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九十五章 阵!
    “问傲天,你还能施展几次水月无间?”

    安安的惊讶尚未消退,白震天的声音却又传来。

    洛家实在不大,前院与后院之间只不过隔了一道走廊而已,她与问傲天转瞬间出现在前院,而白震天却也没费太多时间,便紧紧跟了上来。

    仍然是那副森寒无比的冷脸,只是,白震天的目光却有意无意地,在向大门外瞟。

    他关注的焦点,果然还是门外郭怒!

    “一次。”

    白震天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却不想,问傲天躺在地上,伸出一根手指,竟然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

    倒叫白震天滞了一下,突然不知怎么接口。

    然而,也不需要他再接口。

    砰!

    问傲天伸出的一根手指突然展开,一巴掌猛然拍在地上。

    这一掌力道虽不到底也只在问傲天身前扬起了一蓬灰尘,连就站在他身旁的安安也没有感觉到震动,更别提离得更远的白震天。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有了短暂的顿止,安安、白震天,两人的目光都落在问傲天身上,怔了怔,不明白他意欲何为。

    可是突然,就在下一瞬,白震天的背后寒意大起!

    猛然回头,身后却白茫茫一片!

    无尽的冰寒雾气,竟然自后院猛然席卷而来,白震天只是一个回头的功夫,其身竟已处于雾气之中。

    颤抖。

    以白震天的修为,在被冰寒雾气包裹的一瞬间,竟然抵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冰冷,禁不住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殛焰剑法,顾名思义,乃是需要极阳内力的配合方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所以白震天一身的功夫,都与灼热二字脱不了干系。

    灼热与冰寒,恰恰是两个相去甚远的对立面!

    “水月无间阵!”

    问傲天的身躯在这一刻软软平躺在地上,刚才那一掌,将他全身仅有的最后一丝气力抽了个一干二净,可达到的效果,却从他不多见的,一次性说出五个字里可以看出,对这一掌,他是满意的。

    阵!

    冰寒雾气里,白震天的身躯猛的一抖,先前想不通的事情突然有了清晰的答案。

    原来问傲天施展水月无间,不逃走,只在他身边转悠的目的水月无间,他以为只是以诡异身法见长的水月无间,竟然是个阵法?!

    这阵法有何作用现下已不必多问,竟然可以集聚起如此大量的冰寒雾气,凭他一身已达宗师境界的极阳内力,竟无法将之驱逐分毫,反而被冰雾压迫着,将他的内力缓缓逼入体内,外放不得。

    以身布局,落下满身伤势后,问傲天终于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可是,在一瞬间的放松之后,他的眼神中有的,却全是伤感。

    伤感来自于他的右手,已可见森森白骨的手掌上,惊虹剑的剑柄仍被他紧紧握着,舍不得丢弃。

    白震天想得其实没错,水月无间本不是个阵法,确实是一门诡异至极的轻身功法,而化身法为阵,问傲天也只能做到这一次而已。

    因为想布下水月无间阵所需要的,正是那熔化消失的惊虹剑!

    所有的冰寒雾气一直便被封存在惊虹剑中,殛焰七转将惊虹剑熔化,那冰寒便随着当日升腾的白烟脱困而出。

    问傲天所要做的,便是以特殊的手法,在他需要的方位上留下一枚阵法的种子,随后开花结果!

    一次。

    问傲天说的,并不是他只能再施展一次水月无间躲避白震天的殛焰七转,而是在说,水月无间阵,他只能施展一次!

    一次,却已足够!

    大门外,郭怒被包裹在血色雾气里,大门内,白震天被包裹在森白雾气中,所不同的,一个是自愿,一个却是被迫。

    冰寒雾气里,间或会有金光大盛,可是这盛却只是一瞬间,立即便被越来越浓郁席卷而来的冰雾强行压下,白震天作着努力,可惜,水月无间阵竟强悍如斯,任他左突右闯,仍不能摆脱雾气脱困而出。

    体内原本充盈的灼热正在慢慢消退,彻骨的冰寒不光在压制着他外放的内力,正得寸进尺,开始缓缓侵袭进他的体内。

    奔腾不息的极阳内力,竟然有着迟滞不前的趋势,这令白震天的心中陡然闪过一抹惶恐。

    机关算尽之后,他最后的结果,却是被冰封在这里?

    不!

    白震天内心一阵狂吼,丹田中澎湃的内力疯狂翻腾,他就不信,一个功力比他低得太多的人,竟然可以做到将他的行为全部封止的程度。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白震天越想要挣脱束缚,偏偏就越被压制得紧,森寒冰冷的雾气越收越拢,在他身周竟然有了凝结的架势,这是当真想要将他冰封。

    安安松了口气,至少在剑晨与郭传宗全力攻击郭怒那边血雾的时候,白震天不会突然发难,对众人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可是

    她看了问傲天一眼,这人目的是什么,为何突然消失跑去对付白震天,到底他又知道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没事吗?”

    安安蹲下身子,查看起问傲天的伤势,特别是他那只一看就已经废了的右手,更是多看了几眼。

    “有事。”

    问傲天迎面躺在地上,老老实实地回着。

    他确实有事,身上的伤痛且不说,作为一个剑客,没了右手,这身武功已算是废了大半,即使是以他那淡漠于世的心性,也不免伤怀不已。

    噗

    犹豫了下,安安还是伸出手,一指点在他右臂上的穴道上,好歹先将汨汨奔流的鲜血止住。

    砰!

    砰!

    砰!

    白震天仍不甘心,在冰雾里疯狂发着力,内里的冰墙凝结一层被他震碎一层,始终保持着一丝微小的,可供他活动的空隙。

    可即使如此,他也只能维持到这种程度而已。

    安安放眼望去,自后院中仍有大量浓郁的冰雾在不断赶来,也不知这水月无间阵到底有何妙处,竟然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如此之多的冰雾。

    要知道,天下阵法之道少有安安不知的,可这水月无间阵神异如此,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