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竹音震心
    打狗阵!

    不用玉虚真人说,剑晨曾经也在辰州时见识过一次。网

    当日郭传宗率众来助他,曾以此阵来威胁调侃赤焰门众人。

    虽然最终剑晨并没有真正看到此阵的威力,但见此时玉虚真人那凝重的脸色,也能知此打狗阵不同凡响。

    丐帮当世两绝,一为降龙掌,二为打狗阵,既与降龙掌齐名,其威力如何已可想而知。

    “剑施主,收手吧!”

    直到现在,玉虚真人仍在劝说着剑晨。

    “收手?”

    一边功聚双耳抵御着竹音,剑晨一边冷笑着,道:“他们大举来攻我洛家,该收手的是他们。”

    “若是你的纯阳剑宫被人打上山门,你又是否会收手?”

    玉虚真人一怔,莫名地望向剑晨那显得有些癫狂的脸。

    同一时间,剑晨的话也听进安安耳中,令她面色黯淡,这傻子……果然还深陷入那片魔怔中未曾出来!

    攻打洛家,那已是十三年前的旧事,剑晨此时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可思维神智中却仍夹杂着当年之事,周遭这上千人,无论是谁,都被他定性为前来欲屠他洛家的坏人。

    所以,此时此刻,剑晨是不会退缩半步的,因为在他心中,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洛家就……不会亡!

    “收手?”

    极意真人的声音冷冷地响在旁处,森寒道:“前提是……他还是我纯阳剑宫的掌教,不是叛徒!”

    这一次的声音没有飘忽,就在剑晨左侧不远处响起,于是他转头,眼底便落入一高一矮两道身影。

    高的,是丐帮传功长老,刚才以一式降龙掌怒轰剑晨,却险些反被剑晨击杀,而矮的那个身形极为瘦小,看起来比尚在育中的郭传宗还要矮上半个头,一身道袍,脚下穿着那双与玉虚真人相同的十方道鞋。

    极意真人!

    这是剑晨度见到这位纯阳九剑之一。

    但见此人满头白,看年纪已经不小,可那张满是愤怒的脸庞却如弱冠孩童一般稚嫩,若不是这张稚嫩的脸上也是爬满了皱纹,就说他是个孩童,恐怕也大有人信。

    纯阳九剑之一的极意真人当年初入江湖时还有另一个外号九龄童,乃是江湖中好事人为取笑他所起。

    盖因此人天生患有短小症,身高面貌只长到九岁之数便不再生长,是以幼时多遭人取笑。

    其后雷风真人在一次游历中偶遇极意,见他身世可怜便领回纯阳,本想着差他个烧火做饭的道童,也好过流落江湖任人欺凌。

    却不想极意真人个子虽小,论起武功天资来竟远比一般正常弟子为高,在纯阳剑宫,就算是个道童也会准许修炼纯阳的入门功法。

    练此功法,寻常弟子需要三五年不等的时间,而极意真人在烧火做饭的间隙偶然习之,便一不可收拾,只用了三个月,便将此功法融会贯通,这在当年的纯阳剑宫里也被谓之为一件奇事。

    后来雷风真人听闻,心下也是欣慰,更将极意真人收归门墙,着力培养了一番,而极意真人也不负师尊心血,数十年刻意求进,不仅武功突飞猛进,甚至还位列纯阳九剑之一,以一介残躯成就纯阳无上高位,也算江湖中一段奇闻。

    由此也可知,已然身死的雷风真人在极意真人的心目中到底占据了何等分量,若非当日他并不在纯阳,恐怕剑晨很难那般轻松能够下得山去。

    嗒嗒嗒,嗒嗒嗒……

    打狗阵那特异的竹声越来越密,仿佛上接天,下连地,天地间再无其他,只有这细密的竹音震人心魄。

    不说剑晨,断剑联盟此来千余人也因这竹音面露痛苦,有不少人不由自主地双手捂上耳朵,可惜全无半点效果,这竹音似乎直接就在人心底里震响,直震得人血气翻涌不止。

    “慢着!”

    安安娇咤一声,陡然踏上一步喝道:“胡长老,咱们这些人与丐帮素无仇怨,而贵帮小帮主郭传宗更是与剑晨乃结拜兄弟,还望你莫受奸人挑拨,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

    丐帮传功长老正是姓胡,单名一个言字。

    闻听安安此言,胡长老冷哼一声,道:“挑拨?那郭帮主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郭帮主?”

    安安怔了怔,郭怒到底是怎么了,连她也是一头雾水,正好现下郭怒重伤,胡长老赶来时剑晨也一力承认是他所为,这……

    “这……有些误会……”

    安安心烦不已,郭怒修炼以身炼剑之法,十日前更为了吸纳血腥气息而大肆屠戮断剑联盟中人,现下变成这般模样,说句不好听的,实在是咎由自取。

    可是她却不能说。

    因为在场的可不光只有丐帮的人,断剑联盟的人更是多不胜数,若她说了,先且不论这些人信与不信,单就以郭传宗的关系,关于郭怒,她也只能力保,而不能将他推上前台受万人唾骂。

    “误会?”

    胡长老的双目中喷出怒火,厉道:“帮主他老人家消失了整整三年,我丐帮弟子便找了三年,直到最近才收到消息,我丐帮之主,竟然被奸人所害,生生被囚在洛家密室三年之久,这,也是误会?”

    奸人是谁他没有明言,但那双喷火的双目所望去的,正是剑晨。

    “什么?”

    安安与身后雷虎顾墨尘等人惧都大惊,便是连剑晨的面色也有微变。

    郭怒被囚于洛家三年?这根本是一派胡言之事!

    “胡长老,不知你的消息从何而来,据小女子所知,郭帮主一直流……游历江湖,根本没有被任何人所囚!”

    “从何而来?”

    胡长老冷笑一声,道:“自然是从可靠之人处得来!”

    又愤而望向剑晨,喝道:“可叹我家小帮主至诚至纯,向来一力助你,而你,竟然背着他暗算郭帮主,你可对得起你的兄弟!”

    兄弟二字被他提取功力吼出,声震苍穹,话音落下,蒲扇大的右掌猛然下挥。

    嗒!

    打狗阵的竹音似收到信号,杂乱密集的敲击突然消失,紧接着,又自四面八方同时响起整齐划一的一道竹音。

    这竹音仿似一柄重锤,重重砸在每个人的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