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泯灭
    还有谁?

    厉啸尚在院中回荡,八龙银镖抽出,那五人的身躯才将砸在地上,又有七八人挣扎着,缓缓站了起来。

    盲从不是退缩。

    由于白震天的刻意安排,此时在场的大多是各门派的年轻弟子。

    年轻,代表着血气方刚。

    这些人从来不缺血气,之所以还会有着退缩,那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听从门中师长的指令行事,此时此刻在无人引领下,方刚的血气却被茫然无措所代替。

    所以,当白震天安排在内的四方阁那四兄弟出言挑拨时,胸中那份热血瞬间被点燃,驱散了茫然,驱散了失措,留下的只有群情激奋。

    可是剑晨的武功实在太高,高到了足以击穿这群在各自门派中尚算精英弟子内心的那份骄傲。

    只片刻而已,两三百人便倒地不起,这如山的压力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又有沥血剑气的侵袭,才将被点燃的热血几乎在这一刻被完全浇灭。

    结果在这时,流星十剑挺身而出,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热血,什么才是武林正道,更让他们看到了,原来死……并不是太过可怕的事情。

    人生在世,等待着所有人的都是一个死字而已,那么,似乎考虑怎么去活,不如想想要怎么去死?

    例如,轰轰烈烈的死?

    还有谁?

    问这话的人是剑晨,可回应他的,却是一群又一群被除魔卫道在所不措这八个字引爆了胸膛热血的剑门弟子。

    剑晨的心在这一刻几乎崩溃。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所抱有的那份不切实际的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而已。

    断剑联盟的这些人里,原来也有不怕死的,原来也有愿意为了所谓的武林正义舍弃自己生命的。

    那么他算什么?

    身负血仇下山,剑晨一直以来对于自己的定位都是受害者,是他们残忍杀害了洛家满门,也是他们,令他才只是个小小孩童时,便成了一个孤儿。

    于是武林正义,他一直认为,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无论对方死了多少人,无论多少门派因此而满门被灭,对于剑晨来说,他只能想到另外的八个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可是现在,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些人里,也有为了武林正义而甘愿牺牲自己的人,那么,在十三年前,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

    表面的疯狂掩藏不住内心的冰寒,每当多一个断剑联盟的弟子站起来,步履蹒跚着往他走来时,他的心就冷上一分。

    没来由的,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天下剑门……全天下的剑门,为什么在十三年前会达成一致,共同作出屠灭衡阳洛家的事情?

    难道当年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大奸之徒?

    虽然站在这里的大多是年轻弟子,没有亲历过当年之事,可是教导他们的师长呢?

    十恶不赦的大奸之徒,能够教导出满身侠义正气的弟子?

    突然之间,他想起了当日再上纯阳时,玉虚真人给他看过的一封信,那是曾经参与了十三年前之事的焚魂真人亲手所书的忏悔信。

    能够忏悔,那便代表焚魂真人良心未泯,从焚魂真人这里可以看出,当年那些联合起来围攻洛家的人里,并非全都是大奸大恶之徒。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自诩侠义的武林正道中人集体攻来洛家?

    当年的洛家又到底……做了什么?

    一直以来的努力,一直以来的坚持,剑晨心中一直有着一份深信不疑,他深信……当年的洛家定是被奸人所害,自己要做的,就是报仇!

    然而当他以为的奸人,突然表现出与奸人的形象不相符的侠义正气时,他心中那座坚定的高山,开始有了崩塌的迹象。

    “不!不可能!”

    冰冷的内心同样也不能抑制住表面的疯狂,这个事实剑晨不愿相信,也不能相信!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揭破这层虚伪的假面!

    “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不怕死,有多……侠义!”

    疯狂中,他突然平静下来,单手一抛。

    砰!

    一直珍而重之的千锋被他毫不犹豫地抛开老远,此时此刻,他不需要千锋,胸膛中快在炸裂的暴虐之气让他只想使用另一件武器。

    那件能够让他在这个时候,能够一泄胸中怒火的武器。

    逐风!

    手掌一吸,血腥气息浓烈无匹的逐风剑呼的飞起,被他牢牢握在手中。

    就那么平举着逐风剑,剑晨冷冽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个人心底:

    “求饶,可活!”

    刷!

    他的身躯陡然消失,逐风剑上的血芒划破了这注定不能平静的夜色,为这夜凭添了无尽凄凉。

    血花绽放!

    缓缓站起来的八个人捂着咽喉再度倒下,鲜血像是利箭一般,猛烈地自手指缝里狂飙不止。

    身若厉电,只是轻松地一转,八条人命瞬间陨落!

    饱饮鲜血,逐风剑上的血腥暴虐之气陡然大涨,在剑晨的手中,整柄逐风剑剧烈地震颤着,似兴奋,似激动,更是不耐剑晨杀得太慢!

    求饶!

    瞬间杀八人,疯狂中的剑晨只有一个念头,要,杀人,要,用雷霆手段杀人,杀得这些人,杀得这些人心胆俱寒,杀得他们自己暴露出那层隐藏在侠义之下的丑恶嘴脸!

    于是,在八人倒下之后,他以身化作的那道血芒有着微微的顿止,那是因为他在等,等着有人向他求饶。

    只有这样,他才能持续住心中那座高山的稳定,他才能……不让自己崩溃!

    可是,没有!

    血芒下,他的身躯慢慢显露而出,环顾四周,却没有听到有任何一个人在向他求饶,有的只是院中突然又晃晃悠悠站起来的十余人。

    一次比一次多!

    虽然躺在地上的仍占大多数,虽然这些人里仍有人面带惊惧,仍有人迟疑不决,可是,此时此刻,被点燃了心中热血,愿意以死明志的人,却越来越多!

    “好,好,好!”

    逐风剑上的血芒终于完全侵蚀了剑晨的双眼,在这一刻,他的理智终于……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