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六十章 真正的……
    “糟了!”

    安安惊叫一声,突然想起了щww..lā

    郭怒!

    在场能凝结出如此恐怖血茧的人,只有郭怒!

    她本不该忘了郭怒的存在,甚至在剑晨欲要杀人时,她还曾出过手,想以银针定穴之法控制住郭怒。

    可是当剑晨的杀戮开始之后,她的心就一寸寸步入了冰凉的境地,此时此刻,满心满眼地全是剑晨,全是她的那个傻子,早便无暇他顾。

    直到尹修月突然的提醒,才让她想起,此刻因杀人而陷入沉沦的,不光是剑晨一人,还有郭怒!

    “能不能阻止?”

    她焦急地看向尹修月,这个问题刚才问过一次,情急之下却是忘了。

    “不能。”

    尹修月俏脸凝重,望着那团血茧,沉声道:“我说过,我的以身为炉功法只有三成,郭怒的修为远在我之上,刚才能阻止一次已是侥幸,现在他功法正劲,我没办法。”

    血茧再现,此时才发现,剑晨那头在血腥杀戮时,丝丝缕缕的血气正缓慢汇聚着,一层一层覆盖在血茧上,安安才只是惊叫了一声,感觉中那血茧竟又像大了一圈。

    嗷——!

    猛烈的虎吼震耳欲聋,雷虎的啸天拳终于出手。

    目标却不是剑晨,正是那不断壮大的血茧!

    砰——!

    狰狞的虎头毫无隔阻,直接撞向血茧,爆起震天巨响,然后……

    一穿而过!

    这一拳谷尽了雷虎全力,拳劲刚猛,可那血茧看似以血气所聚,竟然也坚固非常,一拳去,血茧纹丝未动,倒是那凝实的虎劲被撞破了个大口子,前进后出,没有对其造成半点损害。

    “好硬!”

    雷虎皱了下眉,却不放弃,又一拳凝神待发。

    “我劝你最好不要。”

    尹修月清冷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阻止了雷虎继续出拳。

    迎上雷虎疑惑的目光,她默然道:“郭怒正沉于修炼中,你若是一拳打破血茧将他惊醒,那咱们要面对的就是两个魔头。”

    两个魔头,一个是郭怒,另一个说的自是剑晨!

    她的话令安安突然顿怔,猛然回过头,看向剑晨时,那道以身所化血芒厉啸正劲,存活的断剑联盟弟子再度锐减一半,就这么眨眼功夫,又有五十余人丧生在逐风剑下。

    逐风!

    她的脑海中突然有灵光划过,心头大动,突然冲口而出:“逐风剑到底是什么?”

    “我没告诉你吗?”

    尹修月撇了她一眼,沉声道:“逐风剑根本不是先祖欧焱烨大师所铸造,而是来自于年代更加久远的战国时期……”

    “沥血?你,你说逐风剑是沥血剑?!”

    安安娇躯一晃,猛然大退了一步,虽然对此早有猜测,但当尹修月亲口说出时,她还是大感震惊。

    剑冢传承千年之真银圣剑,竟然是绝世凶剑?

    “不错,正是沥血剑,而且是……真正的沥血剑!”

    尹修月没有犹豫,直接给了安安想要,又不敢要的答案。

    她的话说得不明不白,换个人来定然听不明白,真正的沥血剑?

    安安却在瞬间明白过来,更令她面色大变。

    真正的沥血剑!

    当年欧冶子大师为铸天下第一名剑湛卢,为了确保成功率,他在同一炉**练了两柄剑。

    最后湛卢剑成,王者之气称雄天下。

    然而同一炉所出的沥血剑竟然也成,但却是两个相反的极端,被欧冶子大师以湛卢影剑来铸炼的沥血,竟成了一柄充满血腥暴虐气息的绝世凶剑!

    沥血剑只此一柄,欧冶子大师为免沥血剑出而天下大乱,便决定将此剑,连同以往制作的九柄湛卢原型废剑一道,深埋于湛卢山下。

    谁知,九柄废剑常年深受沥血剑气的影响,竟然慢慢被之同化,从此之后,沥血剑一主九仆,当今世上便成十柄绝世凶剑!

    在见到逐风剑上的血光之后,安安想过逐风剑有可能是其中一柄沥血剑,但却没想到,逐风剑竟然是正主!

    那可不妙!

    她心下大震,剑晨曾经向她提起过吸收了自霸剑山庄夺来的沥血剑上的气息,已至于功力大进的事情。

    可那毕竟不是真的沥血剑,吸收之后,凭着剑晨一身混沌内力,倒还勉强压制得下,但从中也能看出,那血腥暴虐的气息也在渐渐影响着剑晨的心性。

    可以说,剑晨走到今天这一步,与当日吸收了沥血剑气有着极大的关系!

    可算是沥血影剑的废剑都有如此威力,那么真正的沥血剑上,那足以影响人心智的血腥气息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你!你怎么不早说!”

    安安悔恨无比,早知逐风是真正的沥血剑,她说什么也要阻止尹修月将其激活。

    “谁知道他们会来。”

    尹修月泯了泯嘴,眼下的情况已经超出她理想的范围。

    郭怒被她控制在临界点,而因为尹修空的关系,剑晨势必不会赶她走,那么,只要跟在剑晨身边,玄冥之三的秘密始终都会被她得到。

    到底还是太心急了一些……

    她的暗自叹息着,心中的懊悔不比安安少多少,她对于玄冥之三的怨念极深,一时情急下,直接在此地激活了逐风剑,却想不到,随之而来的断剑联盟将她的计划摧毁成了渣。

    嚓——!

    正在焦急着,几人突然感觉耳中一静,愤怒喝骂、凄厉惨叫,如此种种竟在同一时间消失。

    那感觉就像是在极乱的嘈杂闹市中突然场景转变,来到深幽寂静的三更月下。

    这转变太过突兀,令众人无不眉头大皱,竟然耳边响起了耳鸣。

    转回头去,却见剑晨已从血芒中显现,他的脚下除了血还是血,静静地站着,身周一圈,再无一个有气息的人存在。

    三百来号断剑联盟弟子……殒!

    “傻子……”

    安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原本以她的计划,虽然残忍,但却是想以这三百来人的性命击碎笼罩在剑晨心头的魔怔。

    可是中间变数频出,特别在听尹修月道出逐风剑就是真正的沥血剑时,这份不确定已然达到了极致。

    在杀光了三百来人之后,此刻的剑晨,到底会变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