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目的于此
    “只听命于你爷爷?”

    剑晨陡然双目圆睁,安安的爷爷是谁,他当然再清楚不过。

    “不能再等了,现在就走!”

    他猛一咬牙,斩钉截铁地道。

    “不行!”

    泪眼朦胧的安安却坚决反对,道:“现下好不容易有些眉目,怎么能一走了之!”

    “可是,你爹爹……”

    剑晨急切道。

    他的仇现下已经有些眉目,在洛家留下痕迹的门派如此之多,大不了以后再慢慢一个一个找上门去,可安伯天现下的情况却显得更加危急。

    “他……暂时会没事,何况小郭弟弟现在也……”

    安安打断道。

    “我没事了,可以走。”

    一个接一个,安安的话又被郭传宗打断。

    众人回头一看,却见郭传宗不知何时已经颤颤巍巍自床上翻身而下,双腿颤抖着,咬牙说道。

    “你们……”

    安安好不容易强行忍住的泪花又再泛滥,哽咽了好半晌,无奈苦笑道:“真是傻瓜……”

    “那句做事要有分寸,你们以为的是什么意思?”

    剑晨愕然,什么意思?

    “就是明面上的意思啊,安禄山他……拿你爹爹的性命来威胁你!”

    “这么说也没错……”

    安安苦笑一下,道:“不过那句有分寸,恰恰相反,正要想要咱们留在这里。”

    见众人俱都一脸茫然,安安又解释道:“如果我想得不错,现在外面当断剑联盟与蜀山剑派的人到来时,那些驻守了十日的衡阳官兵当然会退却。”

    “为什么?”

    雷虎愣了一下,差点就想转身去门外看看。

    “因为他啊!”

    安安抬手一指郭怒,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之前白震天汇聚断剑联盟是一千人,而后来堵在门口的衡阳官兵,粗略一数,怕也有千人之数。”

    “若我想得没错,郭帮主现下那以身炼剑之法,熔铸血气的极限,该就是一千之数!”

    “你的意思是说……”

    剑晨心头一动,隐隐明白了安安的意思。

    “对。”

    安安轻轻点着头,道:“那么接下来陆续赶到衡阳的剑门中人,也应该会被有心人刻意控制在千人之内才对。”

    “也就是说,为了保证郭帮主在施展以身炼剑之法的时候,同一时间吸纳的血气不会多到超出他的极限,当断剑联盟有人来时,那些衡阳官兵就必须要退!”

    剑晨的神情阴沉下来,猛然一掌拍在桌上,愤慨道:“好恶毒的心思!”

    说到这里,他已经明白了安安的意思。

    十日前,断剑联盟有千人丧命于此,可惜这千人之死,因为计划外出现的剑晨等人,还有对白震天克制极大的顾墨尘两兄弟的原因,并未让郭怒,或者说白震天,达到既定的目的。

    于是,安禄山便以某种手段,强派衡阳官府出兵,又填了一千人来。

    可惜这一千人,剑晨他们并没去杀。

    不过这也没什么,杀了自然是好,可以令郭怒再一次疯狂,然而上千官兵殒命到底不是一件小事,对于大唐朝廷的震动即使是安禄山,怕也没那么容易抹除。

    所以这是不得已的后手而已,也正因为不想真的死去那么多的官兵,这才又派了隐魂前来对郭怒动了手脚。

    当时重伤的人包括郭怒在内有三个,无论他是伤了郭传宗也好,问傲天也罢,抑或被人阻止伤了自己,这都会成为剑晨等人投鼠忌器,不敢全力突围的筹码。

    于是这些官兵的作用,倒有大部分是为了阻止剑晨等人安然离去,而就算郭怒失手,杀了其中一人,也能惹得剑晨暴怒,进而失去理智下对外面的官兵大肆屠戮。

    这样一来,好歹也算达成了目的。

    可以说,这十日来,千人无恙,于安禄山来说,必定是又失落,又松了一口大气,不用在此时面对上朝廷方面的压力。

    而现在断剑联盟的人来了,这些江湖中人无论正邪,其实于大唐朝廷来说,都是不可控的****而已,就算再死上千人,也远不如隶属朝堂的官兵之死来得震惊。

    可是断剑联盟现在来的人还不够多,远远达不到千人之数,而衡阳官兵却在此时退兵,想来,大概是安禄山与衡阳刺史达成了某种协议,衡阳官兵,只能为他借调十日。

    于是这里便出现了一道真空期,官兵退走,断剑联盟立足不稳!

    若剑晨等人想走,现下实在是最好的时机,只是不足百人而已,就算这百人的武功比之衡阳官兵来说要高出不少,不过凭借剑晨现下宗师境界的修为,想要杀出一条血路也不是难事。

    百人的血气,可以令郭怒眼红,但却不会令其疯狂,这,并非安禄山,抑或白震天想要的。

    “所以你们明白了吧?”

    安安苦笑道:“隐魂这人,我也是隐约听爹爹提起过而已,据说此人的隐匿功夫已达化境,只要他愿意,便能在任何人的眼皮子底下潜藏无迹,包括宗师高手!”

    “可是他还是被你发现了。”

    顾墨尘笑笑,可面上哪有笑意,神情里一多半,倒是不服气。

    当日郭怒的突然发难,他是第一个冲进屋内的,可别说是人,就连影子,也没有察觉到,说不定当时,隐魂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冲出房门,而同样以速度见长的顾墨尘,却并未发觉。

    “不错,在这里,我的修为是最低的。”

    安安环视四周,叹息道:“可偏偏你们都没发觉隐魂的存在,我却发觉了,这只能说明……”

    “他是故意让我发现的!”

    剑晨咬牙道:“他故意露出行踪,就是不想让我们走?”

    “是!”

    安安道:“我们若要走,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所以隐魂露面了,为的,就是要我们留下,至少在断剑联盟千人到来前,留下!”

    “杀人么?”

    剑晨往后看去,目光仿佛透过房门,看到街道上越来越多赶来的断剑联盟中人。

    “白震天……倒是找了颗好大树!”

    极致的愤怒下,他的骨节,已然握得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