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承受后果的勇气
    “白震天,你是不是想歪了心?”

    尸体,竟然开口说话。

    不断磕头的四个人吓得面色如土,连继续向白震天求饶也忘了继续,一时间吓得呆了。

    先前进屋时,虽然他们连正眼也没有看一看那两具尸体,但到底身为武者的敏锐还是有的。

    这两人的死亡时间至少也在七八日前!

    关于这一点,从两人脖颈处暴露出的皮肤已然变得灰白就可看出,更何况,尸体衣服上大量的血迹也早已变得发黑干涸,一股淡淡的尸臭也若有若无地围绕在鼻尖。

    在场这些人手里,哪个没有沾染上人命?判断一个人死还是没死,只是需要一眼而已。

    可是现在,被四人认定是两个死人的尸体,居然有一具在动,并且还能说话!

    屋里的烛火很昏暗,本就有一股阴森的气氛在其中,此时突然又有一具尸体开口说话,即使白震天的功力将屋子里的温度提升得很是炽热,但四方阁那四人却仍然感觉到丝丝寒意彻骨来袭。

    相比起这四人,白震天却表现得很淡然,他甚至连看也没去看那尸体一眼,面色显得很是凝重。

    就在四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尸体突然又是猛得一跳!

    “!”

    若不是白震天的威严尚在,四人差一点,失声惊叫。

    砰!

    岂料,尸体猛得以趴在地上的姿势跳了起来,可落得也是极为干脆,就那么五体投地,又重重砸在地上,整具尸体看起来很是生硬,并不像是如四人心中所想的尸变。

    震惊中的四人没有发现,自那尸体突然的一跳之下,有一道淡淡的影子从下方一滑而出。

    “隐魂大人,白某人不明白”

    白震天却敏锐地捕捉到,于是他一直静立的身躯终于动了动,目光紧随着那影子的移动而移动,双手一拱,竟然以极恭敬的姿势对那影子躬了躬身,随即又略显疑惑地问道。

    “不明白?”

    那影子游至墙根,猛得拉长,从中竟然显露出一个身着黑衣的瘦高中年男子,用极其阴冷的语气嘲弄道:“白震天,我可不是你的下属。”

    “在下明白,在下不敢!”

    白震天恭敬躬身的身体猛得一僵,额头上突然浸出了汗水,急声连连。那瘦高黑衣人正是之前在衡阳城外训斥了焦阳一番,后来又潜入洛家给剑晨,也给安安带去了一声警告的人。

    安禄山身边的一道影子隐魂!

    “明白就好。”

    隐魂笑了笑,即使他的脸上覆着一方黑巾,可仍能让人感受到那份阴冷轻蔑,只听他又道:

    “既然你明白,那么当日你答应爷的事情,我已替你办到,余下的该怎么做,我不管,我只知道,你,白震天,应该要履行你的承诺!”

    白震天的身躯弯得更加深了几分,看得在场还半跪着的那四人好一阵目瞪口呆。

    印象中,傲气天成的白震天,何时对谁有着如此恭敬的态度。

    这个突然出现的影子到底是谁?

    “大人教训得是,倒是白某人莽撞了!”

    白震天连擦拭一下额头的汗水都不敢,倒显出了几分与先前四人一般的惶急来。

    他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咬咬牙,对隐魂道:“大人,白某答应了的事情自不敢忘,只是,只是”

    看得出,他是下了大决心,才猛一躬身,几乎及地,大声道:“只是剑晨此子的修为竟然出乎白某的意料之外,此间事一时无法了结,还请大人宽限几日。”

    “待得待得”

    说到这里,他不由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隐魂,这才终于将一句话说完:“待得白某诸事办妥,定第一时间赶回,履行当日的承诺!”

    屋内,落针可闻。

    白震天一句话说完,就此保持着深深一躬到地的姿势一动不动,似乎隐魂不给他个回复,他就便这么一直保持下去。

    另外的四人早已变得不知所措,甚至心中隐隐有着不妙的感觉。

    白震天是何等样人,四兄弟当然清楚,今日适逢其会,竟然令四人见到白震天并未展露于人前的一面,这事情可大可小

    随着白震天这一躬,屋内的焦点立时都落在隐魂身上。

    他深深地看着白震天,阴冷的眼眸眯成一条线,从中射出的光芒却叫白震天直感如芒在背,冷汗瞬间便将后背浸湿。

    就在白震天已经渐渐感到绝望时,隐魂终于开了口:

    “可以。”

    这声音虽然仍旧阴冷无情,可听在白震天的耳中,却无异于天籁!

    他猛得抬起头,惊喜地望向隐魂,感激不已道:“多谢大人万全!”

    “成全你的不是我。”

    隐魂冷冷一笑,道:“白震天,希望你有承受这份后果的勇气。”

    惊喜瞬间凝固。

    以白震天的一身极阳内力修为,他竟然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深深的冰寒。

    “大人”

    还想再说些什么,定睛一看时却愣了愣。

    原本就站在墙根处的隐魂,消失了!

    以他的功力,隐魂是怎么来的,他清楚,然而他是怎么走的,他却半点察觉也没有。

    这里固然有他心神大丧的缘故在内,可隐魂的这一手轻身隐匿功夫,实在也是令人闻之生寒。

    白震天突然只觉他的脖颈处有着丝丝缕缕透骨而入的寒意,凭隐魂这手功夫,天下间又有谁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躲过他的暗杀?

    目光一转,可笑那四人仍然半跪着,连头也不敢抬,对于隐魂已经走了这回事,更是连半点察觉也没有。

    “人都走了,还跪着做什么?”

    心头一股怒意升腾,自己今日的丢脸事情,算是被这四人看了个一清二楚,突然之间,倒真的如那四人所想,面上浮现出了一抹杀意。

    “是,是”

    冰寒才去,炽烈又至,直将四人弄得叫苦不叠,唯有一边唯唯诺诺回应着,一边带着防备慢慢站了起来。

    “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白震天极力压制着杀意,如今白焰剑派损失惨重,他手头可用之人实已不多,这四人隐藏身份在四方阁多年,也是花费了白震天极大的心血,却也不是说杀就能杀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