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抓住你了
    “敢?怎么不敢?”

    雷电中,剑晨的冷笑清晰可闻。

    “我说过,走与不走,可得想清楚了!”

    受雷电狂殛,胡长老此时已说不出话来,而剑晨的话,本也不是说给他听,而是

    夜空下,闪耀的青光雷电照映着前院中所有人的脸,青红的光芒照映得人脸上阴睛不定。

    “放手!”

    眼见胡长老就要不行,被震断了竹竿的丐帮弟子更加焦急,哪管他在说什么,断掉的竹竿一丢,赤着双拳咬牙狂扑而上。

    同一时间,院外也有无数竹影突来,丐帮此时欲救帮主,在胡长老的带领下来得人可是不少,除了院内的十余人外,包围在洛家墙外施展打狗阵的丐帮弟子更有上百之数。

    此时胡长老受制,威力无穷的打狗阵是不能施展了,可丐帮弟子虽是一群乞丐,但却从不缺血勇之气,自家帮主与长老都被制于院内,他们万无退缩之理。

    “看来,你们是不想走了!”

    雷电中,剑晨猛然冷喝,身躯狂震,挥舞的电蛇更加炽烈,刹那间竟将整个前院笼罩上了一层青芒。

    轰!

    胡长老终究没有再出声,首当其冲,狂炽的电蛇顿将他殛成了一团人形焦炭!

    “不!”

    来不及赶到的丐帮弟子一见,更加目眦欲裂,飞窜的身形更加急切,从四面八方厉扑向那团炽烈的雷光。

    “既然不想走,那就留下!”

    嚓!

    雷蛇电舞,胡长老那团人形焦炭立在原地,剑晨以身化电,猛然疾冲向丐帮弟子。

    “这就是你一力想保的魔头?”

    雷电将极意真人与玉虚真人震开了三尺,拂尘紧紧缠住袖里乾坤,胡长老到死也没能等到极意真人的救援。

    此时此刻,极意真人连一眼也没去看凶威大盛的剑晨,他通红的双目只直直盯在玉虚真人面上,咬着牙,一边与玉虚真人角力,一边硬生生自喉咙里挤出满是悲愤的话来。

    玉虚真人沉默。

    他一路被极意真人追杀,但顾念同门之谊与心中那份愧疚,一直只守不攻,虽然数度被极意真人在身上留下剑痕,但一直也未真正与之性命相搏。

    赶来洛家,乃是在路途中收到消息,知道剑晨在此,本想着赶来助他一臂之力好脱困,想不到到来后所见到的,却是如此血腥的一幕。

    本想阻止,可惜,他被一路追杀,极意真人最擅的又是潜行隐匿之术,实在无法令他稍作调息。

    所以赶来洛家的玉虚真人并非巅峰状态,加之剑晨此时的功力已然与他同级,两人相斗,玉虚真人竟讨不得便宜。

    即使如此,玉虚真人本也想着拼着全力也要将他拉回现实,可不曾想,断剑联盟与丐帮弟子竟然来得这么快。

    快到他还想不到法子的时候,已经将整座洛家旧宅围了个水泄不通!

    基于一些原因,玉虚真人是不会让剑晨出事的,于是本来想要进行的阻止却又变成了相助。

    就像当日在纯阳剑宫时一样,对于雷风真人,玉虚真人本想着的,只是将他暂时压制,好令剑晨等人有机会突出重围而已。

    可惜那时因为安安之故,剑晨非但没有借此机会逃跑,反而胆大包天地一手拧断了雷风真人的脖子,与纯阳剑宫结下了生死大仇!

    而今日又是如此,他出手限制住极意真人的袖里乾坤,本意却也只是想让剑晨重创胡长老,好破解威力无穷的打狗阵法。

    哪知,剑晨对胡长老的重创来得如此霸道,几乎就在他的拂尘缠绕住袖里乾坤的同时,丐帮的传功长老便被殛成了一团焦炭。

    剑晨

    玉虚真人心下大大叹了口气。

    一步错步步错,错的不光是剑晨,还有他自己。

    阴差阳错间,一步步地,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拉扯着他,越陷,越深。

    “师弟,纯阳不能再有损失,你最好快走!”

    玉虚真人悲悯地看向极意真人,拂尘突然一松,自袖里乾坤上散去。

    “走?”

    极意真人的神情突然一滞,“为了纯阳你要我走,但你又可知,纯阳因为你,早已不复往日荣光!”

    突!

    袖里乾坤化为虚无,两人间只有一道淡淡的锋锐直奔玉虚真人胸口而去。

    “杀了你,杀了剑晨,我自然会走!”

    双目里的血光不比剑晨眼中弱多少,极意真人愤然怒喝着,摧金断玉的袖里乾坤一闪即逝,刺向了面前这个他曾经的师兄,纯阳剑宫曾经的掌教真人!

    噗!

    血光迸溅。

    玉虚真人那张悲悯的脸庞上,一滴纵横的清泪滚滚而落。

    “师弟!”

    袖里乾坤露出真容,窄细的剑尖停在玉虚真人的胸口。

    也只能是停在胸口,无法再寸进半点!

    极意真人怒睁着双目,视线略有些下移,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心脏!

    是的,他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血红的心脏,尚还在一伸一缩地跳动着,被一只手托在他眼前。

    背后,剑晨森寒的脸庞突然出现。

    他的右手自极意真人的后背穿入,又捏着一团血块自他前胸透出,那团血块便是极意真人的心脏!

    “抓住你了吧?”

    森寒的脸上,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极意真人的速度太快,若不是被玉虚真人限制住,想要一击毙敌根本无此可能,所以,在杀了胡长老后,明面上剑晨扑向了丐帮弟子,可他的全副心神都暗暗放在极意真人身上。

    当他袖里乾坤发动,疾刺向玉虚真人时,狂暴的杀气顿时牵引了剑晨的气机,那四处收割人命的雷电血芒终于停在了他的身后。

    极意真人想要回头,可是这寻常至极的动作于现在的他来说实在难以办到,于是,他那双火焰渐灭的眸子只能继续瞪视着玉虚真人。

    瞪视着,直到双目变得无神,直到他那矮小的身子软软地,无力地垂挂在剑晨右手上。

    啵!

    右手微一使力,停止了跳动的心脏被捏得血水四溅。

    “你”

    变得冰冷的血液溅在玉虚真人的面上,却令他直感滚烫灼心,越过极意真人,玉虚看向剑晨的脸,全身颤抖不止。

    “我什么?”

    剑晨轻笑着,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我可是刚刚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