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六章 自行封闭
    “这是……”

    手里捏着珠红色的丹药,玉虚真人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这是他数日来第一次离开剑晨的床边,来到破庙院中。

    “真人,你可认得此丹?”

    安安的目光没有放在丹药上,而是一直注意着玉虚真人神色间的变化,想要从中看出一丝端倪。

    “不认识。”

    然而就当安安的目光望来时,玉虚真人的面容突然变得云淡云轻起来,淡淡地回应着。

    不认识?

    安安神色一怔,玉虚真人的这个表情,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她,认识!

    正诧异间,却见玉虚真人手腕一翻,那粒丹药顿时被他扣于掌下,对妹妮温和地道:

    “小姑娘,这丹药既是有人托你交给贫道,那贫道便收下了。”

    “啊?”

    妹妮显然有些愣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好,好的!”

    微一颔首,玉虚真人拂尘一摆,竟就这么转过身去,又往剑晨所在那间破屋里走去。

    留下众人好一阵面面相觑。

    “我看我们还是快走吧?”

    尹修月冷笑一声,意有所指地嘲弄道。

    安安的指节已然捏得发白,这话中之意她如何听不出来?

    不安定的因素,除了凌尉之外,又多了一个玉虚真人!

    那粒丹药到底是什么,突然之间,安安只觉心底一股怒火直冲上脑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你们,到底还要隐瞒些什么?

    再也按捺不住,她猛得转身,就想喝止玉虚真人的动作。

    却不想,愤怒的娇吒还未冲口而出,玉虚真人竟然自行停下了脚步。

    不禁如此,他还一步步倒退着,又退了回来。

    随着他的动作,被身体挡住的屋门露了出来,那里,站着一个人。

    只是一瞬间,安安面上的怒意陡然消失,换上的,是一抹狂喜的神情。

    “傻子!”

    她的身形猛然一晃,化作一抹轻烟,下一瞬,已然扑入剑晨怀里。

    “你,你终于醒了!”

    眼泪只是刹那便浸湿了剑晨胸前的衣襟,此时此刻,安安心头的一块巨石轰然落了地,全身上下直感无比地轻松。

    明胆……这一切的麻烦,她内心现下的困扰,都是因为被死死抱住的这个人而起,可偏偏,当安安见着剑晨活生生站在眼前时,所有的一切,都已变得不再重要。

    天知道,当安安见到剑晨因为她的错误判断而决然自杀时,她的心痛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好再……这一切全都过去,这个冲动自杀的笨蛋,仍然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

    “……真好!”

    这一瞬间,所有的矜持与羞涩全部放下,安安只想就这么永远地抱着他,抱着这个傻子。

    然后……她感觉到了一股推力。

    “这位姑娘,请你自重!”

    一双大手搭在安安的肩头,力道不大,却又极为坚决地,缓缓将安安推离了那个怀抱,同时,显得有些局促的声音也在她耳边响起。

    眼泪在这一刻凝滞,时间也在这一刻停止。

    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安安茫然着,颤抖着,艰难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剑晨。

    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她在看着剑晨时,剑晨也在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这却令安安的心下猛然颤抖。

    从那双眼睛里,安安看到的是平静,是陌生,从中竟然找不到半点熟悉的感觉。

    剑晨在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双手在推开安安之后,已经缓缓放下。

    “你,你说什么?”

    带着不可置信,安安的嗓音突然变得沙哑,颤抖道:“你不认识我?”

    剑晨的眉头皱了皱,仿佛在极力思索着,片刻方问道:“这位姑娘,我……应该认识你吗?”

    轰!

    一道惊雷直轰安安心底,令她禁不住娇躯一晃,连连退了两步,眼眸里流露出的,全是恐惧。

    “傻子?”

    她仍然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耳中所听,不死心地,又轻轻叫着剑晨。

    “傻子?”

    剑晨的神情一片愕然,眼珠子动了动,突然笑道:“姑娘,咱们初次相见,你为何要骂人?”

    “六弟,你怎么了?”

    剑晨的表现使得不止安安,还有其余众人尽皆诧异不已,雷虎踏上一步,皱眉问道:“你连安安也不认识了?”

    “可还认识洒家?”

    剑晨望了过去,神色间又是好一番思索,迟疑道:“这位兄台,你叫我六弟?”

    突然又歉然道:“可是我不认识你呀?”

    “六哥?”

    郭传宗冲上前来,一把抱住他,震惊道:“你不认识我们?”

    这次,剑晨没有推开郭传宗,面上有的却也是惊讶,道:“我是你的六哥吗?”

    这……

    众人齐齐张口结舌,半晌作声不得。

    倒是剑晨,面上的疑惑茫然越来越重,一会看看雷虎,一会又看看抱着他的郭传宗,间或着,还向安安递去一个陌生的眼神,一时之间竟也表现得手足无措。

    “真人,傻子他怎么了?”

    初时的震惊讶异过后,安安竭力使自己平复下来,扭头冲玉虚真人焦急问道。

    在场之人中,就数她与玉虚真人守护在剑晨身边的时间长,并且安安还要费尽心力安排其他困扰,是以反倒没有玉虚真人这几日呆在剑晨身边的时间长。

    “杀戮太重,自行封闭。”

    玉虚真人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竟然似乎对剑晨现下的情况并不感到奇怪,面上有的,只是一片惋惜。

    “自行……封闭?”

    安安娇躯一颤,双手突然捂住了嘴巴,眼睛里的泪水再度滑落,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说……傻子他……失忆了?”

    玉虚真人看了一眼处于茫然中的剑晨,叹道:“说是失忆也没错。”

    “剑施主他本性良善,可却被世事逼压地尽屠千人,加上连番打击之下,潜意识地生出想要逃避这一切的念头,也属正常。”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安安抱着一丝希望,紧追着问道。

    “不好说……”

    玉虚真人摇着头,不确定道:“或许是一个时辰,也或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