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鬼影现
    不是残影!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剑晨猛然大惊!

    逐风剑上传来的,分明就是刺入血肉骨髓的触感,他也分明在顶着一个人疾速,甚至,对方胸口那温热的鲜血还有不少溅落到了自己的手上,身上。

    剑晨很肯定,如上种种不是虚幻,都是真实的!

    那么,为何声音,青首鬼王的声音,又会从身后传来?

    震惊莫名中,他抬头一看,入目,是那狰狞的鬼面。

    不,不对!

    双目陡然大睁。

    鬼面是鬼面,然而,却不是青首鬼王常年覆盖在脸上,剑晨曾经见过数次的鬼面!

    这是鬼兵?

    冲势顿止,青衫鬼首的身姿自逐风剑上滑出,瘫软无力地往后倒去,血,像是喷泉,从胸口上那恐怖的血洞上狂涌不停。

    他,是杀了人,可杀的,却不是青首鬼王!

    是什么时候?

    来不及细想,他猛然回头,惊见青首鬼王的背影已在洛家大门内!

    “站住!”

    转身,挺剑,身形疾冲,剑晨大喝一声,身躯拉成一抹长长的残影,影端银光凝聚,有着一往无前的锋锐。

    刷!

    岂料他身形刚动,与青首鬼王之间,突然又冒出十道同样青衫鬼首的身影。

    十道鬼影身形一幻,从排变为列,一个抵一个戴着钢爪的双掌平推,抵在剑晨逐风剑路上。

    仙人指路!

    这一剑仍是归一剑法,仙人指路最利突刺,也是他用得最熟的剑法之一,为了抢时间,下意识便施展了出来。

    噗噗噗!

    十个鬼影,逐风突来,锋锐无匹的利剑顿将第一个鬼影的双掌钢爪洞穿,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咔!

    到底只是归一剑法第一层的基础式,即便剑晨有着宗师修为,也在连突三人后,逐风剑尖停在第四个鬼影的钢爪前。

    一剑穿三人,剑晨几乎已与第一个鬼影面对面紧贴,前面是什么情况已然看不见。

    手腕一抖,欲将逐风剑自鬼影体内震出,却不想,这一震几乎无效。

    狰狞鬼面下,看不到鬼影的脸庞,可是三个被洞穿的鬼影却在同一时间紧紧绷直了身躯,在临死前,用肌肉,用骨头,将逐风剑紧锁在体内。

    “你先玩着,我去办点正事。”

    这一切电光石火,剑晨突来,鬼影现,而青首鬼王却也没有停着,他对身后的情况看也不看,抬脚便往院内走去。

    动作不快,速度却又极快,剑晨虽然一时视线受阻,但却从青首鬼王渐行渐远的声音里,感觉到了他快如鬼魅的行动!

    刷刷刷!

    串连成一连的鬼影之后,仿佛为了补缺,又有三道影子凭空出现,一个接一个,俱都抵在前人背后,这是要用命,来阻挡剑晨的追击。

    “小心!”

    一时脱身不得,剑晨情急之下连忙提气高喊,提醒先行赶回查看的顾墨尘等人。

    砰!

    砰!

    砰!

    前院屋门前,雷虎转瞬连出三拳,虽然不如雷虎啸天拳之威猛,可这三拳之下,也有六道身影倒飞。

    然而他也趁着这空当,略微喘息了一下。

    “哪里冒出来这么多鬼崽子!”

    缓过一口气,雷虎愤而怒骂。

    刷刷!

    回答他的,只有两道瞬间闪亮的刀光。

    顾墨尘的额头也已见汗,他没有回答雷虎,不是为了斗气,而是想节省每一分体力,用于应对眼前的场面。

    安安没有出手,被雷虎和顾墨尘护在身后,紧咬着嘴唇,对眼前的情况若有所思。

    小屋前,也有十道鬼影,不同于剑晨所遇上的,这些鬼影尽皆黑衣鬼面,与先前突然冒出大开杀戒,屠戮了断剑联盟百余人的那些一致。

    刚才郭怒的一声狂嚎,顾墨尘心系兄弟安危,想也不想就窜将进来,好在他来得快,疾驰间已惊见有十道黑漆漆的鬼影直逼小屋而去。

    天下第一快刀又得了玄冥诀之助,功力大涨的顾墨尘运起全力,缺月琉光豁开巨大的月牙,横腰一扫,十道鬼影顿时一分为二,变成了二十道。

    可是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原地里突然又冒出十道鬼影。

    这令他心下大惊。

    先前那一斩,并非落在虚处,空气中爆开的血花不是假的,摔落在地上的残尸也不是假的,可就是在这尸体与鲜血上,又冒了出来十道鬼影。

    看也不看他一眼,十影飘忽疾速着,眼看再有一步就得窜入屋内。

    顾墨尘顿时大急,为了刚才那一刀,他全力之下不得不有着停顿,此时再想追赶,他身法虽快,却也追之不上。

    他尚且如此,本就落在后面,身法还不如他的雷虎与安安,就更加望尘莫及。

    屋里有情况不明的郭怒,还有重伤未愈的郭传宗与问傲天两人,若被这十道鬼影冲将进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顾墨尘心中焦急,却无法可想,然而正当他亡羊补牢,发力狂追时,那小屋内,又有着变化。

    十道鬼影其中之一的手掌已然摸在门上,只要轻轻一吐劲力,那早已腐朽的木门便得四分五裂。

    可是他终究没有来得及发力,因为

    门,先他一步,碎了!

    不止是碎了,从门内,更有一颗狰狞龙头咆哮扑来。

    只一口,那抢先一步的鬼影便被淹没在猛然扑出的金光巨龙里,在他其后,另外九道鬼影也在这咆哮巨龙的大口下不得寸进,被一轰,分散九处。

    龙头咆哮,只维持了一息,在轰散九影,吞噬一影之后,后劲明显不足,金光大淡,龙身突然崩塌。

    这一息却已足够,虽然只杀了一影,好歹却令顾墨尘赶到,身形一扭,阻挡在门前。

    屋内,郭传宗半坐在地,嘴角处有血汨汨而下,他颤抖的双掌平举着,先前那金龙不用说,正是他所出。

    只是这一掌之后,休养了十日的身体顿时牵动了伤势,跌坐在地上,嘴唇发乌,就这么平举着双臂,仰天便倒。

    问傲天一个箭步抢上,左手扶住郭传宗,不令他再有何损伤,低着头,挤出四字:

    “郭怒,还好。”

    这四字令顾墨尘心下稍安,可眼前的情况,却又令他眉头大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