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赌!
    “吼!”

    气浪厉袭,只是前奏而已,锋锐的气劲立将雷虎的脸庞割破两道血口。

    面色一凝,雷虎陡然一声怒喝,双掌猛推,厚重的猛虎内力勃然而发,在身前布下重重刚烈气墙。

    从来只会一往无前进攻的雷虎,在青首鬼王的强势压迫下,不得已采取了自己并不拿手的防守。

    可惜,就连雷虎啸天拳都被青首鬼王一切而破,他这仓促布下的气墙又能如何?

    只一瞬,雷虎一双剑眉直直竖起,布下的气墙厚达三寸,而那气浪来袭,乘风破浪一般,毫不费力便切入两寸,看这势头,最后一寸也只在呼吸间即可破得。

    眼见得雷虎一副大好身躯便要如他啸天拳气劲一般被一切两段,血溅当场的局面就在当下,安安突然一声娇咤:

    “生生凝血丸!”

    如此关头,安安竟叫出了这么五个全然不相干的字,就连正处生死关头的雷虎也不仅为之一愕。

    然而,也正是这五个字,切破雷虎护体气墙的气浪,竟然像是见了鬼一般,猛然风向大变,几乎紧贴着雷虎狂推的双掌一飞冲天!

    呼!

    气浪去势急劲,只眨眼间便消失在高高的天空,旋即,原地风平浪静,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除了青首鬼王。

    他在突然出现在前院内后,虽然嘴上不说,但那傲然负手而立的身姿,已经充分表露出了对雷虎三人的不屑一顾。

    即使是在手握风雷时,他的双臂也只是微微前移了一分,随即又负于背后。

    可是现在,安安那风马牛不相及的五字,却令青首鬼王的五指大张着,身体前倾,右臂在身前高高往上仰起,就像是在与人对战,并出了全力。

    “你唬我?”

    青首鬼王缓缓收回手,嘶哑难听的声音直接刺入安安耳中,令她俏脸一白,身躯微晃了晃。

    “是不是唬你,可以试试呀!”

    安安竭力压制着体内陡然翻腾的气血,以极轻松的口吻笑道:“不过我可告诉你,以大笨虎的体质,一颗生生凝血丸下去,能够产生的气血可不是个小数!”

    雷虎愣怔,没有说话,安安手指却又一转,指向顾墨尘,后又指指自己,道:

    “我们三个的武功,包括郭传宗小弟弟在内,可都是在短时间内有着极大提升的,能够没有副作用的做到这一点,生生凝血丸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东西。”

    青首鬼王的一双厉目光芒如箭,随着安安的手指方向,突刺雷虎,又刺顾墨尘,令这两人通体一寒,没来由地,竟生出一种被人从外往内看了个通透的感觉。

    “你们都吃了生生凝血丸?”

    嘶哑难听的声音里有着极致的怀疑,青首鬼王的目光如电,终究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你可以试试。”

    安安轻笑了下,螓首微垂,仍是那般说着。

    空气,凝固到了极点,顾墨尘与雷虎两人谨慎地各自汇拢,将安安护在身后。

    若非如此,自青首鬼王身上传来那一波一波冰寒至极的鬼气,两人生怕功力最低的安安会抵受不住。

    就是他俩,周身上下也是寒毛大竖,几乎拼尽了全力,才不至于在青首鬼王面前颤抖不止。

    青首鬼王不清楚,可他两人却再明白不过,生生凝血丸,雷虎曾经听郭传宗他们提起,而顾墨尘却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不过,以青首鬼王与安安的对话来看,这丹药的作用,怕就是可令人的气血猛涨。

    吃?怎么可能吃过?

    以顾墨尘的机敏,当然立时明白到,这是安安在赌!

    赌的,就是青首鬼王不敢再将当场的血气提升到更加浓郁的程度。

    刚才两人联手,三百道中了鬼影重重迷药的死士死在这里,血气之强,直接令郭怒有着极强感应,甚至在身周凝结了一阵坚固厚重的血茧。

    这是青首鬼王所谓不想让郭怒死得太轻松而做下的布置,三百人,已是极致。

    所以,当他甩开剑晨赶来后,为了不令血气更强,便挥手散去了鬼影,由他亲自对阵雷虎三人。

    本来在他的计算下,就算是再杀了雷虎三人,仅仅只是三人而已,并不会对郭怒造成更大的影响,令他引发量变而来的质变。

    可安安的一句话,让青首鬼王的计划有了变化。

    生生凝血丸,这种东西,以青首鬼王的见识当然听说过,不仅听说过,对其的功效还极为熟悉。

    以雷虎的体魄,再加上他已达立派境界的修为,若真是服用过生生凝血丸的话,那他体内的气血之旺盛程度必然十分可怕。

    甚至可以用人型暴龙来称呼也不为过!

    往少了说,仅雷虎一人,若将他杀了,那奔涌的气血几可当得上五十人之多,而这,只不过是保守的估计。

    再加上同样境界不低的顾墨尘,仅这两人而已,有生生凝血丸之功,周身气血可当百人之数,这并不为过。

    安安正是看出了青首鬼王并不敢肆无忌惮增加过多的血气,这才在雷虎有难时突然喊了那一嗓子,赌的,就是如此。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青首鬼王果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收了手,雷虎躲过一劫。

    “罢了,老夫没时间与你玩心理战。”

    青首鬼王目光扫来扫去,突然嘶哑着开了口。

    “你们三个的命,记下。”

    他将手一甩,复又背在身后,脚步一迈,竟就那么一步一步往前行来。

    雷虎三人神精一紧,安安的面色更是变得有些难看。

    她赌的,是青首鬼王不敢在这个时候再杀人,可是,不杀却也有不杀的做法。

    青首鬼王的功力毕竟比三人高出太多,即使有着投鼠忌器的顾虑,但要毫发无伤地自三人的防守中穿过,却是全无问题的事情。

    安安在赌的另一件事,就是青首鬼王没有那么快反应过来,能拖一点时间算一点,最好能够拖到剑晨赶回,那么,合四人之力,对付青首鬼王,把握却要大得多。

    可惜,他的反应也是不慢,只是略怔了怔,那青衫鬼首的身形,已经越走越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