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水泄不通
    断剑联盟!

    门外的喧哗不用问,自是断剑联盟的人又已赶到。

    来得好快!

    安安目光一凝,往那黑压压涌来的人影扫了一圈,似乎……比刚才来的人还要多?

    轰!

    人影冲入的数量当真比先前那两三百人要多,才只片刻而已,大门口已然被挤得水泄不通,于是,一声轰然巨响猛得传来。

    随即烟尘弥漫,剑晨面上的冷厉也因这一声巨响而变得森寒。

    洛家的外墙被人以大力轰碎垮塌,沿着大门,一大片腐朽的外墙被崩成碎石,顿时将洛家大门扩大了数倍。

    被挤得苦不堪言的人群突感身周压力一松,大量的身影飞跌而入。

    剑晨漠然站在原地,眼看着冲入的人影越来越多,虽然没动,目光却越众而过,望在了那坍塌的外墙处。

    冷厉的面色开始变得有着一抹凝重,不是心痛垮塌的外墙,而是诧于外墙垮塌的方式。

    年久失修,被风吹日晒了十三年之久的洛家外墙本也斑驳腐朽,随便来个出师境的武者,全力以赴之下都可一轰而破。

    然而轰破容易,要如现下这般,外墙的垮塌方式乃是由上往下,突然碎裂成颗颗细小的碎石,然后再散碎一地。

    在那外墙附近的人虽多,竟一个被碎石崩塌而受伤的都没有。

    这分明就是由内而外的破坏,强猛的内力直接作用在外墙本身,巨大的力道没有一分外泄,只将外墙震碎之后随即便收,所以这才不会生碎石四射伤及旁人的情况。

    单就这份力道收由心的控制力来说,就不是寻常之辈可以做到!

    终于来了些有分量的人么?

    剑晨冷冷地笑着,千锋早被丢在一旁,逐风剑却也不在,他空着双手,两只隐有雷光的双拳握得骨节泛白咔咔作响。

    一瞬间,战意,或者说杀意……沸然陡升!

    洛家门外的血腥场景刺激着新近赶到的断剑联盟中人,悲愤之下,这番冲入当真迅猛如潮,可是,当越来越多的人影闪进前院中,十有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

    “呕!”

    如果说洛家门外的场景是血腥,那么门内的场景,就是炼狱!

    一门之隔而已,门内门外都不泛大量血液与尸体,可几乎所有见到门内一幕的人都在剧烈呕吐,一边将苦胆水拼命往喉咙里挤,一边心下大生后退之念。

    与院中的血腥相比,大门之外却如天堂一般宁静祥和!

    “剑晨!你还是不是人!”

    呕吐稍止,有人早见剑晨冷冰冰立在这血腥遍地中的身形,心下立时大忿,禁不住冲他暴喝道。

    谁知嘴巴一张,那浓烈的血腥气息趁虚而入,当即又是狂呕不止。

    即使被人轰碎了外墙,断剑联盟此次前来的人数实在太多,能够挤入前院的人只不过是一少部分,外面大街上还堵了不知凡几,最后有人忍不住绕往后巷进入,整个洛家,全数被人影所占据。

    四下一扫,怕不有上千之数!

    相较之下,处于风暴中心的剑晨等人显得那么渺小。

    “玉虚,竟然是玉虚!”

    随着来人越来越多,各人心中对于洛家前院中的恐惧也被冲淡不少,立即有人认出了与安安并肩而立的玉虚真人。

    “他不是消失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看那样子,他果然与剑晨那魔头是一伙的?”

    一时间,各种质疑揣测纷至沓来,这也怪不得旁人,洛家前院里的血腥太过恐怖,而玉虚真人却可安然立于此处,这当中若说没有什么,谁会信?

    只是玉虚真人倒也坦然,面对断剑联盟之人怀疑的目光,他只是摆了摆拂尘,脑袋微垂着,看似淡然无谓,实则全副心力都在戒备着。

    戒备他那位师弟,雷风真人的弟子,纯阳九剑中最擅轻身隐匿功法的人极意真人!

    “帮主!那是帮主!”

    突然,大多还在干呕的人群里暴起了一声惊讶高叫。

    剑晨眉头一皱,这声音很飘忽,也很熟悉,刚才在死于此处的三百来号人还活着时,这声音就曾不断出言挑拨,最终造成的结果,便是这里流淌着三百多人的鲜血。

    这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挑起断剑联盟与剑晨之间的矛盾,想要借他的手来屠杀断剑联盟之人。

    所以剑晨也没天真到认为这个人会同样随着那三百来号人一道,化作了这里的一捧血土。

    可他竟然又再度出现,看来只是死了三百人而已,还不能达到他的目的。

    那么这时他又突然高叫出的帮主又是怎么回事?

    在场能够被叫一声帮主的,恐怕只有……

    还不待他将目光侧向委顿于地气若游丝的郭怒,那群黑压压的人影中已有人奋力抢上。

    冲上来的有十余个人,还来不及看清每个人的面貌,那一身身褴褛的衣衫便已表明了身份。

    丐帮,冲上前来的十余人,竟然是丐帮弟子!

    十余人冲到剑晨身前不足一丈处停下,当先的一人是个身材高大,全身肌肉结虬的老者,全然不似一般丐帮弟子那般瘦弱。

    老者身体两侧背负着整整八条破布口袋,钢针般的胡须倒扎在方正的脸庞上,单论气势,直不输于走刚猛路子的雷虎。

    “帮主?”

    他立在丐帮众人的前头,一双虎目直往向地上的郭怒,皱着眉头,仿佛极力分辨了一下,突然双目暴睁,震惊道:

    “果然是帮主!”

    身形大展,只见一抹残影自剑晨身侧掠过,再显出身形时,已半蹲在地上,一只蒲扇般大的手掌搭在郭怒的腕上,替他把起脉来。

    这一切剑晨并没有阻止,他只是在冷冷地盯视着,不光是这老者,还有四周不断涌进洛家前院里的断剑联盟中人。

    “这是丐帮的传功长老?”

    安安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低语,听声音却是顾墨尘不知何时已结束了对问傲天的治疗,走到了她旁边。

    略转头看了他一眼,安安的神情更显凝重,没有理会顾墨尘仿若自问的话语,也像是在自言自语般问道:

    “丐帮的人……怎么会来?”

    说着,目光不由瞟向那破开了一面墙的小屋处,那里,郭传宗仍在昏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