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恶毒迷药
    九道,不,十道!

    十道被郭传宗震散的鬼影振奋重来,二十只乌光闪烁的鬼爪厉向顾墨尘抓来。

    鬼爪而已,这些鬼影的功力显然与顾墨尘有着差距,可他却仍然有着震惊的诧异。

    为什么是十道?

    刚才他斩了十道,郭传宗带伤一式降龙掌又轰杀了一道,甚至刚才摸在门上的断手此时就掉在顾墨尘的脚下。

    也就是说,确实有十一个人死在了这里。

    那为什么,还是十道鬼影?

    鬼爪齐至,顾墨尘来不及再思量,缺月琉光闪耀着雪亮,刷刷刷!

    断臂乱飞,天下第一刀果不负其威名,只是一道刀光而已,却从不同角度,同一时间斩落二十只鬼手!

    “斩!”

    顾墨尘怒目暴睁,再度挥起一抹雪亮刀光,乌黑的缺月琉光上沾染血红点点,十颗戴着狰狞鬼面的头颅冲天而起。

    扑通!

    十个无头鬼影,终于没了飘忽之态,脖颈上碗口大的血洞鲜血狂飙,几乎在同时重重倒在地上。

    扑通扑通!

    十颗头颅晚了一瞬,也咕噜噜滚落一地。

    刷!

    可是,没等顾墨尘缓过一口气,又是十道鬼影突现,鬼爪厉张,竟又向他用力过猛来不及调整的身形疾抓而去。

    嗷!

    当空,山林虎啸,硕大威猛的虎头大张着血口从天而降,悍然落在顾墨尘身前,正好是那十道鬼影汇聚之处。

    轰!

    宛若天女散花,突厉而来的十道鬼影连半点防御之态也没做,猛虎怒砸于地,狂猛的气劲肆虐,十影暴退。

    半空中扬起十道血箭,暴退的鬼影似乎连落地也没有,身还在空中,便即被震碎心脉而亡。

    烟尘落下,魁梧的身躯半蹲着,缓缓挺立,正是终于赶到的雷虎。

    “小心!”

    顾墨尘回过一口气,目光撇处,突然大叫。

    与两人离着不远,安安正站在那里,不是她的轻功不如雷虎,而是雷虎啸天拳的气势威猛,顾墨尘能安然处之,可她却不能。

    所以在雷虎发威时,她只得先行停步,离那一拳砸下之地远了几步。

    气劲消散,她正要抬脚,却突感四处鬼气森森,令她背脊一寒,想也不想娇躯奋力前冲。

    十道,又是十道鬼影,在前十道倒在地上后,凭空出现,正好以半圆之形,将安安围在当中。

    雷虎与顾墨尘对上鬼影,可以如同砍瓜切菜,可差了一个大境界的安安却不行,鬼影再现,阴气森森的鬼爪就近便往安安身周各处抓来,森寒的鬼气令她陡然举步维坚。

    当当当当当当当!

    顾墨尘不止是高叫提醒而已,他的身形极快,转眼便赶在鬼爪落在安安身上时冲至,缺月琉光扫了半圈,与每只鬼爪相碰,撞出大蓬火花,好歹也将爪势震散。

    安安身上压力一松,连猛咬银牙,一鼓作气突出重围,正好被迎上前来的雷虎一把抓住,猛得往身后一甩,两只粗壮的虎臂打横,似虎,又似山,横亘在安安之前。

    无尽杀戮就此开始。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瞬,又或者是一年,反正在顾墨尘与雷虎的感觉中,已然麻木。

    地上黑色的尸体越来越多,他们早不知挥了多少拳,斩了多少刀,杀了多少人!

    前院小屋前,堆积的尸体渐渐如山,而血流,已然如河,即使以雷虎与顾墨尘的功力,也渐感吃不消。

    玄冥诀,这两人都是练不了第一层,却将第二层练得纯熟的人,也因此,在玄冥之攻的辅助下,招式威力等等自然暴涨,可却少了如郭传宗等人修炼了第一层那样,内力循环生生不息的特性。

    于是,在大杀特杀的同时,内力的消耗速度已然超出了恢复速度数倍不止。

    安安咬着嘴唇面色凝重,可震惊却在心底。

    雷虎两人杀得麻木,她却记得仔细,自三人冲回小屋到现在,实在连小半刻也没有,可那每十道一波的鬼影却源源不绝,这小半刻不到的时间里,竟然死了不下三百人。

    那鬼影,却仍源源不绝!

    “鬼影重重!”

    安安突然娇声大咤,俏目里有的,全是惊骇。

    “鬼影重重?”

    顾墨尘又斩了一刀,逼退三道鬼影,无奈道:“这是什么鬼阵法,名字倒很贴切。”

    “可以办法破?”说话的是雷虎,他连感叹的心思也没有,直接了当问道。

    末了,又轰了一拳。

    无论怎么杀,与他两人对战的,永远都是十道鬼影,直打得他烦闷暴躁,却也杀得略有手软。

    无论如何,这鬼影虽然来得蹊跷,但每一拳轰下,倒下的却是有血有肉,与常人无异的尸体。

    雷虎当年以鬼兵域之令牌,在江湖上四处诱杀鬼兵域中人,手上沾染的人命也是不少,可是,其总和加起来,也没有今日杀的人多。

    “鬼影重重”

    安安又咬了咬嘴唇,凝重道:“不是阵法,是迷药!”

    “迷药?”

    顾墨尘诧异着,抽空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什么迷药?”

    “可以让人功力大进,却迷失心智,只听命于施药之人的迷药!”

    安安双手十指绞在一起,掌心里冷汗浸了一层又一层,寒声道:“这药乍听与那炼制毒尸的秘法很相近,其实还要凶残许多。”

    “用来炼制毒尸的人,至少也要有些武功底子,这样炼制出来才可堪用,不至于承受不住猛涨的内力暴体而亡。”

    “可这鬼影重重,却不论是什么样人,即使是普通人也行,服了药,功力立时猛涨,成为施药人的死士,但却只能维持三日,三日之后,经断肉烂而亡!”

    安安一边解释,心头的惊惧越盛,鬼影重重,她只在一本古籍中见过,原本以为只是以讹传讹的流言,却不想,今日亲见!

    只要成功炼制出鬼影重重的人想,他完全可以不顾人命,打造出一支三日死士大军,攻城掠地,倒转江山,自都不在话下。

    “小心!”

    三人心头正在惊骇,突然听到大门外,剑晨焦急的大吼远远传来。

    “小丫头年纪不大,见识却不小。”

    紧跟着剑晨大吼的,还有青首鬼王那难听至极的嗓音,就在近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