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零八章 围困
    “大哥!”

    剑晨高叫了声,身形一掠,直冲向大门口。

    停在雷虎身侧,目光往门外一扫。

    没人。

    大街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可是剑晨的双目却在这一扫下,突然精光顿闪!

    大街上没人,可是,竟然也没有尸体!

    昨夜,这里可是堆积了至少八百人的残肢断臂,然而现下,除了青石铺就的地面上仍留着浓重的血渍之外,他连一根手指头,一根头发也寻不见!

    什么人,能够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街道上的尸体清理得如此干净?

    目光扫视间,突觉眼角余光里撇见了什么打眼之物,侧目望去,却见洛家早已腐朽的大门上,竟插着十来支尾翎尚在颤动的箭矢!

    雷虎的脚下,也躺着数枚断折之箭,想来刚才他才出大门,便被这些利箭偷袭,这才暴怒地吼了一声。

    “是什么人?”

    剑晨警惕地扫视着左右,冲雷虎问道。

    雷虎不答,手却指向对面屋顶。

    定睛一看,却见街道对面那低矮的石墙后面,连续的一排民居屋顶上影影绰绰,竟似埋伏了不少人。

    踏,踏,踏!

    正要再看,却听整齐的马蹄声缓步响起,目光一转,在昨夜被郭怒一掌轰出的缺口空当里,数匹高头大马正缓缓而来。

    马上之人金盔银甲全副武装,看起来竟是朝廷大将。

    “恶贼,还不速速投降,更待何时!”

    待得再走近几分,马上那人持鞭前指,冷厉向剑晨与雷虎喝道。

    话音一落,哗啦一声,屋顶上陡然冒起黑压压的人头来,每人手中一把强弓,已然张弓搭箭,无数箭尖正对剑晨两人。

    这还不止,自那几个骑在马背上的大将之后,又是黑压压一大片,涌上无数手持各式刀枪剑戟之人,只眨眼功夫,便将宽阔地街道占了个满满当当,洛家大门顿时落入重重包围之中。

    无论是屋顶上搭箭的,还是街道上手持各式兵器的,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俱都身着兵卒戍装,一股金戈铁马的气势油然而生。

    迟迟未曾出现的衡阳官兵,竟在这时将洛家围了起来?

    剑晨眉头一皱,这里官兵虽多,他却不惧,只是很麻烦。

    如今在洛家里的,莫说是他,就是修为最低的安安也是名动后期的境界,这份实力要想杀出去并不是难事。

    可是,他们这群修为高深的人里,却有着三个行动不便的重伤者。

    只要费一番手脚,他们大可脱出包围离去,可郭传宗三人又怎么办?

    守在屋顶的弓箭兵不说五百也有三百,待会若打起来,如此密集箭雨下,谁敢保证能护得三人周全?

    况且另两人且不说,郭传宗受了郭怒狂怒一掌,现下正是脆弱至极的时候,根本无法将之移动,就更别说还要带着他冲出重围了。

    “你爷爷才是恶贼!”

    这片刻之间剑晨想得有些多,而雷虎早已按捺不住,周身虎气张狂咆哮,提着拳头便冲了出去。

    嗖,嗖嗖嗖!

    脚步才动,早有利箭伺候,弓弦大响,寒光闪烁的密集箭雨即刻杀到。

    “哼!”

    雷虎夷然不俱,当即一声厉喝,直接一拳轰之。

    啪啪啪啪啪啪啪!

    拳风似虎,猛然咆哮前扑,所有劲射至他身前的利箭俱都在这硕大的拳风下散乱断折,在雷虎身前落了一地。

    这还不算,雷虎啸天拳势如破竹,挡了箭雨之后,势头不减,直往那马背上金盔大将撞去。

    “哼!”

    同样的一声冷哼来自马背上,那大将动也不动,只是冷冷盯着虎拳越来越近。

    铛!

    突然,在他与雷虎啸天拳之间,从天而降一面巨大的鬼面盾牌,恰好挡在拳路上,金铁交鸣的巨响轰然爆发,震得人耳膜生疼。

    雷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的拳头威力有多大,他自然再清楚不过,莫说是盾牌,就是铜墙铁壁,这一拳过处也得砸出个大坑。

    可是这巨大的盾牌在受了他一拳后,竟然只是往后滑动了两尺便即停住,盾牌面上,那硕大的鬼头狰狞冷厉,一双突起的鬼眼上幽光闪烁,似乎在嘲笑着雷虎的不自量力。

    好硬的盾牌!

    雷虎心头一凛,不光是对盾牌,还有持盾那人,如此震荡力,若换个普通人来持盾,恐怕光是这震颤的力道,已足可将之心脉震断而亡,断不会只是退了两尺之后,还能恍若无事地持盾而立。

    “不错,再来!”

    雷虎啸天拳最擅长的便是硬碰硬,心下的忌惮并不能令雷虎怯战不前,反倒更激起他争胜之心,见猎心喜之下,又是一声大喝,拳头又是一凝。

    “慢着!”

    剑晨却抢上一步将雷虎拉住,目光越过盾牌,看向那马背上面无表情的朝廷将领,抱拳道:

    “不知这位将军如何称呼,我想你是误会了,咱们并不是恶贼,真正的杀人凶手早已逃了。”

    为了郭传宗能有几天太平日子养伤,剑晨忍下一口气,好言向这些官兵解释着。

    “逃了?”

    马背上那金盔将领生了一张国字脸,剑眉一竖,自有一番威严,他冷笑一声,马鞭点了点剑晨,轻蔑道:

    “你们这些江湖人,平日里打打杀杀也就算了,这次如此过份,竟敢在衡阳城中闹事,怎么,敢做不敢当么?”

    这话直戳雷虎软肋,天下间还有事情是他雷虎敢做不敢当的?

    当即虎眉倒竖,怒喝道:“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做了就是做了,没做,也轮不到你们这些狗奴才来栽脏,昨晚千人丧命时怎么不见你们冒头?”

    “一群乌龟儿子王八蛋!”

    他被剑晨死死拉着,挥拳是挥不成了,可嘴上的怒骂却毫不逊色于啸天拳之威,直骂得当场官兵个个面色难看至极。

    “好你个蛮汉子,死到临头还敢如此嚣张!”

    马背上那金盔将领也被气得嘴唇狂颤,挥起马鞭,直接一鞭便朝雷虎当头劈下。

    鞭影如蛇,这将领的力道却也不可哪里被雷虎放在眼内,只见他冷笑一声,劈手就要去夺鞭,口中还讥嘲道:

    “那就看看,先死的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