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雾散龙出
    嗞!

    嗞!

    逐风剑上,电蛇乱窜的青色越来越浓郁,甚至在剑晨的背后,安安不知是否产生了错觉,竟然见到雷鸣电闪!

    用逐风,这是问傲天借安安的口给剑晨带来的建议,可怎么用,一向寡言的他没说,情况紧急下,安安也没时间详问。

    为了保险,也为了一击奏功,剑晨没有冒然出手,而是凝起了气势。

    归去来兮!

    当日他要下山时,伍元道人便以此招来考校他的武功进境,而当时,剑晨也是以同样的一招来应对。

    归去之守固若金汤,来兮之攻迅若雷霆!

    现下面对郭怒仿若作茧自缚一般的血腥沼泽,归去之守已然不必,剑晨的全副精力,尽在这来兮之攻上!

    片刻,运势已足,血腥沼泽却也已变得又稀薄了几分,甚至从中已可隐约看到郭怒那盘膝而坐的模糊身影。

    来兮!

    雷鸣电闪陡然汇聚一处,夜空中雷龙咆哮,一剑出,直如怒龙翻江,龙首昂扬,直噬血腥沼泽而去。

    嗞啦!

    这一剑果然凑效,雷龙之牙仿佛只是轻轻一咬,肉眼可见的,那血雾顿时被撕咬开了一道豁口,郭怒那隐于血雾中的身影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剑势再进,直向郭怒身前扑去。

    剑晨目中精光大盛,逐风剑被他打横一拉,雷龙巨首突然偏移了半寸,绕过郭怒,却将龙尾一摆,大肆吞噬起周围团转的血腥之气。

    一股暴虐之间直冲胸口,雷龙所吞噬的血气,竟然顺着龙身,再透过逐风剑,直接钻入他的体内。

    这一惊非同小可。

    他的玄冥诀现下本已有着吸人内力的属性,可在面对郭怒时,他一直刻意压制着这份吸力,不欲将这无尽的血腥吸入体内。

    血腥、暴虐,这是可令人功力大进的良药,可是,却也是能令人心智大丧的毒药,若一次性吸纳得太多,剑晨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然而现下,他不想吸,却被逐风直接将血气导入体内,那一直生生压制着的玄冥诀突然变得不受控起来,大口大口地将血腥气息一卷而没。

    身躯突然一颤,震惊的双眸里突然划过血色,过千人的血气纵横,那是何等的暴虐,即使郭怒已吸了大半,可这雷龙随意席卷的两口,当中的冰寒绝望也足以令人心生疯狂。

    如此血气,郭怒竟能不动如山的吸纳到雾气变得稀薄的程度,那他的心性

    一边竭力将涌入体内的血气驱逐,剑晨一边不寒而栗地想着。

    “爷爷!”

    血雾被破,露出郭怒,这令心丧若死的郭传宗陡然看到了一抹希望,他自地上一弹而起,抢上两步,就想去被雷龙拉扯开的豁口中窜入,一把将郭怒拖出来。

    正在此时,不知是否郭传宗的高喊起了作用,还是郭怒突然感受不到围绕身周的浓郁血腥气息,他紧紧闭在一起的双目,突然透射出两道如箭血光。

    “找死!”

    一声厉喝,暴虐非常,郭怒突然一掌拍出,血色的巨龙猛冲而来,与雷龙纠缠在一起,张口一咬,竟凶悍无匹地将雷龙的脖子一口咬断!

    呜!

    明明是气劲所化,众人却在此时此刻仿佛听到了雷龙的一声哀嘶,一口两断,龙形渐灭,化作丝丝缕缕雷光电蛇崩塌至无。

    噔噔噔!

    气机牵引下,剑晨面色突然呈现一抹不正常的潮红,胸口如遭重锤砸中,抵受不住,一连向后暴退出三步。

    “哇!”

    喉头一甜,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傻子!”

    安安惊呼一声,连抢上将他扶住。

    “没事。”

    剑晨抬手抹了一把嘴角,呼吸突然变得顺畅起来。

    刚才雷龙那一阵狂吸,着实令他体内大感吃不消,郭怒这降龙一咬,倒在阴差阳错下帮了他的大忙,趁血腥气息总量远低于雷电之力时被一咬而断。

    若非如此,恐怕再过得片刻,他体内就要如当日在纯阳时一样,雷电之力与混沌内力将体内经脉与丹田当作战场,最终苦不堪言的仍是他。

    郭传宗也飞退至此。

    郭怒那血色的降龙掌在咬断雷龙后并未停滞,绕身一圈,即刻感应到附近有人,凭着本能直轰而去。

    好在郭传宗机警,疾冲之后便是急退,血龙之牙与他,始终差着毫厘。

    血龙猛至,剑晨目光一凝,连忙双手左右一挥,两股柔和力道圈在安安与郭传宗身上,将两人甩向一旁。

    逐风剑猛往地上一插,双掌平推,便要去挡那狰狞血龙。

    剑是不敢再用了,瞧这血龙的威势,只怕当中蕴含的血腥气息比之先前更浓,若又被逐风剑导入体内,情况便得大大不妙。

    为了甩开两人,他的身形慢了一步,无奈之下,只得以肉掌相抗,相信凭自己宗师境界的玄冥诀,要想挡住这血龙,应该足够。

    可是他的掌终究没有与血龙接触。

    眼前突然一花,双掌与血龙之间,不足两尺的空间里,竟突然冒出一道人影,代替剑晨迎向了血龙。

    剑晨一惊,这道身影来势极快根本来不及分辨,他以为是安安或郭传宗其中一人怕他挡不住血龙,又反冲回来挡在他身前,急得变掌为爪,便要去拉身前那人。

    突然一顿。

    面前那人背影高大宽阔,绝不属于安安与郭传宗两人中任何一个,并且,以掌变爪的这一瞬间,他终于对这身影有了一丝分辨的可能。

    眼角余光中,斜下位置略有些刺,电光石火间,他仍不禁定睛一眼,却见到了七朵栩栩如生的金色火焰在夜空中摇曳不定。

    袖口上有七朵金焰,这在白焰剑派中只有一人!

    这人,是白震天!

    安安尚还来不及向剑晨说明后院中所发生的一切,是以剑晨对白震天的突然出现显得诧异至极。

    而更令他意外的却是,白震天与他实在是敌非友,为何会在千钧一发之际,硬挡在自己身前?

    “拉开,他!”

    大门口,问傲天勉强爬了出来,眼中所见,令他突然变得焦急不已,提聚余下全力,对剑晨放声狂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