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一十章 值得怀疑
    自白震天率断剑联盟入城以来,衡阳官府便一直保持着沉默。

    而如今,正好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机下,这些沉默的官兵竟然蜂涌齐至,如此巧合,不得不令安安多想了许多事情。

    这个时机,是什么时机?

    断剑联盟死了千人,洛家门前无一活口。

    白震天受问傲天与顾墨尘所阻,未曾达到目的而退走。

    问傲天重伤,郭怒昏迷,并且昏迷中的郭怒突然震出风池穴上的银针,全力一掌轰得郭传宗几乎魂飞魄散。

    即便有着顾墨尘的九转还魂丹,郭传宗保住了一命,但现下的伤势……

    这些事情,那王将军与持重盾一直未曾露出真面目的人,竟然好似知道的无比清楚?

    他们……似乎吃准了郭传宗现下已然脆弱到即使是稍稍搬运,也有可能牵动伤势而亡。

    投鼠忌器之下,剑晨是不会冒着令郭传宗陨命的风险,强行突围的。

    所以,这才摆出了一副只围不攻的态势,摆明了说,你们要走可以,但……若要走,就得顶着箭雨枪林而走,那三个重伤的,却走不了。

    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

    安安柳眉深皱,不由看了顾墨尘一眼。

    本来若只是问傲天与郭怒,这两人虽然重伤,但却也还没到随时都会断气的地步,在剑晨等人的帮助下,就算架着他们强冲包围,也不是不可能。

    偏偏郭怒突然醒了,偏偏还一掌轰得郭传宗命垂一线,就像是设计好的,偏偏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衡阳官府,来了。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眼神?”

    顾墨尘的心思也是通透,安安这一眼瞟来,顿时令他明白了许多事,急忙连摆着双手,叫道:

    “我连多年珍藏都贡献出来了,你怎么还怀疑起我来了?”

    “哼!”

    安安冲他翻了个白眼,毫不掩饰道:“谁叫你一身鬼秘密瞒着不说,不怀疑你怀疑谁?”

    “不是还有傲天吗?你怀疑他去!”

    顾墨尘毫无节操地直接出卖了亲生兄弟,撇嘴叫道:“别忘了,郭怒醒来时,我可是和你们在一起的。”

    “要说可疑,一直在屋里的傲天不是更可疑?”

    好在问傲天尚且行动不能,呆在屋里没出来,若不然,听到顾墨尘这话,怕不得气得将先杀与后杀的顺序掉换个个儿,直接找顾墨尘拼命。

    “你们两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啊!”

    就连怒气未消的雷虎,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顾墨尘,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刚才……他还尽心竭力照顾问傲天来着……

    “你懂个屁,这个帮理不帮亲!”

    顾墨尘丢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顶了回去。

    “走吧,先进去再说。”

    这么会功夫,剑晨已经将洛家那两扇腐朽的大门拉拢关闭,在安安看向顾墨尘时,也同样看了一眼,随即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大门外的官兵果然只围而已,剑晨与雷虎退入门内,当即便罢手不攻,只是防守之严密却未见松懈。

    众人回到屋内,雷虎听了安安的话,明显对顾墨尘怀着戒备,这令顾墨尘不满大叫:

    “都是结拜兄弟,这待遇是不是太特殊对待了些?”

    雷虎冷笑,将安安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谁叫你一身鬼秘密?”

    气得顾墨尘一口气哽了半晌,楞是说不出话来。

    屋内,郭传宗仍面若金纸躺在地上。

    不是不想将他扶到床上,躺得舒服一些,实在是先前顾墨尘寻到这间屋子时,三人中伤得最重的却是问傲天,所以问傲天占了床,而郭怒与郭传宗两人就被雷虎平放在地上。

    哪知中途又出了如此变故,此刻的郭传宗就像是一个瓷娃娃,稍碰一下都怕他碎了,又哪里再敢移动。

    郭怒也还昏着,安安用银针定了他四穴,剑晨又追加以雷电之力点了他周身大穴,这一次怕是不会那么容易醒。

    倒是问傲天极力睁着眼睛,虽然没说话,眼中的问询之意倒很明白。

    顾墨尘叹了口气,也不管问傲天理不理他,将刚才门外的事情粗略对他说了。

    却不想问傲天沉默半晌,竟然挤出四个字来:

    “我有嫌疑。”

    如此耿直的态度,除了顾墨尘耸着肩,一副我就说嘛的表情之外,倒叫其他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安安侧头看向剑晨,自回到小屋之后,他便一直凝神闭目静静立着,一句话也没说。

    “怎么了?”

    安安问道。

    剑晨睁开眼,摇了摇头,道:“不是他们,我感觉在洛家……应该还隐藏了别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尽皆落在他脸上。

    “不可能!”

    雷虎首先叫道:“凭咱们这些人,若有人藏在暗处,断不会发现不了!”

    他这话说得并不自大,在场众人,修为低的也在名动境界,修为高的却达宗师,如此实力,比之一般中小门派来说还要强上不少,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暗中有人?

    除非……隐在暗处的人修为比他们还要高出数筹,岂不是隐宗?

    对于雷虎的话,就连问傲天,也露出了深以为然的神情。

    不可能,暗处不可能还有他们发现不了的人!

    剑晨的神情却不见轻松,他已经全副心神放在了感知上,却依旧一无所获,即便如此,仍摇着头道:

    “天下之大,有些专修隐匿气息之样的奇人异士,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至少,我就知道有两个。”

    心中莫名地想起了正是擅长隐匿功夫的摧魂双鬼,虽然自觉以双鬼的隐匿功夫,尚还不能达到令他们都不能察觉的地步,但天下之大,难道只有双鬼会隐匿行踪?

    他却不知道,摧魂双鬼的隐匿功夫实在比他预估的还要高上不少,至少,天榜第三的高手雪剑陈遗风,便是在摧魂双鬼的手中着了道儿。

    虽然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