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暗影
    洛家门外。

    成百上千全副武装的官兵围困于此。

    不光是这里,前门、后巷,只要是洛家范围内,便可见兵卒。

    前门。

    那国字脸威凌四射的王将军已从马上跃下,一身重盔举手投足间铿锵有声。

    “人都走了,你还举着盾干嘛?”

    他轻蔑地看了眼藏于盾后的人,语气中颇有不屑。

    行军打仗讲究的是个勇字,对于这种死守于盾牌后的士兵,作将军的当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却是不知,若非此人,他早已作了雷虎的俘虏,又哪里还有闲暇嘲讽别人。

    盾后那人并不理会他的嘲弄,鬼头盾牌仍然高举着,只淡淡地说道:

    “王将军,我可不归你管,你只要作好你自己的事即可。”

    他正说着,突然却见王将军的身后现出一抹极淡的影子。

    顿时目光一凝,正好一句话说完,双手重重往地上一跺!

    砰!

    重怕不有千斤的鬼头巨盾被他直直插在地上,厚重的青石板上顿时裂缝无数,也将王将军正要继续讥讽的话语生生砸断。

    “你!”

    王将军把眼一瞪,满以为这是在向他示威,怒道:“本将到底还是衡阳一城之首”

    “守好了,我去去就来。”

    却不想,他话才一半,那持盾之人淡淡地嘱咐一声,竟然追随着那无人察觉的影子大踏步而去。

    直令王将军僵在当场,气得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却说那持鬼头巨盾之人,能使盾与雷虎打个平手,也是个身材高大威猛的汉子,虽然见他轻功只是寻常,但大踏步奔跑起来,速度倒也不慢,只是片刻,便追随着那道影子脱离了王将军的视线范围。

    又跑了小半个时辰,那道影子飘飘忽忽,竟从衡阳西门直接掠了出去。

    持盾汉子毫不犹豫,也紧跟着冲出城门,紧跟在后,一头扎进城门外茂密的灌木丛中。

    踏。

    身形顿止。

    那大汉左右一扫,身在密林中,四下已无人迹,便叫道:

    “行了吧?这劳什子的灌木,扎得洒家浑身难受!”

    啪!

    猝不及防,他还正叫着,顿觉眼前金星直冒,却被人重重扇了一巴掌,力道之重,以他的壮硕身躯也是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叫你改换口音,你当我是说笑么?”

    灌木林里,一声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竟缓缓浮现出一个瘦高的黑衣中年人来。

    这一耳光扇得极狠,壮硕汉子手捂着半边脸,也见肿了个老高。

    可他竟并未发作,捂着火辣辣的半张脸沉默了会,声音再度变得低沉沙哑起来:

    “我,知道了”

    “行了,以后注意!”

    瘦高黑衣人不耐烦地摆着手,说道:“我看那姓王的不堪大用,必要时”

    怎么样,他没说,手却在脖子上狠狠划了一记。

    “是!”

    壮硕汉子连忙拱手应是,犹豫了下,又道:“大人,如今衡阳城的守军已经全部安排到了洛家外围,可是”

    黑衣中年人冷笑道:“可是,你认为凭这些人,根本拦不住剑晨他们?”

    他在说着这话时,手里一直无意识地摆弄着一根细长银白之物,壮硕汉子定睛一看,却是根极细的银针。

    “是,不说剑晨,单就雷虎那厮,属下与之比起来,尚还差了半筹,若他们强行要走”

    “郭传宗现在动不了了,没有十天半月,根本无法移动。”

    黑衣中年人把玩着银针,自顾自地淡淡说道。

    壮硕汉子猛然抬起头,脸上的震惊怎么也无法掩饰,看着黑衣中年人,半晌作声不得。

    “其他的事你别管,只要记住,这十天半月里,剑晨是不可能丢下郭传宗自己走了的,所以,你给我守好了,半步不许离开!”

    黑衣中年人的语气极淡,当中却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气魄。

    “是!”

    壮硕汉子身躯一颤,连忙应命,随即又迟疑一会,小心着道:

    “大人之令,属下定然全力以赴,只是当初答应属下的”

    黑衣中年人冷冷地盯了他一眼,不耐道:“蛇一么,你放心,爷既然答应了你,就定会保你兄弟二人性命,前提是”

    “是,属下理会得!”

    壮硕汉子不待他说出前提是什么,当即一躬到地,重重一礼后转身便走。

    “属下这就回去,定不负大人所托!”

    高大的身躯再度大踏步奔跑,盘枝错节的灌木丛根本无法阻他分毫,被硬生生冲出了一条路来,直直往衡阳城中冲回。

    黑衣中年人一直静静地立着,直到壮硕汉子的身形消失不见,这才身躯变淡,缓缓消失在原地。

    “白痴。”

    蛇一的兄弟,又是身材如此壮硕之人,这个手持鬼头巨盾的汉子,竟然是狼牙军所属,曾经与剑晨有过数次大战的焦阳!

    哎呀!

    洛家前院内的小屋,雷虎单掌推门而入。

    他将一包热气腾腾的包裹扔在桌上,道:“吃吧,还热乎着。”

    剑晨自盘膝打坐中睁开眼,没有去看桌上,只直直盯着雷虎。

    “你们猜得没错,我强行要走,他们根本不会拼死阻拦。”

    雷虎叹了口气,摊手对屋内众人说道。

    顾墨尘上前打开包裹,从中拿出个包子,狠狠咬了一口,一边咀嚼着,一边道:“你们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

    安安的眉头跳了跳,道:“当然是留下我们啦,不过不是全留,只留下一个也是可以的。”

    她也拿起个包子,轻咬了口,皱了下眉,看了眼郭传宗。

    自剑晨怀疑洛家还隐着别人时,众人为以防万一,便一直没离开过这间躺了三个重伤者的屋子。

    后来雷虎憋闷不过,提出出去试试。

    果然他自后巷中突围,虽然有官后来拦,但见他只有一人后,虽然仍是箭雨枪林招呼,可雷虎从中却并没有感觉到有拼命的架势。

    仿佛只是例行公事,拦得住就拦,拦不住,让他走也没什么。

    于是雷虎冲了出去,买了一包包子,又冲了回来,于他来说,这洛家外面的包围圈直若无物,却也令他憋了一肚子有力不无使的闷气。

    “叫我说,把这外面的人全杀了!”

    他怒火冲天地捏着双手骨节,炸起一阵爆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