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你敢!
    “放手!”

    雷虎陡然又是一声虎吼。

    这两方都不是敌人,一个是自己的兄弟,一个是另一个兄弟的爷爷,他的拳虽然出得凶猛,但却并不想对两人造成伤害,只是以虎劲在两条互扣的手臂上绞着,想要将两人分开。

    却不想,他的拳到,能不能分开两人还不知道,而那虎劲却像是一根导火索,顿时引爆了互相较劲的两人。

    一红一青,两道不是火焰的双色火焰冲天而起。

    红的,是自郭怒身上爆起的血芒,而青的,却是剑晨身周那陡然蜿蜒弥漫的青色雷霆!

    硕大的虎头夹在两道气劲中,登时消弥殆尽,雷虎连反应也没有,气机反震下,他禁不住喷了口鲜血,壮硕魁梧的身躯竟然抵受不住如此强震,再稳不住身形,猛然暴退。

    两大宗师境界的强者内力互轰,便是雷虎也抵敌不住!

    更别提安安正在往回冲的娇躯,虽然离着还有一段距离,却被气浪余波一冲,顿时强行定在了原地,一步也前行不了。

    “死!”

    “死!”

    同样两声暴虐十足的大喝同时从剑晨与郭怒的口中爆起,这令安安的面色一黯,从声音中,她能很明白地听出,杀了三百余人的剑晨并未从血腥杀戮中清醒半分。

    而郭怒的声音,却也与十日前在洛家前院中初见时一模一样,想来尹修月用以身为炉功法对他所做的压制终于不复存在。

    这一切……都是因为逐风,不,沥血剑!

    安安银牙猛咬,眼角余光中一道淡淡的血影有着闪烁,她侧目一看,竟然正是剑晨先前甩在此处的逐风剑。

    当下心头突然一动,把心一横,顶着两大强者狂猛逸散的气息,娇躯一扭,反手便将逐风剑抄于手中。

    刹那间,一股冰冷绝望的情绪在她心间弥漫不止,令安安单薄的娇躯禁不住猛得打了个冷战。

    这剑竟然强成这样!

    她猛然大惊,视线里陡然蒙上了一层血色,物极必反,冰冷绝望之后,暴虐的情绪如火山一般蓬勃狂涌,险差令她神智顿失。

    当下银牙猛得一咬舌尖,借着剧烈的疼痛,灵台处陡然一清。

    “停手,不然我劈了它!”

    显得有些冰冷的娇咤响彻整个前院,也令那互相绞着在一起的青红两色光芒突然一顿。

    安安的右手高高举起,掌心一圈包裹着迷蒙的混沌内力,紧咬着银牙,她作势便要往左手中横握,薄如蝉翼的逐风剑上切去。

    “你敢!”

    血红的光芒陡然甩脱青色雷霆的钳制,猛然往安安身前冲来。

    从安安同样血红的眸子里,那猛冲而来的血芒里现出一张震怒不已的狰狞老脸,正是郭怒。

    “你敢!”

    另外一声暴虐巨吼却也没有晚多少,青色的雷霆闪电箭般射来,不是剑晨又是谁?

    两人又一次几乎同时吼出了同样的话来,只不过郭怒的那声你敢是对安安所出,而剑晨的你敢,却是对郭怒!

    无论剑晨心志迷丧到何等地步,安安,始终是他心头唯一不可碰触的逆鳞!

    逐风剑很不错,可再不错,也抵不过安安在他心头一丝的份量,此刻见郭怒满身杀气直奔安安而去,当即也是暴虐无匹。

    雷霆的速度始终比之血芒更快,剑晨后发,却比郭怒先至,青光一闪,安安只觉娇躯一麻,面前已多出一道雷霆狂耀的背影。

    这一刻,安安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逐风剑的戾气到底浓重到何等地步,她已然有着直观的感受。

    剑晨紧握逐风剑的时间比她久,更提着杀了三百余人,对心智的影响比之于她怕是大了千百倍。

    可即使是这样,当她有难时,剑晨仍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

    轰!

    两大强者再度对撞,这一次,血芒明显占据了上风,压得青色雷霆狂颤不止。

    原因,安安相当清楚。

    因为在她的身前,一圈用雷电织就的大网,就那么横亘在她的身前。

    剑晨在与郭怒相撞时,还不忘分出至少一半的内力将身后的安安护住!

    噗!

    一口鲜血直接喷在郭怒脸上,令其本就血腥狰狞的脸庞更显恐怖。

    “郭怒,你再敢动上一动,信不信这柄剑真的会断!”

    安安心中大急,右手不由分说,猛然往逐风剑上劈了一记。

    当!

    逐风剑陡然一阵弯曲,剑身上渐渐变淡的血腥气息受了安安一掌,竟然猛得大涨。

    “不要!”

    郭怒面色大变,顾不得还在压制着剑晨,急迫一声大吼,随即,竟然叫出了令人跌破眼珠子的话:

    “姑娘,姑娘,求求你不要伤害它,老头子我练功还得用这宝贝呢!”

    这话说得,不仅极尽哀求之能事,更是语调大变,当中哪里还能听出那份暴虐之意,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乞丐,在像安安乞讨着一碗吃食。

    血芒瞬间减弱,本已压得剑晨摇摇欲坠的绝强气势陡然一松,反而是那青色雷霆,猛然暴涨。

    “哼!”

    安安还没从郭怒的这般变化中回过神来,却听剑晨冷冷哼了一声。

    嗞啦!

    暴涨的雷霆,包括护在安安身前的电网,同一时间反卷而去,只是眨眼间便将郭怒包裹吞噬。

    “啊!”

    惨嚎便在这时响起,郭怒语气转弱时,血芒也在疾速冲而他体内,本来布在身前的绝强防御突然土崩瓦解,反被剑晨的雷霆之力紧追着血芒钻入了身体,直殛得他七窍里鲜血狂喷。

    “不要,不要杀他!”

    安安猛被惊醒,但见郭怒的情况已然不妙,心头大急,这人毕竟是郭传宗的爷爷,若是被剑晨杀了,那么待会郭传宗醒来,剑晨又如何与之交待。

    情急之下,她探手便去抓剑晨的肩头,希望能使之收掌撤力。

    却不想这一抓之下,剑晨布在身前的雷电陡然一冲,直接将她的手与娇躯弹得往后退开一步。

    “他想杀你,就得死!”

    没有回头,剑晨森寒的声音灌入安安耳中。

    “可是……他是你好兄弟的爷爷啊!”

    安安花容一颤,不知怎的,一股温暖与痛苦交杂的情绪涌上脑海,让她禁不住泪流满面。

    “那又……怎样?”

    悲泣,却打动不了剑晨此刻冰冷无情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