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极意
    “噗——!”

    夜空下飙起一道血箭,划过一道弧线,正好打在剑WWW..lā

    也令安安刚刚升起的期待变成了诧异。

    用一招便能破了剑晨三招的玉虚真人,竟然在刚刚收势之后,突然面色一白,喷出了这样一口令人心底透凉的血箭!

    “真人!”

    大惊之下,她娇躯一晃,直接挡在玉虚真人身前,隔绝了剑晨可能而来的后招之后,大为紧张地看着玉虚真人。

    玉虚真人冲她摆了摆手,没有说话,目光越过安安的头顶,目光中却也有着讶异,好半晌才缓声道:

    “想不到一别多日,剑施主的武功又有精进!”

    当日在纯阳剑宫,他是知道剑晨的武功底细的,至少在面对雷风真人时,他是没有抵抗之力的。

    若不是他突然出手,当日被扭断了脖子的到底是谁,还是两说的事情。

    然而今日一见,剑晨却已能与他分庭抗礼,这般进步之速不可谓不恐怖,而更令他惊讶的却是剑晨的内力。

    原本在印象中,剑晨所修的乃是由玄冥诀而来的无属性混沌内力,今日所见,竟然改换成了他师叔雷风真人最为擅长的雷电之力!

    “牛鼻子,你的武功也不差!”

    许是因为安安挡在玉虚真人面前,剑晨并没有再度出手,而是立在原地,回应着玉虚真人的诧异。

    可他一开口,嘴里包裹的鲜血便涌了出来,看那量却与玉虚真人喷出的血箭差不多。

    原来两人仍是势均力敌而已,只不过此时满身暴虐的剑晨太过悍勇,明明鲜血已涌上喉头,但却强自忍耐着,想要将之直接吞回去。

    “不要打了!”

    夜空下,安安悲泣的声音一划而过。

    剑晨不必多说,就是玉虚真人也是她敬重之人,两人相争了个两败俱伤,于她来说实在是不愿所见之事。

    特别是,直到此时此刻,剑晨的一颗心仍然陷入魔怔之中,就连被寄予厚望的玉虚真人也无法将之唤醒,这令安安的心更加惶恐。

    生怕……他就一直这么下去。

    “安安……”

    剑晨张了张嘴,任由鲜血自口中疯狂地涌着,神情却平淡至极,遥遥举起一爪,缓道:“你让开。”

    安安突然一阵失落,泪目道:“你,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么?”

    “听。”

    剑晨在摇头,口中的回答却又如此南辕北辙,听得安安不由一愣。

    却听玉虚真人在这时叹道:“安安姑娘,剑施主他是听你的话的,所以,他不会再对老道如何。”

    神情突然一黯,叹道:“他叫你让,是因为……”

    “是因为我吗?”

    话音未落,洛家前院里,突然凭空冒起一道冷冷的声音。

    剑晨的面色陡然一厉,他叫安安让开,便是对这声音的主人有着模糊的感应。

    此刻这人开言,他瞬间便锁定了一处方向,于是……

    刷——!

    安安尚来不及回头去看又有谁来,突然只觉眼前一花,一抹血红之影自眼角划过。

    刷,刷刷——!

    血芒自是剑晨所化,在这夜空里极为显眼,但却极无规则。

    只是眨眼功夫,血芒已在院子里拉成了长长的血色流星,折来拐去,几乎将洛家前院的角角落落都划了个遍。

    速度虽快,看在安安与玉虚真人的眼里,却只有一种感觉——无头苍蝇!

    明明,剑晨是感觉到了那人的声音后才冲出,照说方向会很明确,可是眼下,哪里感觉得到半点明确的意思?

    刷——!

    闪烁了整个前院的血芒突然顿止,从中露出剑晨那张已变得冷厉的脸来。

    “出来!”

    他愤然大吼,血色渲染着青光雷电炸向四周,可惜,被电蛇****着的,只有弥漫了无尽血腥的微凉空气。

    玉虚真人也在这时目光飘忽,轻叹道:“极意师弟,既然到了,又何必隐匿?”

    极意?

    安安俏脸微诧,这来的人,是玉虚真人的师弟?

    同为纯阳九剑之一的——极意真人?

    “哼,叛徒,你还有脸叫我师弟?”

    院子里,那人的声音突又响起,惹得剑晨身形一晃,差点又想冲出,最后却又强行忍住。

    他那双血光未退的眼眸倒是直盯着一个方向,可是,有了刚才的经验,他却也知道冲上也是徒劳。

    不过胸中的暴虐并不能被忍住,单手一挥,仍然甩出一道雷电往声音传来处飞窜而去。

    啪——!

    一声轻响,青红色的光芒照映了那被雷击中的小小一处地面,露出一双与玉虚真人同样款式的十方道鞋来。

    剑晨冷厉的神情微一顿,打中了?

    先前的全力突袭找不到目标,现在只是随意拍出一道雷电,竟然找准了真形?

    刷——!

    半点犹豫也没有,他的身躯陡然又化作血芒,趁着微弱的电光仍在照映十方道鞋,他以身化箭,厉射向鞋子的主人!

    “哼,你倒是心急。”

    极意真人冷冷地嘲弄着,就在血芒即将赶到时,十方道鞋突然消失。

    消失!

    剑晨的血目一直牢牢盯在鞋上,半点也没有离开,可就在他将要冲至时,那鞋竟就那么诡异的消失了。

    没有看到有任何起步发力的动作,就是那么凭空消失!

    这轻功,生平仅见!

    “剑晨,玉虚,你们两个合力害死了我的师父,今日时机正好,待老道一并将你们的人头提回纯阳,才好告慰师尊在天之灵!”

    消失的是十方道鞋,极意真人的声音又在离剑晨不远的地方复又响起,声音冰冷,却又微有颤抖,听来情绪多有激动。

    闻听此言,玉虚真人叹息着,神情黯然地摇了摇头。

    师尊,极意真人的师尊,正是当日被剑晨趁乱拧断了脖子的……雷风真人!

    他是来,报仇!

    “要杀我?”

    血芒散去,剑晨缓缓回头,冷笑道:“那你得出来。”

    “不急,要杀你的人又何止是我?”

    极意真人的声音很是飘忽,同样也是冷冷地笑着。

    话音落下,洛家大门外突然喧哗大起。

    “师兄!”

    “师叔!”

    “啊呀,是崆峒派的游掌门!”

    “剑晨这魔头好狠辣的手段,兄弟们,冲进去与他拼了!”

    伴随着喧哗,黑压压的人影自门外狂冲而至。

    ————————————————

    对不住,昨天有事没能更新,本来发了个单章说明了情况的,可是好像QQwww.yuehuatai.com或手Q什么的地方都没有显示出来,导致昨天有很多兄弟还专门跑来询问,再次说声抱歉。

    今日先两更,晚上的火车回家,周末先恢复三更模式,这段时间更新不稳定落下的帐,等我理一下,慢慢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