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洞穿
    箭!

    雷虎在侧倒吸口冷气,这箭,他已见过剑晨施展不止一次,每一次带给他的,俱都是那威力无匹的震憾。

    而这一次,他的震憾却来自于对面。

    本是箭下猎物的对面,从来对归心似箭惊惧不已的对面,终于等来了一位强有力的对手。

    同样的归心似箭,自不同的人手里施展而出,并且青首鬼王所用的,不是弓,而是他的手!

    呲!

    没有弓弦,但并不防碍青首鬼王出箭,他后仰的身躯猛然一弹,像是射标枪一般,将那道恐怖至极的黑芒直往剑晨处射去。

    只一瞬,便到身前。

    与剑晨所射别无二致!

    寒毛瞬间乍起,这是剑晨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归心似箭的恐怖威能。

    没有任何犹豫,或者说,只是身体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他手中的箭,也在这时猛然而发。

    轰!

    两道同样的归心似箭在他身前爆裂,箭与箭,两股极致旋转,但却方向相反的力道碾压在一起。

    然后,抵消。

    两只箭,不仅外观一样,就连力道竟也分毫不差,在轰然巨响后,同时开始了慢慢衰减,最后,却同时消失。

    一阵轻风吹过,吹动了剑晨的衣衫,也将他的眼眸吹得微眯了起来,对面,青首鬼王的身形傲然而立,这是第一个,在他归心似箭下保持从容淡定的人。

    体内,一阵阵空虚的感觉传来,今日他已连出四箭,每一箭出,都是全身莲心所聚,若非玄冥诀之利,早力竭不支。

    可空虚的感觉,却还抵不上青首鬼王带给他的震惊。

    青首鬼王是会玄冥诀的,这一点他知道,可青首鬼王的玄冥诀并不完全,至多,也与雷虎等人一般,只是修炼了其中一层而已。

    可在刚刚那两箭相撞的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自青首鬼王那边投来的箭上,旋转与吸扯之力,并不比他弱!

    “很惊讶吗?”

    青首鬼王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他挥了挥右手,笑道:“不用太惊讶,因为你刚刚感受到的,全是你自己的,我只是送回给了你而已。”

    “对了!”

    他见剑晨正要开口,突然又续道:“说话么,不想有那么多人听到。”

    “呃!”

    “啊!”

    话音未落,陡然附近惨叫不断。

    剑晨四人骇然转头,却见周遭断剑联盟的人倒了一地,并且,还在接连不断地倒下。

    血,流了一地。

    青首鬼王没有动,可他一句话说完,周遭尚余的断剑联盟,尚还在那两道黑箭互撞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生命却嘎然而止。

    每一个倒下的断剑联盟身边,都有一道黑色的影子。

    同样面上罩着狰狞鬼面的影子。

    鬼兵!

    虽然头一次见到这些黑影,可剑晨等人却在第一时间,脑海中俱都浮现出这两字。

    鬼兵域的由来,便在于此吗?

    “很好,现在很清静。”

    青首鬼王满意地点点头,仍然没有动作,可那些突然出现的鬼兵,却又突然消失,洛家门前,还能站着说话的,便只剩五人。

    另外,还有

    “吼!”

    “出来,你们都给我出来!”

    门内,有愤怒暴虐的嚎叫陡然传来,这令剑晨等人的面色陡然大变。

    “不好!”

    顾墨尘首先大叫,紧接着,他的人已消失在原地。

    里面的声音自然是郭怒!

    青首鬼王一声令下,当场立即血流成河,上百人的血气弥漫,已足以唤醒郭怒的暴虐。

    小屋里除了郭怒之外,只有伤势未愈的郭传宗与问傲天,若郭怒受血气所激,冲破施加在他身上的桎梏,其后果

    雷虎犹豫了下,前有青首鬼王,后有郭怒,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留在哪边。

    却听剑晨突然道:“你们都过去,这里交给我。”

    “你一个人”

    雷虎还有些犹豫,以刚才那两箭来看,现下这两人的功力似乎已在伯仲之间,可他却没忘,青首鬼王的身后,还有着那突然来去的鬼面影子!

    “回去吧,他的目标是郭怒,不容有失!”

    安安却猛一拉雷虎,面色突然焦急。

    剑晨曾与她说过,青首鬼王与郭怒有仇,消失多日,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只怕为的不是剑晨,而是郭怒!

    刚才举手间灭杀断剑联盟中人,说不定只是为了试探出郭怒所在!

    雷虎一愣,连忙随着安安往回赶,若只顾墨尘一人,面对那神出鬼没的鬼影,不知是否能够应对。

    当场,便只余剑晨与青首鬼王两人。

    “不管你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只想知道一件事。”

    银月撕天缓缓收起,归心似箭对青首鬼王无效,可这并不代表着,剑晨愿意轻松放过此人。

    “知道什么?你爹的下落吗?”

    青首鬼头歪了歪脑袋,淡笑着回道。

    噼啪!

    雷霆震天,剑晨的周身上下,突然爆发开密密麻麻的电蛇,此刻的他,威如九天雷神。

    爹!

    在青首鬼王的口中,他又一次确认了那玉寒石中人的身份,果然,就是他爹?

    “他在哪里?”

    紧咬着牙,尽管有着努力的压制,可他仍不能控制住体内陡然狂暴不堪的雷电之力,一缕一缕的电芒轰然狂涌,几乎要将他的丹田抽空。

    “他么?”

    青首鬼王笑笑,勾了勾手指,道:“用郭怒来换!”

    “换?”

    雷霆之中,剑晨竟也笑笑,陡然面色扭曲狰狞,暴吼道:“用你的命来换!”

    刷!

    扭曲的面目仍在原地,可青首鬼王却感觉,一股极之锋锐的气劲直袭他胸膛!

    银光一抹,划破了天地!

    逐风!

    归一剑法,万剑归一!

    没有蓄势,没有剑意,雷霆之中,只有那一剑!

    噗!

    没有丝毫意外,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剑出,青首鬼王根本连动也没动,逐风剑,已然贯穿了他的胸口。

    前进后出,逐风剑那薄如蝉翼的剑尖,从青首鬼王的后背绽放起夺目的银芒。

    “真是,好怀念的剑法呢。”

    去势不止,剑晨就那么抵着青首鬼王的身躯往前狂奔,然而身后,青首鬼王的感叹却骤然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