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为何而来
    “不是这样!”

    玉虚真人终于无法再保持一贯的坦然,连声道:

    “当年我并不知道你在那场浩劫中活了下来……”

    “至于洛厉天,他是何时成了剑冢的伍元道人,这事江湖中并没人知道,我也是在焚魂师弟留下的忏悔信中,才知晓此事。”

    “所以呢?”

    剑晨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所以,你就安心地继续当你的纯阳掌教?直到我找上门来?”

    玉虚真人滞了滞,苦涩地叹息道:“不错,直到你第一次来到纯阳剑宫,在愤怒下说出自己是洛家的后人,我才知道……”

    “可是那时你也并没有与我相认,而是在一味地维护你那已经死了的师弟!”

    那时的情景剑晨当然记得,当他说出自己乃是洛家后人后,玉虚真人的反应,也只是略微怔愣了下,并没有露过太过惊讶的神情。

    十三年后,突然面对自己的外孙,还是自以为已经死了的外孙,他竟能够做到如此泰然处之,这到底是说明他的定力强,还是城府深?

    玉虚真人无奈道:“当时费仲在场,破月也在场,这事情毕竟关系到焚魂师弟,我不得不郑重以对……”

    “所以,在你走后,我又去了焚魂师弟的房间,希望能从中找出当年惨案的真相。”

    “于是你后面的所作所为只是在偿还心中的那份内疚么?”

    剑晨冷笑连连,最后盯了一眼玉虚真人,豁然转身,冷道:“这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外……公!”

    话音落下,他不再流连,大踏步远去,只是片刻而已,已然溶入漆黑的夜色中。

    “你……要去哪里?”

    玉虚真人怔怔地看着他慢慢消失,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要去哪里,你不知道吗?”

    夜色下,剑晨的声音隐约传来,依然是那般冷,淡淡道:“我要去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在暗地里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我!”

    闻言,玉虚真人的拂尘下意识般动了动,似乎想出出手阻止,却又怔愣了片刻,终究面色黯淡下去,脚下没有移动分毫,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宫城,皇宫大内最核心处。

    夜已深沉,而大明宫中却灯火通明。

    龙案几上摆了厚厚一摞奏折,而唐玄宗此时正高坐其上,深深皱起的眉头却只是盯着眼前的那一份显示有加急隐奏记号的绢纸,看了有足足半个时辰。

    待立在左右的两个小太监早已偷偷打了无数个哈欠,一脸的疲惫倦容,但又哪里敢出声。

    只敢将求助的眼神一遍又一遍往唐玄宗身旁缓缓磨着墨的老太监。

    “皇上,夜已深了,该歇歇了。”

    不知是否感应到了小太监的求助目光,那面白无须,仪容神态却显得极为儒雅的老太监将墨条轻轻放下,轻轻地向唐玄宗进言道。

    唐玄宗那显现几分苍老的面容上,一双龙目却精光璀璨,闻言,终于将目光自那卷早看了不下十次的奏折放下。

    感叹道:“力士,你如今已是镖骑大将军,怎的还在做这些杂事?”

    那老太监恭敬道:“皇上身上哪有杂事,我高力士就算爬得再高,走得再远,始终也只是皇上身边的一个太监罢了。”

    这老太监竟是如今权倾朝野的镖骑大将军高力士!

    唐玄宗默默看着他,良久方才叹道:“若是天下人都如你这般想,那便好了。”

    高力士听了,眼神也略显黯淡,低声道:“皇上,要不要……”

    说着,他那只显得白晰的右手狠狠下劈,作了个杀人的手势。

    唐玄宗缓缓摇了摇头,道:“此事还尚早……”

    突然龙案上烛火微晃,突将唐玄宗的话打断,像是有着感应,他的一双龙目往殿门外微微一瞟。

    旋即……

    “夜色已深,你们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

    高力士一愣,连道:“皇上,这……”

    却见唐玄宗微微摆了摆手,天子威严突显,令高力士的话神情一滞,没有说完的话顿时咽回了肚子里。

    “是……”

    目光一扫,那俩小太监身躯一颤,连恭敬倒退着,随高力士步出大明宫外。

    唐玄宗一声叹息,又将案上那卷奏折拿到眼前,极为专注地看着。

    “老头,今日没有练字吗?”

    突然,只有唐玄宗一个人在的大明宫里,响起一道略带些戏谑的声音。

    对于此,唐玄宗似乎并不显得惊讶,他只是淡然地轻轻将手中奏折再度放下,也不转头往那声音来处去看,笑道:

    “你不是说你不归我管吗?巴巴地跑回来干什么?”

    从他身后,慢慢转出个人来,竟然是自洛家急匆匆离开的顾墨尘。

    只见他一脸风尘,显然经过了长时间的跋涉,却依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手轻轻捏着下巴,颇显无奈道:

    “没办法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死不是……”

    唐玄宗眉头一挑,哦道:“朕乃当今天子,又有谁敢杀朕?”

    “你在搞笑吗?”

    顾墨尘转到他的正面,故意露出一张夸张的脸庞,单手指着那卷置于案上的奏折,道:“杀你的人不是来了?”

    唐玄宗也往案上看去,那么几乎被他看烂了的奏折又落入眼底,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道:“你就是因为这个回来的?”

    “也不全是……”

    顾墨尘倒不似他般隐晦,直接皱起了眉头,犹豫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

    唐玄宗问道。

    “你的外甥,他……快疯了。”

    闻言,唐玄宗的龙目闭了起来,突然又睁开,精光大盛地看着顾墨尘,平淡道:“然后呢?”

    “然后?”

    顾墨尘双目大睁,不可置信道:“老头,可是你叫我去看着他的,现在他快疯得死掉了,你问我然后?”

    “你在玩我吗?”

    “哈哈哈哈哈!”

    唐玄宗突得大笑起来,声音震得大明宫回响不断,竟然用顾墨尘一贯戏谑地眼神回望向他,笑道:

    “顾墨尘,朕好歹也是一代天子,一生阅人可说无数,在朕的面前,你的小小把戏,还是收起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