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已成定局
    这个问题,也是剑晨心中所想。

    洛家是他故居,可是早已荒废,若不是因为郭怒之事,他要再回洛家,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然而现在,自白震天的口中,竟然十分笃定他会在近日内回到衡阳洛家,这是为何?

    说出郭怒在洛家的是莫风寒,可是莫风寒已经死了,剑晨与郭传宗等人自也没可能到处向人宣扬郭怒的行踪,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

    白震天知道剑晨要去往洛家,是因为,他早就知道郭怒在洛家?

    那也就是说,白震天与莫风寒有着某种联系?

    更或者说,白震天,就是莫风寒背后所属势力中的一员?

    剑晨是如此想,而安安,也是如此想。

    所以,安安那张隐在俊朗面具下的俏脸,罩上了一层浓浓的忧色。

    她是知道白震天,乃至整个白焰剑派都投向了雄武城的,所以,难道说……莫风寒背后的势力,竟然是她雄武城?

    爹爹他到底要做什么?

    不知不觉间,安安的手心里已浸满了汗水。

    安伯天与剑晨有着协议,而若白震天此举也是来自于安伯天的授意……

    安安已经不敢去想,若果真如此,她将如何面对剑晨,如何面对郭传宗!

    “这位兄弟的问题,请恕白某人不能回答。”

    台上,白震天歉然说道:“如何肯定剑晨会来,这关系到白某对一个朋友的承诺,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而至于白某的这位朋友所说的话,诸位大可放心,白某可以颈上人头,甚至整个白焰剑派作保,此事定然不虚!”

    他如此决然地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众人已经明了,再想问他关于消息来源等问题,已然得不到结果。

    一时间,台下陷下了冷场状态,有皱眉思量的,也有用眼神交换着意见的,总之,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白焰剑派在江湖上也算大派,可还没大到能言若泰山之重的程度,白震天作为一派掌门来说,其年纪也远不具备强大的说服力。

    他说定然不虚,就真的是定然不虚?

    所有人也不是傻子,特别是在被莫风寒利用了一把后,对待剑晨的问题上,显得更要谨慎许多。

    场中的气氛顿时显得尴尬起来,就连白焰剑派的弟子也有着不安的回视,只有白震天,他背负着双手,傲然立于高台之上,似乎对于现下的情况并不担心,就只是在默默地等待着。

    “好!”

    良久,沉默的气氛被一声大喝打破。

    不用侧砂,不用回望,这声音是谁,众人早已知晓,正是那一直与白震天唱对台戏的欧阳杰。

    “白震天,既然你说得如此决然,那我欧阳杰便信你一回,不过,若我等大张旗鼓去往洛家,剑晨却并不出现……”

    “欧阳兄大可放心!”

    白震天振声打断道:“剑晨若是不出现,由此带来的后果,白某人一力承担!”

    话说到如此地步,欧阳杰一双冷厉的眼眸紧紧盯视着白震天,半晌,突然大喝道:“好,白尊主既如此说,别人我不敢保证,不过点苍派,在这段时间内听从调遣!”

    “点苍派同意,我飞剑堡自也唯白尊主马首是瞻!”

    紧跟着,那赵门主也在欧阳杰之后,拱手对白震天表明了态度。

    两个人,一前一后,只是代表了自己的门派,对于其余在场各派,连看也没看一眼。

    可是,两人的这份决然,却令各门各派的高层面色更显犹豫。

    一个反对的,一个拥护的,此时都愿意支持白震天,那他们……又该如何?

    “真是会演!”

    有安安之前的解释,郭传宗也在刻意留意着欧阳杰与赵门主两人,此刻见这三人一搭一和的,已经将场面控制于手,顿时气愤不已。

    “六哥,照我说……咱们不去了,看他白震天如何收场!”

    剑晨却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怎能不去?”

    郭传宗出于气愤,也是怕剑晨就此明明白白地落入白震天的算计,所以说出这番话来,可,郭怒在洛家啊!

    怎能不去?

    随着点苍派与飞剑堡的点头,在场各剑门中人,神色间已有了犹豫,甚至,一些小一些的,急求自保的门派,也随着两派之后,向白震天拱手投诚。

    不大会功夫,陆陆续续承认白震天为新一任断剑联盟盟主的门派,已从两个,激增至十七个,并且,还有着越来越多的趋势。

    看来,大势已成。

    而剑晨叹息着说怎能不去时,投诚的门派已经达到二十九个,白震天这盟主是当定了。

    所以,当他与郭传宗等人去往洛家时,等待着他们的,便是这人数上千的敌人?

    那么……怎能不去?

    唯一需要考虑的只是谁去而已。

    剑晨的目光不由在安安与郭传宗之间流连,间或着,垂首沉默的问傲天也在他的视线扫视范围之内。

    “六哥,我是肯定要去的吧?”

    郭传宗眉头一跳,两人相处已久,剑晨的一个眼神已能令他明白许多事,顿时急切喝道。

    情急之下声音颇大,倒惹来旁边门派的注视,好在这话却也没什么不妥之处,旁人只是看了一眼,也就略过,现下的大事,还在台上的白震天这边。

    安安瞪了郭传宗一眼,转而又撇着剑晨,坚定道:“你想也别想!”

    “去!”

    如老僧入定般的问傲天,也在这时生硬吐出了一个字,随即继续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剑晨摸了摸鼻子,神情间颇有些无奈。

    不错,他心中此刻正在思量的,正是如何劝说这三人留下,不与他一同闯那已成龙潭虎穴的洛家,可惜,话还未出口,他的计划便落了空。

    安安突然一肘子顶在旁边极光府其中一人的腰间,低声喝道:“还愣着干嘛,快去表态呀!”

    转头又对剑晨道:“情况或许并不像你想的那般糟糕,至少,咱们现在可是什么都知道了。”

    剑晨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

    对啊!

    白震天的计划,是想在衡阳洛家设下埋伏等着他上钩,可是,既然适逢其会,那是不是可以……

    自己也随着他们一道,去洛家伏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