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抚平的契机
    “安安,安安!”

    剑晨突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眼前的迷雾仿佛真实存在着,令他目不视物,甚至要用大喊来寻找安安的所在。

    此时此刻,只有安安,只有看到安安才能令他的心境平复。

    可是,安安就在旁边,但很难得的,她竟没有回应剑晨的呼唤,此时此刻,她的美目,她的俏脸,全是泪水!

    一直跟在剑晨身边,他为何会突然如此茫然无措,她当然明白,正是因为明白,所以她才泪流满面。

    可是这泪,有悲伤,也有感激。

    悲伤给了剑晨,而感激,却是对那落剑门的流星十剑。

    正是因为一直跟在剑晨身边,所以对于剑晨的一切,她无比清楚,也暗暗心忧。

    剑晨自下山以前,便身负血海深仇,再往后,随着探查的一步步深入,他发现了很多,也受到了很多打击,其中最甚的,就是当年的惨案乃是他的爷爷,也就是养育教导了他十三年的师父,伍元道人所一手促成!

    这些事情剑晨绝少提及,可是安安感觉得到,剑晨的心,正在一步步扭曲!

    对于鬼兵域屠杀剑门中人,他不去辩解,靳冲随后也加入了这场血腥的屠杀,他明明知道,却也不去阻止。

    安安知道,剑晨虽然不说,但对于这些所谓的武林正道人士,心中是有着不屑的。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他亲身所见,亲耳所闻,哪一个可真正称得上一声侠士?

    断剑联盟的三任盟主,目的最纯洁的是普渡禅师,可他却也利用断剑联盟的声势,逼迫剑晨交出金刚石的想法。

    随后的莫风寒,明面上站出来带领断剑联盟欲杀剑晨,实则也只是为了夺取纯阳剑宫的天道剑势罢了。

    就更别说白震天,他所想要的,就是一场血腥的杀戮。

    这些人,有哪一个是真正为了所谓的武林公义?说得大义凛然,实则暗地里全都抱着各自不同的目的。

    再说断剑联盟本身,联合了天下剑门,这是何等庞大的一股势力,这是霸剑山庄曾经想做,却搭上了整个宗门也没有做到的事情。

    可惜,如此的一股势力,因为各门各派本身便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每一次与他对峙所表现出的东西,只能令他更加瞧不起这帮人。

    这就是武林?这就是江湖?

    这,分明就是一群勾心斗角,贪生怕死之辈!

    初下山的剑晨不过是张白纸,而江湖便是染缸,纸上会被染上什么色彩,凭的却是江湖这尊染缸里有什么颜料!

    安安犹记得,初遇剑晨时,他因为误杀淫贼而掘的那座孤坟,更记得辰州城里,因为可怜一个小乞丐,他也愿意一掷千金,直接递去一根金条。

    那时的剑晨心地良善,乃是天生的侠义之人。

    可是在江湖这尊大染缸之下

    杀人?死于他手的人有多少,安安一时也算不清楚,可是剑晨又何曾有过半分的面色变化?

    盖因在他的认知里,这些人不仅贪生怕死,又与洛家当年灭门之事有旧,杀了,也就杀了,甚至那些并不是他杀的人,他也懒得去分辨,就当是他杀的好了!

    可他又何曾想过,当年牵扯进洛家灭门惨案的剑门中人虽广,到底也非倾尽整个江湖而为之,被他杀的人里,有些在十三年前还只是个小小孩童而已,

    剑晨心境的变化自然看在安安眼里,可她除了暗自焦急之外,却也苦恼着该如何开解于他。

    劝么?

    劝他放下心结,不去报那绵延十三年之久的血仇?

    劝他不要滥杀无辜?

    他又哪里有滥杀无辜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被人找上门来,难道不杀,等着被杀么?

    于是剑晨的这份扭曲她看在眼里,却也只能看在眼里,也许,当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出现时,她才能好好劝慰他吧。

    今日,这个契机终于出现。

    流星十剑,乃至落剑门,这是一个与剑晨并没有直接仇怨的门派,可偏偏就是这个门派,这个门派里的人,却傻呼呼的,为了所谓的武林正道,甘愿以死相唤!

    唤的,是在场断剑联盟中人心中的血性,却也在无意中,将剑晨心中的那份扭曲慢慢砸平。

    一时间,安安的心里五味杂陈,她想回应剑晨,却又生生忍住,现在,还不是唤醒他的时候。

    只有十个人,还不能将他被血腥冰冷所包围的心冲刷干净,这还不够!

    “尹修月”

    安安拭着眼角的泪痕,强忍着心如刀割的感觉,没有去看剑晨,反而转向一直漠视在旁的尹修月,低沉问道:

    “以身为炉,你能施展到什么程度?”

    尹修月怔了怔,美目往场中惊惶失措的剑晨看了一眼,贝齿轻咬,沉吟道:“很难”

    “很难么”

    安安也咬着嘴唇,心下泛滥着的全是不忍,惨然笑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希望他不要”

    在说这个他时,她艰难回身,却往身后看了一眼。

    “安安,安安!”

    剑晨仍然惊叫着,冷漠冰冷早已不见,惊惶失措的脸上竟然也挂着泪痕,嘶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死?”

    为什么?他想不通,为什么明明与他无仇无怨的流星十剑,会拼到这种程度,连命也不要,就为了想杀他?

    迷蒙的眼睛低垂着,一道刺目的血痕落入眼底,那是刚才流星十剑中的那一位,用手指从他胸口一直拉下,即使是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即使已经没有了能够杀他的力气,可却仍然作出了这个不算攻击,对剑晨来说却又生生刺入了心底的杀着!

    “为什么?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

    在他脚下不远处,有人生生地回应着。

    呼!

    剑晨豁然转身,迷雾满布的眼眸里透出一点光亮,死死地盯着说话的人。

    那是一个被他震碎了半边肩骨,一直躺在地上哀嚎的断剑联盟中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扶着半边肩膀,慢慢地站了起来。

    惨呼?痛哼?痛到扭曲的脸庞?

    这些通通都没有,有的,只是森冷到令人战栗的眼神,正毫不相让地与剑晨对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