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粉碎的亲情
    “我当时,当时正在”

    听到剑晨的质问,玉虚真人痛苦地闭上眼睛,缓缓道:“在闭关!”

    “闭关?”

    剑晨一愕,随即愤然道:“你的女儿女婿全家被灭的时候,你在闭关?!”

    玉虚真人叹息道:“晨儿,外公说过,当年皇兄收婉儿入宫封为公主后,我便遁入道家,俗世之事于我”

    “而十三年前,也正是外公我一生中最为荣耀之时,只要禁受住前掌教的考验,便可接掌纯阳剑宫此天下道门正宗掌教之位。”

    “是以当年我虽收到了洛家或有大难的消息,可为了以完全状态接受掌教考验,在权衡之后,便嘱托剑宫中与我关系最好的焚魂师弟代我前往衡阳。”

    玉虚真人眼神迷离道:“当时想来,有焚魂师弟这纯阳九剑的威名,洛家的劫难或可令敌人知难而退,而我,便挥剑斩情尘,一心闭入了死关。”

    “谁知道不仅洛家劫数难逃,还害了焚魂师弟苦寂十三年,最终也不得善果。”

    突然转身,面向纯阳剑宫方向,遥遥一鞠于地,口中悲叹道:“焚魂师弟,是为兄害了你”

    “呵,呵呵”

    剑晨低垂着脑袋,肩膀一抽一抽地冷笑连连,“外公,我的好外公你口口声声说早已遁入道家,潜心修道,可是”

    “你的心,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玉虚真人缓缓转身,诧异地望向剑晨,握住灰白拂尘的手指关节上泛起一阵骨白,沙哑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心,静吗?”

    剑晨抬起头来,目光痛苦却又悲愤,冷笑道:“道家讲求清静无为,道法自然,而你,一心想遁入道家作个不问世事的出家人,却执着于纯阳掌教之位,宁肯眼睁睁看着你的女儿惨死,也要倾尽全力去夺那纯阳掌教之职。”

    “纵使你挥剑斩情尘,不再关心你在世上唯一的女儿,可,洛家上上下下,却是有着一百来口活生生的人命!”

    “人命关天,而那时,你却权欲熏心,为了一己私欲,竟放任不管,这,就是你的道?这,就是纯阳的道?”

    他越说越是激动,初知玉虚真人乃是他外公的兴奋温暖在此时全数消失,手指带着愤怒的颤抖,一下一下剧烈跳动着,怒指向玉虚真人。

    这令他如何不激动,如何能坦然处之。

    以玉虚真人的述说,当年的他离纯阳剑宫掌教之位实在只有一步之遥,那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当年的玉虚真人即使还不是掌教真人,其在纯阳剑宫中的地位定然也是不低。

    更别说他的背后甚至还有着一个亲王的身份!

    合纯阳剑宫与大唐朝廷之力,只要玉虚真人愿意,亲率大军赶赴洛家,以解当年灭门之祸想来也非难事。

    可是他,却为了完成前任掌教真人的考验,选择了在那种时候潜心闭入死关,只叫了一个师弟前去洛家相助。

    焚魂真人在去到洛家之后,为何没有谨从玉虚师兄的嘱托相助洛家,而是选择了站在凶手的那一方先且不谈。

    只说玉虚真人,在那时的那种选择,实在令剑晨打从心底里无法接受!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天下,又哪里会有这样不顾子女死活的父母?!

    自小便是孤儿,这令剑晨极度渴望着亲情的温暖,可是现实却又如此不堪,这一年之内,他好不容易遇到的为数不多的至亲之人,为何偏偏都让他全然感觉不到亲情的温暖?

    他的父亲,洛寒,被镇压于霸剑山庄玉寒石下不知多久,甫一醒来,神智已然失却,竟然为了一个我是谁的问题,便要对他痛下杀手。

    而这,剑晨勉强还能够接受,毕竟,那是父亲在失去了记忆,并不知道两人真实身份的情况下作出的选择。

    可是接下来,他竟又得知,自小抚养他长大,并且传授了一身武艺的师父伍元道人,竟然是他的爷爷。

    而这个爷爷,却又是当年害得到双亲痛失,生生成为一个孤儿的罪魁祸首,这里面,是否又有亲情的存在?

    再说玉虚真人,两人自初次相遇直到现在,玉虚真人对他一直多有维护,甚至为了他还以掌教的身份被逐出了纯阳门庭,玉虚真人对他的好,一直令剑晨感激不已。

    所以,当玉虚真人亲口说出是他的外公时,剑晨才突然感觉到,原来自己一直苦苦想来得到的亲情,便是于此了吧?

    可惜现实往往就是如此残酷,他胸膛中刚刚泛滥才起的亲情之感,却又被玉虚真人道出的当年实情击得千疮百孔。

    明明早便得知祸事临近,明明有能力阻止惨案的发生,可他偏偏选择了袖手旁观!

    在那种时候,有能力出手却又选择的袖手旁观,在那种时候的袖手旁观,是不是可以说,也是助纣为虐的一种表现?

    面对剑晨的愤怒,玉虚真人哑口无言。

    “晨儿当年是外公对你不起,对你娘亲不起”

    一十三年来,玉虚真人又何尝不是被当初的那个错误决定所折磨?

    剑晨对他的斥责,又何尝不是他每每午夜梦回时,孤灯清泪的愧疚无尽?

    “只是当年么?”

    剑晨继续冷笑道:“当年,我未死,被我那狠心的爷爷,装成捡回来的模样带回了剑冢,受了十三年的愚蠢蒙蔽,这么长的时间,你又在哪里?”

    “你选择了闭关,于是洛家不在了,我的娘亲也死了,而你也了却心愿,成了纯阳剑宫一教之掌,那么,这十多年来,你又为何不来寻我?”

    “任我受那人面兽心的爷爷蒙蔽了十三年之久,到得最后,你又跳出来装好人,发善心,欲救我于水火?”

    情绪激动之下,他已经顾不得此时夜深人静,有可能会被正在远处酣睡的安安察觉动静,一张青筋暴露的脸上双目通红,歇斯底里地冲着玉虚真人愤怒咆哮。

    可笑,真是可笑!

    自己历尽艰辛想要追查当年灭门之事,甚至还幻想着是不是有可能找到与他一样,尚活于世的至亲之人。

    却想不到,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他的至亲,他的爷爷,他的外公,原来一直都在暗处,默默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任由他一步步跌进这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