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一招杀人
    毒尸!

    白焰剑派弟子表现出来的模样,毫无疑问,正是与岭山七狼一样,乃是战力稍弱,但却可保持一半神智的雄武城毒尸!

    一时间,剑晨三人惊诧莫名的同时,也对白震天的狠辣心生寒意。

    到底要心狠手辣到何等地步,才能对自己门下弟子下手,将其全数炼制成了生不如死的毒尸?

    “不能退,杀了他们!”

    余下一百来人中到底也有心志坚定之辈,在度过了最初的震惊慌乱之后,面对如此混乱场面,有人立即振臂大呼:

    “联合起来,凭咱们的人数和修为优势,杀光他们不难!”

    一言惊醒,被吓破了胆,转身欲逃的人突然反应过来,对啊,咱们修为比他们高,人数比他们多,为何反被吓得要逃?

    在场留下的都是各门各派中上层人物,在江湖中也是有些名气的,若不是现下这血腥炼狱般的场景太过骇人,他们本也不会如此。

    此刻有人领头,适才的懦弱顿时化成羞愤,回首提剑,陡然大招频发,猛扑向这群足可令他们蒙上人生污点的白焰弟子。

    这一下,情势立转。

    白焰剑派弟子之所以大杀四方,靠的乃是一股悍不畏死的狠劲,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你刺我一剑,我便还你三剑,招招皆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这才在人数与修为具不战优势的情况下,杀了断剑联盟中人一个猝不及防。

    而此时已不再是初时的混乱,在断剑联盟中人回过神来后,暗施突袭立变下面相抗。

    虽然白焰剑派弟子的凶悍不减,但劣势却实在太大,在又令断剑联盟付出二十来具尸体后,他们余下的这四五十人终于消耗殆尽。

    “呼,呼,呼……”

    所有黑衣金焰之人尽数了帐,在场还活着的断剑联盟中人也由八百之数锐减至数十而已,几乎个个带伤,这一停下来,顿觉浑身酸麻无力,无不支着膝盖大喘不已。

    危机暂解,松懈下来的心顿时变得敏感起来。

    此时此刻,眼中所见尽是血红,口中所呼也全是血气,在场众人闯荡江湖多年,谁人手上不沾染着几条人命,然而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人在喘息两下之后……大吐特吐!

    不光是他们,吐得几乎连苦胆也出来的还有安安,郭传宗若不是因为跟着剑晨经历过几次如此场景,恐怕情况也不容乐观。

    八百多,先前还活生生,神元气足的武林人士,现下所余不到十之一二,连半刻钟的时间也不到,七百多人竟已肢断命亡!

    “疯……子,白震天,你这个疯子!”

    面色惨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朋、师长就此死不瞑目,在吐无可吐之后,悲愤怒喝自每一个断剑联盟之人口中狂怒冲出,若不是现下浑身乏力,早便四散冲出,疯狂找寻白震天的所在。

    可惜,此时的情况远还不到可令他们燃起复仇之念的时候,因为……

    危机,并未解除!

    剑晨一直在关注一个地方,而当断剑联盟的人喝骂才出口时,那处地方,有了令他神情郑重的变化。

    郑重到,他一把将安安拉至身后,甚至顾不得暴露,隐于袖口中的千锋已然滑落入掌心。

    郭怒!

    令他凝神以待的变化正是来自于洛家前院内静坐不动的郭怒!

    仿佛是一头被突然惊醒的雄狮,郭怒那古井无波的面容陡然形神皆怒,双目也在这时愤然怒睁。

    由于关注,剑晨在第一时间发现,郭怒那大张的双目,当中所有的,竟然全是殷红血光!

    没有眼白,也没有眼珠,只有血,浓重,深沉的血!

    “……血?”

    他的眼眸全被血芒所覆盖,看不出茫然,看不出诧异,只有那沙哑低沉的声音,像是在自言,又像在疑惑,鼻子甚至还动了动,仿佛在细嗅着什么。

    “血!”

    然后,他有了确认。

    再然后,盘膝而坐的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就仿佛……从来没有坐在那里过!

    剑晨的神情在这一刻凝重到了极致,他一面将安安护得更好,另一面,却又将手一抓,没有吐,但略有些愣神的郭传宗被他也一把抓到身后。

    全身上下,在这一刻雷光缭绕。

    砰——!

    夜空中突如陨石天降,正在呕吐喝骂的断剑联盟中人并未察觉到郭怒一连两声的血字,待听得劲风天降时,再想反应却已晚了半拍。

    突然自天而降的正是郭怒,他落下的位置正好就在活人最密集之处,这一砸的威势顿令离得较近的联盟中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身形暴退时,内腑早已被震得粉碎。

    这还不算完,趁着众人被砸得昏头转向的功夫,郭怒猛然立起身,双掌平伸,肉眼可见的,两圈血影自他掌中脱出,旋即熔合一处,变成一圈血红光罩,随着他的手猛然一合!

    轰——!

    众人眼中再无其它,全是无尽刺眼的红,紧接着,又是一阵若重锤般的力道狂猛砸向胸口。

    幸存的数十人,无一幸免,尽数被这血红光罩猛然一扩,被逼得身形倒飞,砰砰砰重响不断,全数撞向街道两侧土墙木桩,随即身躯一软,宛若一滩烂泥软软垂于地上。

    郭怒身周两丈内,竟然被他只一出手,便清空出大片空间,两丈之外,残肢、碎脏,铺了满地。

    只有剑晨那处,早有准备的他在血红光罩冲近身前时,千锋突化孤星银匕,冲着那光罩狠狠一拉而下,滋啦一声,将光罩拉扯出一道豁口,堪堪可容他与身后安安二人躲过。

    郭怒突如而来的强势出手,只一招而已,便将除了剑晨三人外,余下所有断剑联盟之人消除一空,宽阔的街道上,除了这四人外,竟无一人还有呼吸,全部……

    全灭!

    “爷爷!”

    郭传宗震惊莫名,若不是安安在旁死死拉着,又有剑晨挡在前面,他早奋不顾身冲上。

    可惜,对于他的呼喊,郭怒却并没有回应。

    他在做的,只有一件事。

    平推的双掌在此时缓缓收回。

    而随着他的收回,无尽浓重的血腥气息竟然形成两股漩涡,以他双掌为终点,暴风吸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