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一十二章 以静制静
    “不行!”

    “不行!”

    雷虎的话,遭来剑晨与安安异口同声的否决。

    “其实……我也是觉得不行的。”

    顾墨尘在后面弱弱地举了举手,表示了赞同。

    “为什么?”

    雷虎不解道:“难道咱们就这么被这些虾兵蟹将困死在这里?”

    “还是说,你们怕得罪官府不成?”

    “大哥稍安……”剑晨冲他摆了摆手,道:“这些人围而不攻,明知拦不住咱们而不退,这其中定有着别样的目的。”

    “你是说……”

    雷虎目光闪烁,仿佛有些了解了剑晨的想法。

    “大笨虎,你也不想想,就算外面没有这些官兵在,难道咱们现在就能走了吗?”。

    安安冲他做个鬼脸,指了指郭传宗,向他问道》无&gt;错》小说。

    雷虎默然。

    安安说得没错,因为郭传宗意料之外的命悬一线,即使洛家外面没有人包围,他们恐怕也只有在洛家再呆上十天半月。

    “照这么说来……”

    雷虎把眼一瞪,突然回过味来。

    “对嘛,你这脑袋真是……”

    顾墨尘笑嘻嘻道:“外面那些人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恐怕有些人就正在等得你去杀他们呢!”

    “哼!”

    雷虎瞪了他一眼,郁闷得去对付桌上的包子,不再说话。

    既然拦不住,仍然要拦,既然明知他们不会走,却还是在外面布下包围,这不是明摆着,就想等着他们去杀?

    “安安你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剑晨皱眉思索一阵,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由向安安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

    安安犹豫着看了剑晨一眼,还是说道:“洛家十几年前被灭门,如今又有千人丧于此,早已成凶煞之地,如果可以,最好不要再在此处多造杀孽。”

    剑晨沉默点头,没有因为那一句凶煞之地而神色有所变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还处于昏迷中的郭怒。

    血气、凶气,这些是郭怒修炼以身炼剑之法想要的,也是白震天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如今千人已丧,外面却又来千人,无论如何,他也不想再有人死在这里,凭添血腥。

    天知道,那会带来怎样的变数。

    “如此说来,咱们就这么干坐着,什么也不干?”

    雷虎大嚼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嘴里忍不住含糊不清地问道。

    “先就这么坐着吧。”

    剑晨轻呼了一口气,也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个包子咬了一口,无奈道:“等上半月,外面有动静的话,正好看看背后那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若无动静,半月之后,小郭的伤势好了一些,咱们再冲出去便是。”

    他还有一事埋在心里。

    刚才那持盾之人开口说话时,安安与顾墨尘还没在门口,所以并未听见。

    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想起那有着刻意改变的口音到底是谁,不过……那股熟悉的感觉,却始终让他的心思往雄武城三个字上靠。

    总感觉那人……是出自雄武城!

    ————————————————

    如此一晃,十天已过。

    十天来,洛家内外的情况并无变化。

    围困在洛家外的官兵仍然在此,并且有增无减,许是从衡阳附近城池又调集来了不少,现下已然里三层外三层,将洛家围得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甚至在大门外,郭怒轰出的那条废墟之路都被清理了出来,沿途竟安扎着数量不菲的帐蓬,大有一副长住于此的模样。

    雷虎仍然隔着一两日便出去一趟。

    除了采买众人吃喝之物外,做的最多的,倒是寻衅滋事,一来一回,总要找找那群官兵的麻烦。

    每一次总弄得好一阵鸡飞狗跳,甚至还又与那持鬼头巨盾之人打过数场。

    虽然那人的武功比之雷虎来要弱上一筹,但在周围大量官兵的帮手下,总也能堪堪抵住雷虎,不令他再造成更大的破坏。

    雷虎如此,而顾墨尘倒成了大夫,照料三个重伤之人的任务就落在他头上,每日里忙得是焦头烂额。

    而剑晨与安安……

    “傻子你看!”

    安安指着洛家残破的墙壁上某处,指给剑晨看。

    “这里,是冼剑门独有的招式——浣花冼剑!”

    剑晨遁着她的手指看去,果见墙壁上一道陈旧至极的剑痕,用手一摸,将其上的灰尘抹去,落入眼前的,却是道蜿蜒如花的剑印。

    “还有这里!”

    安安俏目一亮,又指着另一处剑痕,向剑晨说道:“这是崆峒派的阴阳惊神剑所留!”

    剑晨随之一望,又见那安安手指之处,一道剑痕竟分了深浅,浅的那道有着淡淡的白印,而深的那道却有着浓重的黑。

    “这么说来……”

    剑晨皱着眉头,道:“鬼兵域所杀的剑门中人,每一个,都在洛家留下了剑痕,也就是说……”

    “他们,都曾经参与了灭杀洛家之事?”

    “应该就是如此了。”

    安安点了点头,沉吟道:“近一年来,剑门中人遭受了两次惨重的打击,第一次是鬼兵域所为,那是有目的性的针对,也由此引发了断剑联盟的成立,并将一切的矛头指向了你。”

    “可是当日断剑联盟上山,伍元道人又将所有责任都览了过来,甚至最后身死……”

    提及伍元道人,安安不由小心看了剑晨一眼,见他神色无甚变化,才竖起一根手指道:“这是一个疑点,既然鬼兵域之前的作为,摆明是想将滥杀之事嫁祸到你的身上,可为何当事情闹大时,身为鬼兵域之主的伍元道人,会站出来一力承担?”

    剑晨沉默了会,道:“青首鬼王?”

    “不错。”

    安安点头道:“唯一的解释,当时的鬼兵域便已经分裂成了两派,在暗中引导祸水东引的人,便是青首鬼王。”

    “更是因为此人,靳冲为了替伍元道人报仇,引发了第二轮针对天下剑门的报复。”

    “甚至心智已然扭曲的靳冲为了多杀几个人,不惜将这份祸水再度往你身上引,让你顶在明面上,而他就在暗地中继续杀戮。”

    剑晨揉了揉眉心,皱眉道:“恐怕这也正是青首鬼王想要的吧?”

    “我现在只想知道的是,为何当日会有如此多剑门之人汇聚洛家,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