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无法掌控的生死
    “停下!”

    剑晨眉头一皱,突然明白那人想要做什么。

    于是,他不能再继续冷眼以对,身形一展,就要往那人身前冲去。

    可惜为时已晚。

    噗!

    又是一大口血箭冲口而出,正好喷在疾冲而来的剑晨胸口。

    那微烫的温度令他胸前一热,突然顿住了脚步。

    这是一口心头精血!

    再看向落剑门那年轻的剑客,剑晨的眉头皱得更深。

    那人竟然动了,虽然只是身躯缓缓地往前行,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倒在地,可到底,他还是动了。

    宗师境界的内力何等浑厚,所点下的穴道哪里是他这个才将达到名动境界的年轻弟子所能解开?

    除非

    除非他用自身的功力将那处被封止的穴道震碎,只有那样,郁结在穴道中剑晨的内力才会被释放而出。

    可是那样无异于自己找死!

    穴道被震碎已是极严重的内伤,再加上剑晨那浑厚的内力在他身体内四处逸散,对其身体造成的伤害不压于一场狂暴的刀风箭雨,无论是谁,就是雷风真人复生,面对如此恶劣的情况,也唯有再死一次而已。

    他为了解开穴道,不惜用命来换!

    剑晨冰冷的神情终于出现变化。

    他略有些失神地看着面色在一瞬间已变得苍白,甚至吐出的血沫里已然夹杂着内脏碎块的落剑门弟子,心中突然刮起了一场风暴。

    他为何要如此?

    拼着一死也要解开穴道,他又能做什么?

    难道这重伤即死之躯,还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不成?

    “剑晨”

    落剑门那弟子跌跌撞撞地往他面前走着,几乎用尽了全力,却始终无法抬起手中之剑,最后索性放开,并指成剑,缓缓地,一寸一寸地往剑晨胸前点来。

    即便是这样,他苍白无色的面上,竟然还能浮上一抹笑容,嘴唇咧了咧,露出满口的血红。

    “我说过,无论你武功再高都,都无法掌控,别人的生死!”

    断断续续地,他终于说完这句话,并起两指的手剑,也在这个时候终于刺到剑晨胸前。

    自然没有半分伤害,他的手指只是触到了被他自己的精血染红的衣衫罢了,随即

    扑通!

    手指贴着剑晨的胸口往下滑,将那还湿润着的血迹拉成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好不容易才刺到胸口的手指,就这么在接触了一下之后又无力垂落。

    而他的身体也在这时重重摔倒在地,终于一动不动。

    死了。

    死了?

    那一道身体落地的闷响仿佛惊醒了剑晨,他的眼中带着茫然,下意识低头,却只能见那伸出一手笔直向前指着他的尸体。

    就为了证明我掌控不了他的生死?

    眼中的茫然在发觉那人已死时突地震荡了下,随即,却又被更加浓厚的迷雾所包裹。

    “值得吗?”

    他轻轻地,对着脚下那已气息全无的尸体问道。

    “当然值得!”

    回答他的自然不是尸体,而是尸体身后,眼角噙泪的九个挺立身影。

    带着迷雾,他茫然抬头往了一眼声音传来之处,却见那九人的神情与刚死的这人一样,肃然中,又透着悲壮。

    “我以我血唤你血”

    九人中有人低低地重复着这句话,猛然抬起头来,眼角那滴泪终于滑落,泪珠不算清澈,也不浑浊,但却是一滴血泪!

    “各位同道,在下恳请你们,以后在勾心斗角的时候在结党营私的时候甚至在贪生怕死的时候,记住一个名字”

    “流星十剑!”

    他的声音陡然高亢起来,高昂起头,任凭血泪在他脸上勾画着悲壮的轨迹,大喝道:“流星十剑的血不能白流,流星十剑更不能白死,各位”

    “流星十剑的仇,拜托了!”

    高亢激昂的大吼越来越响,几乎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而与之相对的,他的头顶上方,丝丝缕缕的雾气升腾而起,却又不散,盘旋缭绕着,竟然凝结成三朵无色小花。

    三花聚顶!

    这是功力施展到极致的表现,倒在剑晨脚边的那位流星十剑之一,在冲破穴道压制时,也曾凝结过三朵小花。

    “除魔卫道,在所不惜!”

    猛然又是一声大吼,声震苍穹,他的面容陡然变得扭曲,双目极致大睁,竟将眼角都已撑破,头顶那三朵小花绽放。

    “除魔卫道,在所不惜!”

    “除魔卫道,在所不惜!”

    吼声如雷,尚未落下,紧接着一道,两道,三道九道!

    九声落雷仿若九世雷劫,每一声,每一个字,都狠狠劈在剑晨心底,令他的身躯突然一阵摇晃,眼中的迷雾却已全然迷蒙了他的双眼。

    三花聚顶凝出二十七朵小花,每一朵俱以这落雷为养料,瞬间盛开!

    扑通!

    扑通!

    昙花一现。

    雷消,洛家前院里又多出了十具尸体。

    流星十剑,以流星之势闪耀人前,却又以流星之势划过长空,只一瞬间便消失无踪。

    然而,只是这一瞬间的闪耀而已,却已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划出了一道永生也无法愈合的铬印!

    雷虎深叹了口气,神情显得很是悲切。

    流星十剑么

    他暗暗握了握拳,目光定定在十具尸体上扫来扫去,暗自发誓道:“虽然咱们立场不同,可你们的坟墓,洒家包了,定不会让你们曝尸荒野!”

    洛家外,一处很不显眼的民居屋顶,白震天带着四胞胎兄弟远远观望着院中的情景。

    “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挑拨。”

    白震天背负着双手,淡淡地说道。

    “尊主难道他们十个也是”

    四胞胎兄弟面上的震惊已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难道说这什么流星十剑,也是尊主安插在断剑联盟里的内应?

    可是这内应作得也太过激了吧?竟然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忠实完全白震天的计划?

    “不是,他们只是一群笨蛋而已。”

    白震天淡淡地说着,突然一摆手,道:“去吧,再失误,小心脑袋。”

    四人身躯一抖,不敢再多言,连恭敬应了声是,随即跃下房顶,疾冲消失在天色渐黑的街头。

    “流星十剑么?我倒要多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