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三十九章 以身为炉
    剑晨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当日尹修空在告诉他以身炼剑之法的由来时,虽然因为心智的改变而显得很平静,不过从中,他仍能感受得到尹修空那份身为尹家后人的骄傲。

    伍元道人为了骗他修炼如此自残心智的功法,竟然会想出这么荒诞的谎言来欺骗自己的弟子?

    想起尹修空现如今的模样,剑晨就是一阵心痛。

    突然问道:“你们刚才说,修空他需要玄冥之三,那是不是说,只要找到玄冥之三,就可以治好他?”

    尹修月冷笑了下,显然还余怒未消,倒是安安泯着嘴唇,迟疑道:

    “若我想得不错,尹修空需要玄冥诀的第三卷,不是因为此卷能够治好他,而是以身炼剑之法,本就脱胎于玄冥诀!”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剑晨与雷虎是面色大变,而除了尹修月外,顾墨尘与问傲天两人的反应却要小得多,看来早便知晓此事。

    只听尹修月道:“不错,以身炼剑总的来说,正是由玄冥诀改良而来。”

    她抬头看了看渐渐沉入黄昏的天际,面露感叹道:“尹家先祖欧焱烨大师实乃惊才绝艳之辈。”

    “千年前,他曾经得到过其中的一卷玄冥诀,如此功法,即便是一身醉心铸剑之术的先祖也难免心动。”

    摇了摇头,又叹息道:“不过可惜,玄冥诀早在千年前就已散落天下,先祖能够得到其中一卷已是不易,随后他费尽心血,却也得不到另外两卷。”

    “祖师爷得到的那一卷,就是玄冥之三?”

    剑晨试探问道。

    “是。”尹修月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方才说过,当世除了你洛家之人外,其他人并不能修炼完整的玄冥诀,先祖虽有大才,却也不能例外。”

    “可惜当时的他哪里明白其中关窍,闭关苦修了数年,这本玄冥之三,他却一直不得其法。”

    尹修月苦笑了下,又道:“现实如此,先祖自必耿耿于怀,不甘心之下,他竟凭着自身对剑道的一份精深理解,殚精竭虑,以玄冥之三上记载的功法为主,创造出了另外一本同样惊世绝伦的以身炼剑之法!”

    “不过可惜的是,此法虽然修炼起来进境甚快,更兼威力无穷,但到底先祖并不能真正修炼成功玄冥之三,所以在少了那份自身的感悟之下,以身炼剑之法,实有着大缺陷。”

    这缺陷是什么,她没说,可在场之人都见过郭怒的疯狂,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想起尹修空那时而转变的心性,剑晨黯然道:“既然祖师爷早已发觉此法的却憾,又为什么”

    “为什么会将缺陷如此之大的以身炼剑之法传给后人?”

    尹修月冷哼一声,接口道:“你未免太小瞧了先祖!”

    “以身炼剑虽然有着大缺陷,可先祖并未放弃,在日以继夜深研了十年之后,终于又被他从玄冥之三里,悟出了一门能够应对以身炼剑缺陷的法门,使之真真正正变得完美起来!”

    剑晨大惊,复又大喜,尹修月竟然说还有一门能够修复以身炼剑缺陷的法门,那岂不是说只要让尹修空与郭怒两人修炼此法门,就可将迷失的心智再度找回?

    情急之下,他却未注意到顾墨尘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的神色,连问道:“那此法现在何处?”

    尹修月冷看了他一眼,道:“此法不在何处,就在我这里,法门的名字叫做”

    她的目光厉刺向顾墨尘,直盯得后者神情苦涩无比,而在她身后的问傲天,那双眼睛里喷出的怒火,已然达到顶峰,随时都将爆发。

    “叫做以身为炉!”

    “以身为炉?”

    剑晨愣了愣,以身炼剑?以身为炉?

    光听名字,这两本功法似乎

    “这应该不是一个人可以练就的两门功法吧?”

    安安若有所思,替剑晨问出了心中所想。

    “不错。”

    尹修月应道:“先祖以铸剑入道,炼剑的先决条件之一,当然是要有一尊好的熔炉,以身炼剑有着大缺陷,在他想来,自是没有经过熔炉的锤炼所致。”

    “所以,先祖在苦心深研之后,又创出了这以身为炉之法,用以与以身炼剑相辅相成。”

    “那你是不是就可以”

    突然想到先前尹修月吸纳了郭怒的一身血气之事,剑晨大喜道:“你是修炼了这以身为炉之法对不对?”

    尹修月却漠然道:“千年太久,以身为炉之法在千年岁月里沉浮,早已遗失了大半真髓,我所会的,只有不足三分之一而已。”

    “那这”

    尹修月的话犹如一盆凉水当头泼下,剑晨面上的狂喜僵住,迟疑道:“能不能治好修空?”

    安安叹了口气,无奈道:“要是能,她还出现在这里干嘛?”

    尹修月道:“不错,所以我才想要找回玄冥之三,只有将我所会的法门,再对照玄冥之三上所述的功法,才有可能推演出以身为炉后面的功法。”

    她撇了剑晨一眼,道:“只有这样,我才有把握治好修空。”

    “可是我还有一事不明。”

    安安想了想,又对尹修月问道:“如果我记得不错,尹修空开始修炼以身炼剑之法,应是不久前的事情,这事情,早于你开始在傻子身上的谋划!”

    剑晨一愣,安安这问题问得很对。

    尹修月自称水月府主,将他丢进洛家后院的时候,尹修空应该还没有开始修炼才对。

    在那时尹修月就开始在谋划寻找玄冥之三的事情,可这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以她现如今在水月府的权力,就连府主都竟可假冒得,那么纠集人手,前往剑冢要人,岂不是更简单?

    谁曾想,这个问题却让尹修月的俏脸上陡然寒霜密布,她冷冷哼了一声,杀意凛然道:

    “你们未免将伍元老贼想得太简单了!”

    “当年他在发现我还有个弟弟时,第一时间做的,就是将以身炼剑的行功法门以无上玄功打入了修空体内。”

    她恨恨地看着剑晨,咬牙道:“不然你以为,修空为何苦修了五年之久,武功却仍平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