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四十章 漏算
    尹修空在剑冢五年,武功却一直处于最初级的入门境界,这份资质可以说是极差。

    这种情况,尹修空虽然表面上仍然嘻嘻哈哈没有多说什么,可剑晨却知道,暗地里,他不知为此流过多少泪。

    结果现在,从尹修月的口中,竟然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尹修空之所以修炼进展缓慢,原来是因为伍元道人在他身体里打入了一份功法?

    一份隐患极大,足以令尹修空这一生都活在悲剧中的功法!

    “你应该不知道吧”

    尹修月嘲弄地看着神情陷入哀伤中的剑晨,冷笑道:“以身练剑,伍元老贼本是为你准备的。”

    “我?”

    剑晨嘴巴张了张,一日之内,他所获知的信息量实在太过庞大,一时间只觉脑袋混乱无比。

    以身练剑,是为我准备的?

    本来我也会变得与他们一样?

    剑晨茫然地看着地上蜷曲无神的郭怒,一颗心慢慢往下沉着,越沉,越觉冰冷。

    他的爷爷,不仅纠合外人来灭了洛家,亲手杀了他的父母不说,原来将他带回剑冢收养的目的,却是想将他炼成一柄血腥暴虐的杀人之剑?

    怪不得

    剑晨自嘲一笑,怪不得,自己的名字中,是有一个剑字的,原来,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吧?

    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残忍之人?

    刹那间,他的气息开始变得狂躁,一丝丝雷霆电蛇自他周身上下逸散而出,虽然就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可就旁人看来,却像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人形雷球。

    只是一眨眼功夫,这份狂躁变得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往一个方向发展走火入魔!

    离剑晨最近的是安安,也是她第一个感受到剑晨突如其来的变化,而这份变化,她曾经在剑晨的身上感受过。

    当日在霸剑山庄,花承禄的一番话,也曾给剑晨带来了如此变化,这使得安安大为心惊。

    要是在这里,他又来一次当日那种走火入魔,以他目前宗师境界的修为,在场有谁还可制得住他。

    情急之下,她顾不得剑晨那逐渐肆虐开来的电蛇,一把握着他的手,娇吒道:“冷静,别听她胡说!”

    尹修月冷冷一笑,道:“我胡说?”

    她漠然地看了一眼雷霆大爆的剑晨,漠然道:“毕竟没有成为事实,你们就当我是胡说好了。”

    不否认,也不反驳,偏偏如此淡漠的话语,却更加叫人深信。

    剑晨的目中已然只有雷电!

    雷电的肆虐,将安安的手殛得白烟大冒,若不是她的功力大涨,光是这份无意识的电力,就得让她身受重伤。

    刻不容缓!

    安安猛一咬嘴唇,那只握着剑晨的手不仅没有放开,反而握得更加紧了几分,全身的功力运上咽喉,猛然大喝道:

    “或许伍元道人当初真是那么想的,可是,若傻子去练以身炼剑之法,根本不会如郭怒与尹修空这样!”

    时间紧迫,她这话说得既快且急,却又将每一个字都如重锤般打入剑晨耳中。

    雷电稍缓,剑晨茫然着,以极极微的幅度转着头,似乎在竭尽全力,想要看一看声音传来的方向。

    安安一见有效,面色虽缓,声音却仍急迫,并不给尹修月插话的机会,连喝道:“以身炼剑若是你来练,是可以完全练成的!”

    雷电再缓,剑晨的茫然终于有焦点,这话说得太过诡异,又是自安安的口中直震入他的心底,终于在即将走火入魔的最后关头醒转了几分神智。

    “你胡说!”

    尹修月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可惜为时已晚,这一声斥喝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却是将安安先前的话,又原封不动叫了回去。

    “我胡说吗?”

    安安忍着手上的殛痛,冲尹修月嘲弄似地笑笑,也以她的话还给了她。

    “傻子,你还真是个傻子!”

    她转头叹息着看向剑晨,摇头道:“你也不想想,为什么起初,伍元道人想要抢回剑冢的是尹修月。”

    “后来抢不到尹修月,才抢了她弟弟尹修空,而那以身炼剑的功夫,也没有传给你,而是给了他。”

    剑晨眼中的茫然还未完全褪去,可目光已经不再去看尹修月一眼,相比起她来,安安的话,自然更能令其相信。

    “为何?”

    他嘶哑着问道。

    安安撇了一眼尹修月,道:“不管是以身炼剑还是以身为炉,这两种功法,当年的尹修空太莫说修炼,便是连听也没听说过,对不对?”

    剑晨想了想,道:“对。”

    “但是她”安安指着面色变得难看起来的尹修月,沉声道:“她是知道的,如果我想得不错,伍元道人那里应该只有以身炼剑的法门,而以身为炉,即使是他,也只是听说过。”

    “所以,为了让你练成这脱胎于玄冥之三的功法,伍元道人才会不惜耗费心血,去江湖中若大海捞针一般去探寻尹修月的下落?”

    剑晨的视线,也随着安安的手,看向尹修月愤恨的面容,“是因为以身为炉?”

    他也非真正的傻子,安安这么一说,顿时便抓住了重点。

    “不错,当时伍元道人想找回剑冢的,应该就是懂得以身为炉法门的尹修月,因为只有她在剑冢,伍元道人才能放心地将以身炼剑的功法交给你。”

    安安深吸了一口气,接口道:“可是后来,伍元道人找回的是不懂功法的尹修空,所以这功法他便没有传给你,而是给了尹修空,因为他知道”

    说着这里,她看向尹修月的眼神里透露出一抹悲色,缓缓道:“因为他知道,作为尹修空的姐姐,她是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弟深陷迷失而无动于衷的。”

    “是,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亲生弟弟变成一柄无意识的剑,可惜,伍元老贼也算漏了一点。”

    尹修月清冷的眸子闭了起来,面上泛起一抹痛苦。

    “伍元道人算漏的一点是你,尹修月,其实并不能完整地施展出以身为炉之法!”

    安安叹了口气,对此表示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