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抽丝剥茧
    “怎么,被我说中痛脚了?”

    安安微微一笑,很满意白衣少女的反应。

    剑晨被白衣少女的歪理呛得说不出话来,这只是剑晨而已,换作安安来,说不出话来的角色,立时互换。

    “让我想想啊”

    安安支起小脑袋,认真地想了想,笑道:“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呢,嗯,当时傻子身上有的,只是玄冥三卷其中的一卷。”

    “而你们因为某种原因,或者说是水月府的神通广大,竟然知道洛家旧宅里隐藏着另一本玄冥诀,也就是玄冥之二。”

    她看着白衣少女冷厉的目光,笑得越发灿烂起来,同样也伸手点了点后院方向,道:“你们的野心很大,冠绝天下的玄冥诀,若被其他人得到了其中一卷,恐怕都得心花怒放,恨不到闭关十年才好。再读中文网,更新最快。”

    “而你们却不,单一的一卷玄冥诀你们看不上,想要的,却是完整的三卷。”

    说到这里,安安面上的笑容忽然弱了许多,心下也微微有着一阵叹息,摇头道:“玄冥诀失传江湖多年,能够被人找到一卷已是不得了,要凑齐三卷何其艰难,然而凭着水月府的情报收集能力,或许你们从中,竟然找出了一个能够集齐三卷的方法。”

    白衣少女眼中的冷芒大盛,她的脚尖微微往前移了半寸,看来很不欲安安再继续说下去。

    而她却无法阻止,因为剑晨也在同一时间横侧了半个身位,将安安挡了一大半在身后,一身澎湃的气机牢牢将她锁定。

    安安笑了笑,对两人的小动作不以为然,续道:“当初傻子手持千锋横空出世,恐怕还没走出休宁镇,便被你们的人盯住了吧?”

    “后来他大展拳脚,先斗岭山七狼,后战白焰焰使,从那时起,他的身上有着玄冥诀之事,水月府大概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后来水月府才在他必经衡阳的路上,借发榜之虚,行劫他之实,因为你们知道,洛家后院中密室的开启机关极为复杂,傻子即使亲至洛家,也不一定会发现当中关窍,于是索性,你这个所谓水月府主便借发榜之机,直接将他丢进密室中。”

    她揉了揉眉心,整理了下思路才道:“之所以这么做,我想玄冥诀的第三卷若想找到,应该是必须先修炼好前两卷吧。”

    目光灼灼地盯向白衣少女,安安用肯定的语气向她问道。

    清冷的月华突然大盛,不是从天上,此时还是白昼,哪里会有月亮。

    月光来自于白衣少女,虽然闪耀的只是白光而已,可所有人却都有种错觉,这,就是月光!

    “怎么,被说中了想杀人灭口么?”

    安安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将整个身子缩在剑晨之后,笑道:“可惜,你打不过他。”

    又道:“你们原本的想法,是想借傻子的手,先将玄冥一二卷修炼成功,然后再由此,去寻找玄冥之三。”

    “可惜啊可惜”

    她大摇着头,竟然用一种同情的眼光望向白衣少女,道:“在原本的计划里,你们是想等傻子只差一步便能找到最后一郑玄冥诀的时候再行出手。”

    说着,她还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到那时,这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当然就会优先清除掉。”

    “哼!”

    白衣少女突然冷哼了一声,轻蔑道:“别说得这么信心十足,玄冥诀乃天下第一功法,你认为我们凭什么有这个自信,可以控制得住修炼了两卷玄冥诀的他?”

    “这其中的风险有多大,不用我说,现实就摆在面前。”

    她伸出手指,往剑晨身上虚点了点。

    “不错,关于这一点起初我也想不通。”

    安安点点头,肯定了她的说法,又道:“这中间的风险和不可控的因素实在太多,水月府能发展至今,自然不是白痴笨蛋,不会不明白其中关窍,可是你们也是没办法。”

    她叹了口气,续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玄冥诀的第一卷,你们水月府也是有的吧?”

    此言一出,白衣少女固然看不清面色,周遭如剑晨与雷虎等等,俱都神色大变。

    玄冥诀,这本是剑晨一直以来的一大依靠,原以为这世上除了他之外,就只有血盟那几个结拜兄弟在他的传授下,各自学了其中一卷。

    结果按安安的说法,玄冥诀的前两卷,水月府也有?

    “好像又说对了呢”

    安安笑笑,又揉了下眉心,道:“既然玄冥诀要练成前两卷才能得到第三卷的线索,那么已经有了前两卷的水月府,自然迫不及待地,就得修炼了。”

    “不过可惜,无论你们挑选多少天资不错的门人来修炼玄冥诀,到最后一定会发现一个问题。”

    她转过头去看看雷虎,看看顾墨尘,再看看若有所思的剑晨,笑道:“这个问题就是没人能同时修炼出前两卷!”

    “有人能够练成第一卷”

    她往后点了点昏迷中的郭传宗,“而有人,却只能修炼第二卷。”

    这一次,她往雷虎与顾墨尘的身上指了指,最后,才露出如花笑颜,手指最终落处,便在剑晨身上。

    “只有他,这个洛家最后的幸存之人,同时修炼了玄冥诀的前两卷!”

    “这就很奇怪了”

    安安摊了摊手,用夸张的语气道:“同样都是习武之人,为什么傻子就能修炼两卷,而你们,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却只能修出其中之一呢?”

    她这一言,让所有人都陷入沉思,毕竟是玄冥诀,在场都是习武之人,有谁又能真正地洒脱说一声,我不想修炼玄冥诀?

    “这个情况着实很诡异,不过,咱们也能从中找出一些不同的地方。”

    没有给人太过沉思的时间,安安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道:“原因就在他的身上,或者说,在整个洛家身上!”

    剑晨猛然抬头,洛家?

    他的心头突然一动,想起当日在剑冢上,之所以能破解出玄冥之秘,最重要的东西,却是那方镂空刻了一个“晨”字的玉佩。

    晨字玉佩助他破解了玄冥之一,后来又破解了玄冥之二,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初时剑晨也曾想过,那块玉佩可能是当时洛家为了隐藏玄冥诀的秘密而弄出来的保密手段,现在经安安这么一说,却又好像不是,难道说

    那晨字玉佩不是他父辈所刻,而是自古相传之物?

    能够修炼完整玄冥诀的,只有他洛家?

    这一章的完成时间是凌晨五点,呵呵呵,看样子是时候考虑一下工作与写作之间的平衡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