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哀莫大于心死
    “安安,安安”

    剑晨一声声呼唤着,心底的冰凉一层层加深着,直如突坠万丈冰窟。

    不敢轻易去动她,就连如尹修月那般输送内力为其疗伤却也不敢。

    他的内力全是迅猛狂暴的雷电之力,平时还好,若输送将死之人的体内,那便不是在助其疗伤,而是在加速死亡!

    此时此刻,剑晨深恨自己,谁的内力不好吸,偏偏去吸雷风真人的雷电之力否则的话,以他现下的浩瀚功力,说不定真能将安安自死亡边缘拉回来。

    前提是这尸体真的还有一线生机。

    “六弟是大哥对你不起,没有护好安安”

    为了将戏演到十足,雷虎没有呆站着不动,他暗运起内力,以防剑晨突然之间的暴起,以愧疚不已的声音向剑晨说道。

    剑晨的呼唤突然停止。

    他缓缓站了起来。

    初时身躯仍在狂颤不已,可随着双腿慢慢上移,当完全挺直身躯时,周身上下那气息不稳的迹象竟然完全消失。

    现下所有的,只有寂静,如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去看雷虎,即使已经站了起来,他那死寂的目光也仍停留在安安的身上,特别是小腹处那恐怖至极的血洞,更是他目光所聚的焦点所在。

    “谁干的?”

    如同来自九幽之渊的森寒声音自剑晨口中飘了出来,像是在问雷虎,又像是在问在场每一个人,包括满地的尸体。

    雷虎的嘴巴张了张,沉重道:“方才的局面实在太过混乱,到底是谁下的手我,我也没看见。”

    “是吗?”

    剑晨的目光仍然没有从安安身上移开,可他的右手却在这时

    嗞!

    雷电狂涌!

    猛烈霸道的突然闪现,包裹着他的右手,也将他的脸庞映照上了一层凄惨的青色!

    “剑晨,大哥与我们都尽力了,你,你可不要”

    顾墨尘见状大惊,以现下剑晨的杀伤力,即使对方是雷虎,怕也不能挡得住那雷霆一击。

    吼!

    虎吼声也在此时大作,雷霆大盛时,雷虎周身的气劲也同时暴涨,数道咆哮的猛虎在他身周盘旋不已,作好了全力防御的准备。

    剑晨的目光终于离开安安,缓缓抬起的头颅左右转动着,看向了在场所有人。

    雷虎、顾墨尘、尹修月,还有惊讶到忘了继续吹蛇笛的妹妮。

    “我说过,安安在我的心中,永远是第一位。”

    他抬起了右手,迷蒙的双眼中反射着狂暴的青光,可在那青光之下,却已是悲哀无尽。

    “即使是报仇,也得排在安安之后。”

    嗞!

    随着这句话出口,剑晨那死寂一般的面色终于有了变化,变得绝望!

    轰!

    包裹在雷霆中的右手猛然高举,再疾速劈下,青色的雷霆厉劈划破夜空,就如同九天雷劫!

    “不要!”

    “吼!”

    顾墨尘与雷虎同时大惊,如此雷霆,怎么去挡?!

    围绕在雷虎身前的数道猛虎气劲疯狂奔涌,凝结在雷虎身前,化作一面血口大张的厚重盾牌。

    挡!拼尽全力去挡!

    “剑晨哥哥不要!”

    妹妮俏目中,瞳孔陡然暴缩如针,不是她反应慢半拍,而是雷虎的生死她本不太关心,可是,当雷霆劈下时,她才发觉,这青光所降之处,不对!

    这青光雷霆哪里是劈向雷虎,分明就是劈向剑晨自己!

    头顶!

    电蛇无尽的右手五指大张,猛然劈向的,竟然是他自己的头顶!

    “傻子,住手!”

    一道黑色身影也在这时自前院小屋中疾冲而出,紧接而来的,是安安那惊骇欲绝的呼喊。

    电光火石间,所有人突然反应过来,剑晨刚才说安安永远放在他心底第一位。

    那么现在,在剑晨看来,安安已经死了,那他还活着做什么?

    报仇?

    是谁杀的安安?

    不知道,那这仇怎么报?

    又或者说,杀了安安的人本也已经死在了这前院中,所以剑晨还有什么牵挂?

    死吧!

    剑晨心中所想,也正是如此。

    在他的潜意识里,十三年前,他保不住洛家上下,十三年后,却又护不得安安周全,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如,黄泉路上再好好向安安恕罪吧!

    掌,落。

    砰!

    没有人来得及阻止,就连躲在暗处的安安大惊之下突然现身狂呼,也已不及,剑晨那雷霆大盛的右手,狠狠地落在了自己的头顶。

    世界,一片寂静。

    以众人的眼力当然可以看出,剑晨这一掌实已出了全力,这道雷霆无论劈在哪里,莫说是脑袋,就是一块坚硬无比的岩石,也得被劈成粉末,更何况剑晨一心求死,必然会撤去所有防御。

    如此掌力下,谁人能活?

    扑通!

    疾奔中的安安娇躯一晃,突然之间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脚下被残肢断臂一拌,重重摔倒在地上。

    这一声,也令整个世界突然活了过来。

    “六弟!”

    “剑晨!”

    “剑晨哥哥!”

    所有人都在大叫,而当中,显得最为凄厉的却是

    “啊!”

    跌倒在地的安安面色煞白,猛然一声嘶喊,声音里满是无尽的悔恨与泣血。

    想出这个办法的人是她!

    目的,只是想以自己的死来唤回剑晨的神智,只要稍有可为,她再现身而出,如此一来,说不定可令剑晨清醒过来。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剑晨竟然对她用情至此,当初在生死台上,安安曾流着眼泪对剑晨说过,你若死,我怎活?

    想不到今日,剑晨便已实际行动,将安安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她。

    可是这代价却是死!

    “傻瓜,你这个傻瓜!”

    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肉了,可安安全然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她的心,早已痛到足以致命的程度。

    你若死我怎活,这句话对她也有效!

    根本不及站起,她探手往怀里一摸,寒光大盛的匕首顿握手心,想也不想,直接往脖子上抹去。

    刷!

    千钧一发之际,一尾灰白的拂尘突至,堪堪在匕首划破安安那白皙的脖颈时将之拉住。

    “安安姑娘,剑施主他没死。”

    一直呆滞的玉虚真人竟然在这时突然赶到,一声叹息后,给了安安无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