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八十二章 临行
    顾墨尘就这么走了,走得没有半点犹豫,就连尹修月,他也没有再去看上一眼。

    留下或疑惑,或愤怒的众人。

    “咱们……怎么办?”

    管平挠了挠大光头,看看愤怒冷然的问傲天与尹修月,又看看皱眉沉思不已的雷虎与安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安安紧泯着嘴唇,沉默片刻,突然叫道:“妹妮!”

    郭怒与郭传宗都还未醒,而妹妮也一直在房中照料着两人,即使外面有大动静也不曾出来。

    此刻听到安安一叫,她才疑惑着拉开房门,从内里走了出来。

    “安安姐姐,你叫我?”

    妹妮一脚迈出房门,就见所有人的目光正盯在她脸上,不禁又往后缩了缩,微微有些露怯地问道。

    “这些人……”

    安安伸手往地上一指,问道:“你那些蛇宝宝的迷毒,会持续多久?”

    妹妮一怔,扬起脑袋想了想,道:“这些人并非常年生活在苗疆,对于毒性的抵抗力应该很弱,应该会……”

    她掰起指头认真算了算,才确定道:“三天,至少三天!”

    “三天么……”

    安安轻吐了口气,摇头道:“那就没办法了……”

    尹修月冷笑了一声,明白了安安的意思,道:“难道你还想救他们不成?”

    安安撇了她一眼,不答,又看向雷虎,道:“雷大哥,拜托你件事。”

    “你说!”

    雷虎心知现下时间不多,也不多问,直接了当回道。

    “拜托你去把后院……砸了!”

    安安目中精光一闪,咬牙说道。

    “砸了……后院?”

    雷虎一愣,在场中人俱都诧异地看向安安。

    只有尹修月表现得很是平静,安安想做什么,她已然明白。

    “对,砸了,还要砸得彻底,特别是靠近后门左侧的墙壁,那后面是间密室,更要砸个干干净净!”

    她这么一说,管平立即面露恍然,对,后院中有密室,当日他也在场,自然知道剑晨曾被关入的那间密室。

    密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密室中的一面墙上,可是刻着玄冥之二的!

    这东西无论如何不能让安禄山得到,若被他推行到狼牙军中,所引发的后果……

    “俺陪大哥一起去!”

    光是想想,管平都不寒而栗,不由得一缩脖子,抬手一拉还有些疑惑的雷虎,连忙往后院跑去。

    看着两个壮汉急匆匆的背影,安安叹了口气,那间密室只怕是剑晨心中对于父母唯一的念想,若非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想出些下策。

    又转过头看着妹妮,问道:“小郭的情况怎么样?”

    妹妮道:“还好,不过……”

    她咬着牙齿,迟疑道:“不过那位老伯的情况不怎么好,面色一会血红,一会苍白的,气息也紊乱不堪。”

    安安点点头,郭怒的情况本也是个隐忧,不过还没超出她的意料之外。

    “你们俩进去告诉真人一声,咱们得走了!”

    这话却是对问傲天与尹修月所说,然后,她娇躯一展,便往郭怒与郭传宗所在的屋子里走去。

    妹妮连忙跟上,院中突然只留问傲天与尹修月两人默然而立,还有那震动越来越剧烈的万马奔腾之音。

    “我们……”

    问傲天脸上的愤愤不平仍在,他人虽然没有动,可目光却一直在顾墨尘离去时所站的地方停留。

    若不是尹修月还在这里,他早便提剑追击顾墨尘而去。

    前提是……他的右手还能动用。

    “我们怎么样?”

    尹修月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已经背叛过我一次,我不介意再有第二次!”

    问傲天的神情突然黯淡,他的目光终于收了回来,望向尹修月,嘴巴张了张,本也不善言辞的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哼!”

    尹修月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当真听了安安的吩咐,往剑晨那间小屋里走去。

    “安安姐姐你看,他就是这样!”

    郭怒这边,安安才一进屋,便感到一阵令人心悸的气息,小屋内红与白不断交替,而那气息的中心,正是躺在床上紧闭双目的郭怒!

    为了怕郭怒身上的气息影响到郭传宗,妹妮早便将郭传宗抱到了离郭怒最远的角落,可即使是这样处于昏迷中的郭传宗面色也显得一片痛苦。

    眉头紧皱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醒来。

    安安一步抢上,窜至床边郭怒的身前,根本连看也没看他一眼,手腕一翻,数枚银光直刺郭怒面门大穴。

    红光一滞,交替闪烁的光芒突然停下,迷蒙的光雾散去,露出郭怒那张苍老的面容。

    “呀!”

    妹妮从后探出头来,往床上看了一眼,陡然惊叫。

    显露出真容的郭怒那张脸……对于涉世未深的妹妮来说,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银针定穴制住了吞吐的血气,此时此刻,郭怒的面色显得是那么苍白,而只是苍白却也罢了,关键是,那苍白之下,郭怒那张原本饱满威严的脸,竟全部垮塌凹陷!

    仿佛他的面颊骨生生缩小了一圈,再也支撑不住面皮,整张脸的皮肤耷拉着,仿佛一堆烂泥胡乱堆砌在脸上,全然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他……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只是一眼,妹妮便不敢再看,双手捂住眼睛,震惊不已。

    “没时间管这个了……”

    安安深吸了口气,目光转向郭传宗。

    没了血气的影响,他的面容平静了许多,一双眼皮略微有着颤抖,看起来离醒已经不远。

    若是被他看到郭怒现下的情景……

    “妹妮,你先将小郭扶出去,咱们准备走了!”

    冲妹妮吩咐一声,耳中已传来雷虎与管平两人在后院造成的动静,时间紧迫,安禄山的大军随时有可能入城,她的动作也突然加快。

    一闪身,又从屋里冲了出去,正见玉虚真人将剑晨背着,身后跟了问傲天与尹修月两人。

    见玉虚真人冲她露出询问的眼神,安安沉默着摇了摇头,动作却不停,把眼一扫,目光落向院中早被无尽血液染得通红的大树。

    闪身过去,掏出匕首刷刷刷在树上刻了几个字。

    妹妮上前一看,安安所刻的是……

    这些人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