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激活
    “逐风?”

    剑晨一愣,不由看了一眼尹修月。

    怎么好好的,她会提到逐风剑?

    “给我。”

    尹修月的神色却极坚决,沉声道:“既然你答应了要帮我,那么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就应该告诉你了。”

    “我帮你,和逐风剑有关?”

    剑晨眉头一皱,从尹修月的话中,他仿佛捕捉到了什么。

    “当然有关,今天我就让你看看,逐风剑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尹修月说着,语气里透露着不容抗拒的决然。

    “不!”

    问傲天突然挡在剑晨身前,望着尹修月,担忧的神色自他木讷的脸上显现。

    “修月,你不能”

    顾墨尘也在这时弱弱开口,只是他的发言,登时被一双厉目噔了回去。

    “不关你的事!”

    尹修月狠狠瞪了眼顾墨尘,又侧目对问傲天道:“傲天,你让开。”

    语气虽有缓和,但那股子不容抗拒却仍坚决存在着。

    三人突然又起的争执倒令剑晨为之一滞,他的左手握着逐风剑,往尹修月那里递出了一半,却又僵在半空,递也不是,收也不是。

    “让开!”

    眼看问傲天不动,尹修月眸子里冷芒一闪,冲问傲天厉喝道。

    问傲天仍自倔强着,他面上的三道恐怖疤痕也在一跳一跳地抖动着,直如活了过来。

    “你,不能!”

    扑通!

    话音才落,他突然双目一翻,僵直挺立的身躯骤然摔倒在地上,就此不动,只有那右手上的血,仍在欢快地奔涌着。

    这是

    众人一怔,看着问傲天苍白无比的脸,突然明白过来,他失血过多。

    顾墨尘叹了口气,快速冲上前来,手指先往问傲天肩头穴道上点了两点,将他绷裂伤口上的血流止住,这才一把将他抱起。

    看向尹修月,顾墨尘叹息一声,道:“没有把握的话,还是不要”

    “滚!”

    对于顾墨尘,尹修月仿佛问傲天附体,根本不愿与他多说一个字。

    顾墨尘嘴巴张了张,到底无话可说,只得默默抱着问傲天,往那透风不已的小屋走去。

    刚才那一拳,根本不是问傲天目前的状态能够打出的,这一拳固然将顾墨尘打得双眼金星直冒,也也令问傲天自己的伤势再度恶化,不及时救治的话

    “拿来吧。”

    眼前没了阻碍,尹修月又将手臂往前伸了伸,莲步轻移,直接走到剑晨面前,神情平静。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剑晨却有着犹豫,顾墨尘与问傲天显然对尹修月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这两人极力阻止尹修月接触逐风剑,必然深知其中关窍,自己这剑,是递还是不递?

    对方毕竟是尹修空的姐姐,目前也是能够解除以身炼剑隐患的唯一之人,要是出了什么意外

    “你想不想要玄冥之三?”

    尹修月却径直问道。

    玄冥之三?

    剑晨眉头一跳,难道说,玄冥之三就在这逐风剑里?

    不由目光下移,看了一眼逐风,心中疑惑不已。

    这柄逐风剑乃是剑冢祖师爷倾心之作,其剑之薄直如蝉翼,可以说,整柄剑的剑身几乎属于半透明状态,当中有没有什么东西在内,本是一眼就能望穿的。

    “玄冥之三在这剑里?”

    他不解地问道。

    “在,又不在,总之你先将它给我。”

    尹修月不耐烦起来,她的左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口将中指咬破,一滴血立时冒了出来。

    剑晨仍然有些犹豫,他回头看了下顾墨尘,想先弄清楚到底这剑递过去后会发生什么事,却不想顾墨尘此时早已相对问傲天而坐,四掌相抵,为他疗起伤来。

    无奈又看向安安,却见安安也正咬着嘴唇,若有所思地在打量尹修月。

    “给她吧。”

    似乎感受到剑晨有些像是求助的目光,安安沉吟片刻,道:“你拿着剑,叫她把血滴上去就是。”

    又对尹修月笑道:“别误会,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现在的作用实在太大,出不得差错。”

    尹修月深看了她一眼,原以为她会反对,没想到却轻轻点了点头,道:“也行,以我的功力,确实无法驾驭这柄剑。”

    说着,她右手往左手中指上一抹,将那滴血捏在手里,缓缓往剑晨手中逐风上递去。

    口中道:“以身为炉的法门,不仅可以压制住以身炼剑的缺憾,另一个作用,也可以作为激活之用。”

    “可惜我的功法并不完全,所以只能依靠这滴包含了法门内力的血液才可以将之激活,你可得小心了。”

    话音落下,不等剑晨想明白她这话中之间,捏着血液的手指陡然往已经出鞘的逐风剑上一抹。

    轰!

    平静的逐风剑在这一瞬间似乎突然有了生命,在剑晨的手中猛震不止,这震颤的力道极强,剑晨一个不小心,险些令逐风脱手。

    吃了一惊,连忙运起内力极力稳住狂震不休的逐风剑,然而就在他的雷电之内接触到逐风剑的刹那

    血光,冲天而起!

    郭怒软顿于地的身躯猛然一震,双眼虽然还未张开,但呻吟已至他口中传出,一张脸上陡然现出痛苦无比的神色。

    突然之间,一股令人心悸到到几乎令人疯狂的气息弥漫开来,这股气息中,血腥、暴虐、杀戮无一不足,当中,还有着冰寒到刺骨的绝望!

    逐风再不是银白之色,从剑尖到剑柄,夺目的血红光芒将每个人,不,是整座前院,全部渲染成浓重的红!

    这血,这血腥之气,竟然比十日前那千人阵亡而激起的血腥气息还要浓郁百倍!

    浓郁到所有人都有着一种错觉,自己已经被这血芒刺瞎了双眼,目中所见,全是血,全是红,除此,别无他物!

    “吼!”

    紧紧握住逐风剑的剑晨感觉最为强烈,此时此刻,他只觉自己手里握住的哪里是一柄剑,分明就是地狱!

    “沥血!是沥血剑!”

    正在这时,随着冲天的血芒而来的,竟然还有数道惊呼。

    虽然目不可视,但所有人齐齐都是一惊,因为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前院,而是洛家大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