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六百零二章 先杀他,再杀你!
    刷!

    刷!

    刷!

    夜空下,森白身影在暗巷小道中不停穿梭,忽明忽暗,带起轻微风响,若孤魂,似怨鬼。

    “出来!”

    白影急停在一条暗巷的尽头,刻意压低着声音,冷厉喝道。

    刷!

    看起来空无一人的暗巷,突然风响,一道黑影半跪着,单手撑在地上,脑袋低垂着,令人看不清面目。

    黑影突现,没有说话,只静静等待着。

    “通知所有暗焰,将剑晨出现在衡阳洛家,并且尽屠断剑联盟千人的消息散布出去!”

    “是!”

    黑影一阵虚幻,就是得令离去。再读中文网,更新最快。

    “还有!”

    那森白身影手掌下压,一股劲风当头压下,将黑影的虚幻又压得凝实起来。

    “着重提一下,白焰剑派在此役中也损失惨重,甚至连尊主白震天也……阵亡!”

    白影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流转着血芒的狰狞面孔,正是被顾墨尘惊退的……白震天!

    闻听此言,黑影半跪的身形禁不住一颤,低垂的脑袋猛然抬了起来,面上覆着黑巾看不清面目,可一双眼里尽是震惊光芒。

    “尊主……咱们已经要走到这一步了吗?”

    黑影颤抖着,目光里全是挣扎与犹豫。

    “这一步,哪一步?”

    白震天不甘地低吼着,“对我来说,只差一步,一步而已!”

    轰!

    终于抑制不住怒火,一朵金红白三色的火焰凭空划破黑夜,狠狠撞向暗巷尽头那盘根错节的枯树,令其顿成一株火树,在夜色下极为耀眼。

    “顾墨尘,问傲天……哼!”

    焰出,白震天的身影已渐隐去,只留原地一道怨毒不已地冷哼。

    黑影犹豫了下,眸中倒映着烈焰,终于猛一握拳,紧随白震天消失而去。

    顾墨尘哀伤地看向问傲天,一道隐约的轰鸣却在此时传入耳中。

    回头望去,衡阳城中心的方向,火光冲天而起,几乎照亮了整片夜空。

    “除了杀我,难道你能甘心放任那人就此逍遥?”

    这火是何人所放,顾墨尘似乎极为清楚,他轻轻地往火光处点了点,低头,看着问傲天慢慢隐去冷漠,平静下来的脸。

    “先杀他,再杀你!”

    说着,他试着撑了撑身子,眉头却微皱了起来,空虚无力的身体,竟然连站起来也做不到。

    顾墨尘笑了,在听到问傲天说会先杀他,再杀自己时,他竟然笑得很开怀,笑得……很是解脱。

    “这就对了,做事嘛,总得分清主次不是?”

    保持着这份笑容,他蹲下身子,出手在问傲天身上点了数指,令其好不容易微微扬起了一丝的身体重又落回地面。

    “不过在杀人之前,还是让大哥先来帮你调整好身子吧。”

    伸出手,不管问傲天的眉头皱得有多深,他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将之扶了起来。

    回过头,剑晨三人正带着惊讶与不解,望着这互相搀扶的两兄弟。

    两个只谈生死,不论情谊的兄弟。

    “别像看怪物似的好吗?”

    顾墨尘架着问傲天,一步一步往院里走,自嘲道:“我们两兄弟的感情可是很好的。”

    “……以前。”

    最后两字,他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作了个口型,剑晨他们没有听到,却令问傲天的身躯猛得一僵。

    他想扭头,去看一眼顾墨尘,可是,被点了穴后,除了被顾墨尘架着走之外,却连扭动一下脖子也做不到。

    看着他们慢慢消失在门内,剑晨与安安对视一眼,尽皆沉吟不语。

    “怎么做?我们也进去?”

    雷虎见没人说话,左右看了看,不禁眉头大皱,虽然郭怒吸尽了血气,可街道上数百人的残肢断臂也不是那么好看的,即使是他,也不愿久留此地。

    “走吧,我们也进去。”

    安安咬了咬嘴唇,强敌已去,精神放松下来之后,尸山血海直令她阵阵反胃。

    郭传宗还晕着,而郭怒仍被水月无间阵的冰雾冻得蜷曲在地,再加上一个重伤力竭的问傲天,有这三个不良于行的人在,进洛家去休整一番乃是个不错的选择。

    更何况,这已是第二次来到洛家,剑晨也……并不想走。

    他沉默着,走到郭怒身边,出指欲点,想了想,还是回过身,对安安道:

    “安安,还要麻烦你。”

    以身炼剑的诡异他早在尹修空身上有所领教,面对修为比尹修空不知高了几层的郭怒,即使现下正处于走火入魔的地境地,但只是点穴,他也觉得有些不保险。

    安安会意,手腕一翻,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银针飘飞而出,不偏不倚,穿透即将消失的薄薄冰雾,正好刺入郭怒脑后风池穴上。

    细细的银针在郭怒脑后摇摇晃晃着,与尹修空不同的是,自银针上逸散而出的,不是青光,而是丝丝缕缕的血色。

    扑通!

    被体内血腥气息折磨地浑身如筛糠一般的郭怒,在这银针之下,颤抖的身躯骤停,紧接着再一歪,直接栽倒在地上。

    “这老头怎么了?”

    两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雷虎早已抱起郭传宗,他半途才来,没有见到郭怒神威大发的一幕,疑惑问了一句。

    “进去再说。”

    剑晨在郭怒的身体上点了数指,这才抱起他,冲雷虎点了点头,跟在已经转身往洛家走的安安后面。

    雷虎撇了撇嘴,也不再多言,抱着郭传宗跟了上去。

    结果才一脚迈进大门,剑晨的眉头就皱了皱。

    堆积在角落的尸山血海被他看在眼里,心中顿明,断剑联盟死的人不止是门外那八百,而是所有的一千来人,尽皆亡于此地。

    走进来时,顾墨尘已经将问傲天无力的身躯斜靠在前后院之间的走廊栏杆上,正一间一间地寻找着还能住人的屋子。

    剑晨的身体在这时忍不住的颤抖,这里,就是洛家,他出生的洛家。

    正对着大门的,是宽阔的前厅,他的目光就流连于此。

    将郭怒也并排放在问傲天身旁,他迈步入内,但见厅首正上,蛛网密布的匾额上,极力分辨可见四字。

    四个金漆脱落的大字:

    潇湘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