独步武林,也是一门极上层的轻身功法,再辅以他达至宗师境界的修为,这全力施展之下,自信江湖中大多数人都会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而刚才那道影子却是个例外。

    无论他如何发力,竟然都无法拉近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差距,现下还能往前追赶,却是因为空气中微微流动的一丝风。

    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自己全力施为下,身后带起的劲风可不算小,若不是他极力压制着,光是空气鸣爆产生的强劲啸声都能让整个宫城从睡梦中惊醒。

    而前面那连背影都看不到的人,竟然能够在如此高速行动中,将自身带起的劲风压制到微不可察的地步……

    且不说那人的武功如何,光是这轻身功力就已在他之上!

    再追了一会,就连那最后一点风也快要感应不到,这令他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越追,竟然离得越远?

    这人到底是谁?

    有如此轻功者,他只知道当日在霸剑山庄召开万剑盟会时,自那曾与他争斗过的点苍派长老赵九星身上见识过。

    不过赵九星的镜花水月功法乃是点对点的极速位移功法,当中限制极大,并不能用来如现下这般飞窜神行。

    不,不对!

    他的心头猛然一动,除了赵九星之外……还有一人。

    隐魂!

    行进间如影如魅,全无声息而又速度极快,符合这些特点的人,他还知道一个隐魂!

    那日在洛家,安安突然一口叫破隐魂,他曾与之有过片刻的交手,当时那身法,那速度,不正与刚才那道影子极为相似?

    他来这里做什么?

    剑晨泯了泯嘴,心下疑惑大起。

    安安曾经与他说过,隐魂乃是跟在安禄山身边的一道影子,影子,即是亲信。

    安禄山的亲信,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难道安禄山准备行那斩首战术,暗中派人潜入皇宫大内,待机暗杀唐玄宗,用以配合他在外的爆乱?

    想起隐魂,就还有另一件事不得不令他在意。

    那就是安伯天!

    当日据安安的分析,隐魂是故意在她的面前暴露行踪,为的,就是想将安禄山的一句话,或者说是一句警告带给她。

    知道……分寸,否则,你的父亲……

    因为安安,剑晨就不能不在意安伯天的生死,那么隐魂,正好是为数不多的,他能够从中探寻到安伯天消息的人。

    追!

    一想到前方的人有可能是隐魂,他再顾不得其他,玄冥诀全力运转之下,周身隐隐带起风雷,速度竟然又提升了一大截。

    只不过这一大截的速度,也只是堪堪能够再度追上那随时都会消散的微风而已。

    好在皇宫已到尽头,厚重高大的城墙在月色下犹如恐怖巨兽般伫立在前,而剑晨也终于再度找寻到了那抹身影。

    不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而是前方那道身影已经慢慢地降低了速度,往城墙之下的一栋建筑中走去。

    这时才可见,那抹高瘦修长的黑色身影手中,竟然还提着另一个一动也不动的人!

    提着个人速度竟然还这么快?

    不得不说,剑晨此刻对前面那人倒也产生了佩服的情绪,然而就在他连忙也跟着降低速度之后,那人影一闪,已经消失在建筑物前。

    凝目一看,那栋建筑物的门楼上方,有着两个阴森恐怖的大字:

    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