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七十章 为何?
    葬剑池,铜炉边。

    “真想清楚了?”

    安安看着剑晨小心将尹修空放于地上,俏脸上有着一丝犹豫。

    这个办法本是她提出,可是现下,当剑晨真要将尹修空放回铜炉之内时,反而又有了踌躇。

    她心头清楚,为何剑冢祖师欧焱烨大师在创出了这以身炼剑之法后,却并没有在其门下弟子中大力推行。

    千年之前的剑冢何等风光,直追如今纯阳剑宫等等,若有人练成这以身炼剑之法,那么博古通今的安安就不可能不知道。

    唯一的解释,便是欧焱烨大师也知这功法并不完善,唯恐一力造就而出的,却是个绝世魔头。

    这并非危言耸听,只看尹修空,习练此功法不过两月余,现下已是立派境界,谁也不知道这功法的极限在哪里,若让尹修空继续修炼下去……

    到时候,冰寒杀意的心智占据了他的身体,如此绝世杀神,谁又能阻止?

    “想好了。”

    剑晨放下尹修空,站起身来深深呼出一口气,面容坚定道:“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修空他继续这么下去。”

    “可万一……”

    一想到尹修空那副冷到连自己都漠视的神情,安安总感到一阵不安。

    “万一真有那一天,我这个做师兄的……”

    剑晨打断了安安,默默注视着地上,情同亲兄弟的尹修空,嘶哑着道:

    “到时,我会帮他!”

    会帮他!

    怎么帮,剑晨没说,他只是豁然再度蹲下,不再犹豫,探手一把将压制着尹修空风池穴的银针拔了出来。

    淡淡的青色内力骤然在风池穴上有着喷发的迹象,可是这喷发只是一瞬,随即便化作了一片薄薄的,却韧性十足的气劲薄膜,将风池穴牢牢覆盖住。

    剑晨的眉头跳了跳,心中对这以身炼剑之法也是佩服不已。

    此刻尹修空并未醒,青色内力的变化乃是自发而为,能够在受过一次压制之后,便自动补漏,不给敌人第二次可乘之机,这份灵性,足以于向来自动运转,自动防御的玄冥诀相媲美。

    照此成长下去……

    剑晨猛一咬牙尖,借着剧痛不再去想这些事,不论如何,往后之事,往后再议,现在要做的,只是不让尹修空再续郭怒的老路!

    一声微弱的闷哼自尹修空口中传来,没了银针压制,青色内力瞬间充斥着尹修空全身,剑晨那一指雷电之力本也不多,立时便被他从脑域驱逐。

    眼见尹修空将醒,剑晨一把将他提起,提气纵身,挟着他飞身往铜炉上跃去。

    铜炉上的情况早已在上一次摸得清楚,飞身而上后,他探手一抓,数股乳白色丝线便握在手中,人也因此悬停在了半空。

    尹修空的眉头跳跃得更加剧烈,眼见着便要醒来,剑晨也不迟疑,心中回想了下当初尹修空虚坐在铜炉上方的高度,手脚麻利地将他四肢绑好,手臂再又使力,自己却又拔高了半寸。

    师兄弟两人就那么一高一低的,真是如同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摇摇晃晃地来回晃荡在铜炉上空。

    尹修空的眼睛,便在这个时候缓缓睁开。

    “师兄?”

    他正面朝上,目光正好落在剑晨身上,面上有着一抹诧异,却分辨不出现下的他正处于哪种心性。

    “以身炼剑之法,你需要我怎么帮你?”

    剑晨直接了当问道。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不如早日助他练成,剑晨也可早日了结一桩心事。

    “你?要助我?”

    尹修空面上的诧异更浓,铜炉之下,燎燎的青烟已然在不断往他体内灌入,竟然在这一瞬间,尹修空的身上出现了第三种心性。

    这是……沉稳理性的心性。

    “是!”

    剑晨点头道:“你是我的师弟,你要做什么,师兄便全力助你做什么。”

    尹修空半垂于空中,深深看了剑晨一眼,脑袋一偏,又往那滚滚火海的铜炉中望了一眼。

    摇了摇头,道:“不需要了,你能将我放回青火之上,接下来的事情,只能我自己去完成。”

    这时的尹修空何其的冷静沉稳,以至于剑晨都忍不住问出心中所想,道:“修空,你能不能告诉我,伍元他为何要传你这以身炼剑之法?”

    “伍元?”

    尹修空微一怔,玩味地看着他,“你叫师父作伍元?难道你不知……”

    “我当然知道!”

    剑晨直接打断道:“不过,他……不配!”

    “不配?”

    尹修空的嘴角现出一抹嘲弄,道:“师兄,你可知师父他暗中为你……”

    “他不是为我!”

    剑晨咬牙道:“他只是为了想让自己的内心好过一点而已!”

    “好吧,你这么说也没错,那咱们,就别再讨论他了?”

    这个状态下的尹修空,虽然少了那一抹冰寒之意,可心态之淡漠,却并无半点差别。

    这也令等在铜炉下方的安安心底一沉,见微知箸,恐怕以后,尹修空恢复成最初的心性,机率已经极低。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何你要去练这等于自残的功法?”

    剑晨即便心中抗拒提及他的爷爷伍元道人,可对于尹修空,终究想趁着这难得的能好好说话的机会,向他问个明白。

    “为什么?因为……帮你啊!”

    尹修空笑笑,续道:“师兄,你不知道吧?其实师父为了你,并不愿再收徒的。”

    “可是他却将我带回了山上,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闻言,剑晨为之一愣,为什么,难道是因为……

    他沉默不语,尹修空却从他的神情中看出端倪,仍然笑道:“不错,因为我,尹修空,有着难得的,能够习练这以身炼剑之法的体质。”

    “你?你的体质?”

    剑晨面色一变,不禁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以身炼剑之法不是谁都能炼成的?”

    “那是自然,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得给你说一下,不然我很不好解释啊。”

    尹修空面上浮现出一抹傲然,歪着头,似乎在整理着思路,顿了一下才又道:

    “其实……剑冢的开派祖师,欧焱烨,他本是……姓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