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亲人
    “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玉虚真人看着颓然的剑晨,忍不住问道。

    剑晨抬起头来,双目渐渐从迷蒙的雾气中显露,变得坚定。

    “是。”

    他双手用力自地上撑起,目光越过玉虚真人,留恋地望向远方,那里,安安为他耗尽心力,正在酣睡。

    “真人”

    他咬了咬牙,目光收回,盯着玉虚真人道:“在走之前,有些事你是不是应该说了?”

    玉虚真人默然,习惯性地轻扫了下拂尘,没有说话,目光却在下移,不与剑晨那灼灼的眼神对视。

    “你想问什么?”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

    “自从我去了纯阳剑宫,

    与真人初识以来,到如今,真人一直对小子照拂有加,关于这一点,小子心下感激。”

    剑晨的面色突然一正,一面说着,一面珍而重之地对玉虚真人抱拳一礼。

    玉虚真人没有躲开,坦然受了他这一礼,方才轻叹道:“所以这也是你想问的问题?”

    “是!”

    剑晨没有犹豫,身躯一正,直接回道。

    “这事情早晚你会知道,现在说与你听,也没有什么。”

    玉虚真人苦笑一声,目光终于与他正面对视。

    此时此刻,从剑晨的眼里所见,玉虚真人的目光竟包括着许多复杂。

    有挣扎,有迟疑,甚至还有着一抹痛苦。

    “还望真人相告!”

    剑晨又一抱拳,郑重而坚决地向玉虚真人说道。

    关于这事,他实在也有着极大的疑惑。

    玉虚真人贵为纯阳剑宫掌教,在初次与他相见时便有着明显的维护之意,其后,更是因为他,背上了叛徒之名,被纯阳剑宫废黜了掌教之位。

    可即便如此,玉虚真人对他也没有丝毫怨言,更是在收到断剑联盟大举进攻洛家的消息后,不顾自己正在被极意真人追杀,一路赶来洛家相助。

    这份恩情对于剑晨来说,实在感激。

    可同时也有着疑惑。

    萍水相逢的玉虚真人,为何会如此对他?

    纯阳剑宫乃武林正道一大巨擎,说他玉虚真人是正道之首怕也不为过,如此心系天下苍生的玉虚真人,竟然会因为他

    若说是因为一句赏识,剑晨说什么也是不信的。

    所以,在临走前,在欲想将安安交托给玉虚真人照顾之前,他必须要弄明白这件事。

    玉虚真人的心底,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剑施主”

    玉虚真人迟疑着开了口,随即却又苦笑了一声,道:“算了,换个称呼吧。”

    “晨儿!”

    晨儿?

    剑晨面色一怔,这个称呼

    “很奇怪是吗?”

    既然已有了决定,玉虚真人便不再挣扎,坦然望着他,苦笑道:“这个称呼,贫道一直放在心里,想叫,却又不能叫。”

    “真人,你”

    隐隐然,

    剑晨脑中划过一道闪电,玉虚真人突然出口的这个称呼,令他突然冒出了一个从来不敢去想的念头。

    只是,这看起来荒谬至极的念头,却能解释得了玉虚真人一直对他多般维护的原因。

    “想到了什么是吗?”

    玉虚真人的目光变得柔和,用极轻的口吻说出了令剑晨直如五雷轰顶的话来。

    “不错,我之所以那么做,那是因为,你剑晨,是我的外孙!”

    轰!

    脑海之中掀起狂澜怒波,玉虚真人轻轻说出口的话,让剑晨猛然绷直了身体,外孙!

    这两个字,每一个仿佛都化作无尽雷霆,在他那陡然掀起狂澜的脑海中劈下一道又一道九天雷霆。

    震得他突然之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呆滞的目光牢牢盯视在玉虚真人面上,半晌回不过神来。

    “外孙?”

    “你,你是说你是我的外公?”

    身躯颤抖着,剑晨根本无法相信耳中听到的事实,不可置信地看着玉虚真人,口中呐呐道。

    外公!

    这是两个他多么陌生,以往又多么渴望的字眼。

    在剑晨的心中一直存在着一个疑惑,那便是他的娘亲。

    洛家在十三年前被灭,那么娘亲的娘家呢?

    下山几近一年,这些日子里,一方面他在探查洛家被灭之事的真相,而另一方面,也留了份心思,一直在打探着娘亲那边的消息。

    能够嫁入洛家,成为当代洛家家主的妻子,那么极有可能,娘亲的家世背景应也是江湖中人才是。

    那么在洛家被灭之后,作为与洛家有着姻亲关系的娘亲娘家那一边,又该是什么情况?

    这令剑晨很是好奇,也在着力寻找,毕竟娘亲的家人,自然也是他的亲人才对,对于自小便是孤儿的剑晨来说,当然无比渴望找到哪怕一个,还活在世上的亲人。

    可是没有。

    当年洛家沧海文学网剑雨之名也算名声在外,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娘亲来自哪里,属于何门何派。

    这令他心中着实苦闷至极。

    后来屡遭大变,剑晨也渐渐将这桩心事掩于心底,即使对安安,他也没有提起过。

    然而此时此刻,这已然快被他放弃的心思,因为玉虚真人的一句外孙,重新在心头熊熊燃起。

    外公!原来我也有外公!

    震惊之后,突然心头突跳起剧烈的狂喜,看向玉虚真人时,他的神情已变,可是,这份狂喜中,却又有着疑惑。

    堂堂纯阳剑宫的掌教真人,竟然是自己的外公?

    那娘亲她难道是纯阳剑宫的人?

    “不错,我正是你的外公。”

    玉虚真人温和地看着剑晨,接续道:“你的娘亲,芳名唤作婉儿,至于姓氏姓李,叫作李婉儿。”

    “而我在出家入纯阳剑宫之前,自然也是姓李的。”

    玉虚真人的话令剑晨一阵激动,婉儿?对,就是婉儿!

    当日在霸剑山庄,因为花承禄的一番话,他走火入魔陷入无边的潜意识中。

    在意识里,幼时早被封存在心底深处的记忆被全部打开,洛家被灭那日,娘亲将他藏于后院密室中的情景也清晰可见。

    那时,伍元道人在杀害自己的娘亲之前,确实唤她作婉儿的。

    这件事情剑晨对谁也没说过,然而此时却从玉虚真人的口中又一次听到这两个字,那么,他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