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后院
    砰!

    洛家历经风雨的腐朽大门终于完成了使命,被人粗暴地轰成了碎木头WwW..lā

    门外,钢铁森森。

    硕大的安字旗迎风招展着,旗下,面容冷厉的精盔铁甲几乎将整条洛家门外宽阔的大街铺满,黑压压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

    凉风拂过,扑在满大街的铁甲上,森冷冰寒的钢铁气息瞬间弥漫,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光是人,就连那同样包裹在森森铁甲中的骏马,也被压得深深低着马头,没有动,不敢动。

    “报告将军,里面没有动静!”

    破碎的大门内有五六个高大的军士跑了出来,向钢铁洪流顶端那傲然于马上之人沉声禀报。

    马上那人赫然正是焦阳!

    只见他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隐在冰寒的铁盔之中,大手一挥,喝道:“归队!”

    自己却掉转马头,往那钢铁洪流深处走去。

    队伍自行分开,让出了一条通道,而在通道的中间,竟然藏着一架巨大的华丽马车。

    停在马车前,焦阳翻身下马,行动间带着铿锵,恭敬抱拳道:“爷,里面没有动静!”

    话音落下,他单膝跪地静静等候着内里的指示。

    可等了半晌,马车里竟然并无动静。

    焦阳疑惑着抬起头,往那用真丝绸缎制成的门帘里望了一眼,小心翼翼地又叫道:“爷,里面没有动静”

    仍无人声。

    这

    目光扫向左右,却见守卫在车前的七八名军士也如他一般,面上透着疑惑,侧眼往马车里看去。

    焦阳定了定神,虎的一下站了起来,趁旁边军士还未反应过来时抢上一步,一把将那华丽的门帘拉开。

    “将军!”

    旁边军士大惊失色,急急就要去拿他。

    焦阳并未反抗,因为这一眼望去,他的整个人已然呆滞。

    马车里空无一人!

    “爷!”

    洛家后院,一抹修长的黑影深深鞠了一躬,向他面前那人恭敬叫道。

    站在那黑影面前的,是个体型臃肿,宛若一堆肉山一般的高大老者。

    安禄山!

    消失在马车里,突然出现在洛家后院中人的,赫然正是大唐三镇节度使,雄武城真正的主人安禄山!

    没有理会隐魂,安禄山那双阴鹫的眼睛直盯着身前的一堆废墟。

    这是安安在临走时吩咐雷虎与管平两人硬生生砸出的废墟。

    “真是吃里扒外的东西,大的是,小的也是。”

    提起一脚,他一面阴沉地说着,一面重重跺下,啪嚓一声,踏碎了一方断裂的青砖。

    这才转过头,冷视着隐魂,沉声道:“他们破坏这里的时候,你在哪里?”

    隐魂身躯微躬着,答道:“就在旁边。”

    砰!

    修长的黑影猛然暴退,擦着碎石烂砖的地面,犁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安禄山缓缓收回硕大的拳头,寒声道:“你既然在,为何不阻止?”

    隐魂呕了口血,强行将身子撑了起来,背后早已血肉模糊,他竟并不感到疼痛,声音仍是那般平静:

    “因为玉虚在这里。”

    “玉虚?”

    安禄山的神情一冷,道:“他在又如何,事到如今,难道你还怕在他面前露出真容?”

    拳头猛得握起,看了一眼一地的碎石,暴怒喝道:“你只要牵制住他们一时半刻,老夫的铁骑即刻就要进城,到那时,就是十个玉虚也踏成肉泥!”

    “而你竟然,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破坏了这里?”

    面对安禄山那双欲要杀人的眼睛,隐魂沉默着,垂首立在原处,不发一言。

    “还是说”

    安禄山突地冷笑,寒光四射的眸子显出一抹嘲弄,“还是说,你根本不敢面对他?”

    呼!

    话音落下,隐魂低垂的头颅猛然抬起,一双眸子里竟然泛起血红,一眨也不眨地,直视安禄山。

    “白震天呢?他又在哪里?”

    并不理会隐魂的反应,安禄山又开口问道。

    “白震天”

    隐魂咬了咬牙,瞪着那双通红的眼眸回道:“被青首鬼王带走了。”

    “青首鬼王?”

    安禄山微微一怔,旋即疯狂大笑:“好好好,隐魂,你很不错!”

    “你明明知道白震天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竟然不管不顾,任他被青首鬼王带走,同样你也清楚,洛家后院里除了玄冥之二外,也有我志在必得之物,可是你还是选择袖手旁观。”

    “不错,不错,不枉费老夫真心待你一场!”

    神情激动之下,安禄山那座肉山颤动不已,一张肥胖狰狞的脸上早已青筋满布。

    隐魂沉默着,双膝缓缓往地上跪去。

    “安大人,多年来,小的多承大人照拂,此恩此情,莫不敢忘!”

    狼牙军中多数直称安禄山为爷,隐魂此前也是这般称呼,现下竟改口唤他安大人,此言一出,安禄山那阴鹫的双眼陡然大张。

    “你是想走了?”

    安禄山冷冷地道:“老夫替你杀光了衡阳城十万百姓,生生将一座城池变成了死城,然后,你心愿已了,准备走了?”

    隐魂的头垂得更低,默然道:“大人之恩自不敢忘,隐魂也非忘恩负义之人,只是小人还有一事未了,待办妥之后,定当定当以命相报!”

    安禄山冷笑一声,肩膀动了动,讥讽道:“你的命抵得过衡阳十万百姓?”

    肥厚的手掌突然一挥,道:“滚吧,就当老夫瞎了眼!”

    砰,砰,砰!

    隐魂不再说话,用尽全身力气冲安禄山磕了三个响头,用力之猛,当他再抬起头时,额上已然也是一片血肉模糊。

    “安大人保重!”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却已变淡,缓缓扭曲着,被风一吹,涣散于空中。

    他走了。

    破碎不堪的后院中,只余安禄山阴毒不已地站着,看着眼前的废墟,神情暴怒非常。

    刷!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风突然吹过,安禄山那硕大的肉山之前,突然又显出一道半跪于地的黑影。

    “爷,就这么放他走么?”

    安禄山撇了他一眼,淡然道:“无妨,顾墨尘已经回京,正好要这老家伙去牵制。”

    “可是”

    那黑影还想再说些什么,安禄山大手一挥,直接打断道:“他要的是江湖,老夫要的是江山,随他去,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