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二十三章 霸道的舌战
    安安轻松了一口气。

    归心似箭之后,局面下往她想要的方面发展。

    雷霆一击,打服!

    这是她对剑晨提出的建议,事实表明,剑晨执行得相当彻底。

    眼下这些人神情中表露出来的反应,已经不是打服那么简单,分明是……

    打怕!

    怕了!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堂堂崆峒派掌门游弘致在内,神色间有的,只有惊惧。

    震惊剑晨那一箭的威力无匹,更恐惧剑晨那双目中的冰寒冷血。

    这个时候,就该她出场了吧。

    安安松开那口气之后,又深深吸了一口气,迈步上前。

    精致的玉手搭在剑晨的手上,她的目光却是在看着游弘致。

    所以,现在该她出面了。

    “游掌门是吧?”

    安安努力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冲游弘致微微一笑,道:“你看到了,咱们是有杀光你们的实力的。”

    这话若放在平时,早被在场断剑联盟中人狂喷口水,可是现在,她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而游弘致等人目光呆滞着,也听得理所当然。

    咱们?

    你还真是谦虚!

    有不少人,嘴角已经泛着苦笑。

    只是剑晨一个人,一支箭好吗,就这,我们这些人都挡不了,又何谈咱们?

    “但是我们不杀,因为没有杀人的必要!”

    安安见四下全无反应,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

    顿时又有更多的人泛起苦笑,原来,自己的性命在别人的眼里,只是没有杀的必要才能继续活下去吗?

    目光更往血迹斑斑的地上扫着,只出了一箭而已,就杀了十余人,这也叫“我们不杀”?

    “十日前,以上千断剑联盟的人丧命洛家门前,这是事实。”

    旋即,安安收起笑容,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不过这个事实不论你们信与不信,不是我们干的,要报仇,你们找错了人。”

    “不是你们干的,还有谁?”

    四下里终于有了反应,有胆子粗壮些的弟子一时没忍住,自人群里陡然发问。

    哗啦一下,声音响起的地方瞬间清空一片,四周十来个离得近的,突然之间像是躲避瘟神般弹了个老远。

    原地只余一五大三粗的汉子愕然而立。

    他大吃了一惊,连忙把头一埋,也要往旁边躲,却听安安笑道:

    “问得好!”

    “不过……”

    她的另一只手虚点了点剑晨仍未收回的归心似箭,“有解释的必要吗?”。

    所有人愕然,就连那五大三粗的汉子,躲避的动作也陡然一僵。

    是啊,有解释的必要吗?

    剑晨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们这些人,包括崆峒派掌门,断剑联盟现下修为最高的人在内,都只能是任人鱼肉而已。

    解释什么呢?

    如果十日前的惨案真是剑晨等人做的,一千人都杀了,会怕他们这一百人吗?

    屠了千人,不敢承认,在他们这百余人面前费尽口舌解释人不是我杀的?

    就在刚才,剑晨可是还亲口承认,蜀山剑派的莫风寒是他杀的。

    一个举手间就能让他们全成箭也亡魂的人,会有耐性向他们交代什么?

    在场这些人一个个低下头去,安安没有解释,只是很霸道地说出了一个事实而已,可这偏偏却让他们有着动摇。

    难道……真是另有隐情不成?

    断剑联盟在疑惑着,却不想安安的心里也是一声叹息。

    她何曾不想将事情的始末解释得清清楚楚,替剑晨洗刷这份背负了许久的不白之冤,不光是十日前,还有之前,再之前,所有不是剑晨所杀,却生生记在了他头上的事实。

    可是她解释不了。

    远的不说,就说白震天,安安在心中只是略微换位思考,就知道当日白震天离去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派人对外宣布自己的死讯。

    白焰剑派白震天,率断剑联盟阵亡于洛家一役!

    这是肯定的,白震天在做下如此布置之后,不可能没有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他的后路,就是死。

    那么,安安要如何向这些人解释呢?

    告诉他们,其实这一切,之前那上千人,都是一个死人布置的阴谋吗?

    如此说辞,还不如不说,带给人的心神动摇更加大!

    “最后再说一句,人不是我们杀的,所以,对于杀你们,我们也没有兴趣。”

    安安将脑海中的杂念摒除,趁热打铁道:“那么,我很客气的请你们离开,否则……”

    她笑笑,丝毫不顾及银月撕天上那惊天黑芒,拍拍剑晨手臂,道:“我这位朋友的手,可是有些僵了。”

    话音落下,游弘致也同时松下了一口气。

    他差点已经在生命与脸面之间选择了前者,安安却在这时,给了他一个莫大的台阶下,如若不抓住,简直枉做了这么久的掌门。

    “好,这位姑娘的话很有道理,老夫也觉此事定有蹊跷……”

    这么说着,他的老脸也是禁不住一阵发烫,背后数道鄙夷的目光直刺的他如芒在背。

    可是为了命,他不得不继续道:“那么,就待查明此事之后,崆峒派再来讨教,告辞!”

    语速骤然加快,即使是他,也再无脸面留在这里,急急拱了拱手,转身便往后走。

    大手一挥,招呼着余下的数名崆峒派弟子,草草收拾了下丧命弟子的残躯,走的惶急,全不似蜀山七剑那般昂首挺胸。

    安安心中一定,对余下面露迟疑的人笑道:“那你们呢?”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的动摇因为游弘致的先行离去而变得更加剧烈,走,既然有人带头,走又有何不可,留在这里,等死么?

    于是,第一个,第二个,走的人越来越多。

    剑晨身前,那撕扯着空气的恐怖黑芒也在顺着走的人越来越多,而变得越来越微弱,即使是他,长久保持归心似箭的状态,也感到一阵深深的疲累。

    好在,这疲累倒也不是白费。

    一场大战,就在剑晨与安安一个突施雷霆手段,一个晓之以理之下,眼看就要消弥于无形。

    然而偏偏,事不于愿违。

    “真是,一群屠夫!”

    远处,蜀山七剑与游弘致等人离去的方向,有人极尽轻蔑地说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