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治疗之法
    “决定?”

    剑晨怔愣着,顺着安安一道看向尹修空。

    “哼!帮我作决定?好大的口气!”

    尹修空这时正转换到冰寒的那一面,闻言冷笑一声,显得极为不屑。

    安安却不理他,向剑晨解释道:

    “如果说,你这小师弟正在走郭怒的老路,那么,他们两人的不同,你也应该感觉得到了。”

    剑晨沉默点头,是,不止是他,还有郭传宗,虽然都感觉尹修空的状况与郭怒很像,但,却又不一样。

    郭怒,他是已经直接疯了,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会武功,流浪在江湖中,以往高大威猛的身形都已饿成了皮包骨头的凄惨模样。

    而尹修空,虽然心性变幻不定,但到底,他的两种心性展现时,却都还记得自己是谁,也认得人,也知道自己会武功。

    “你的意思是说……他再往后……”

    剑晨悲切地看了一眼尹修空,将安安拉得与他离开了一段距离,虽然尹修空情形不妥,到底也不忍当着他的面,讨论他的未来。

    “之前小郭与我说,你师弟的变化乃是半个时辰一次,可当我醒来后不久,他也醒来时,就一直是这副模样,幸好我动作快,以银针封了他的风池穴,否则倒不好办了。”

    安安点点头,又继道:“他的这种情况,想来是以身炼剑的负作用正在全面爆发的征兆。”

    又扭头看了眼垂头丧气跟上来的郭传宗,迟疑道:“若我猜的不错,此刻你师弟的脑子里必定混乱不堪,两种心性,单纯的他,冰寒的他,正在作着殊死搏斗。”

    “你的意思是……”

    剑晨沉吟着,已经有些明白了安安的想法,就连郭传宗,也猛然抬起了头。

    “不错!”

    安安伸出一根手指竖在两人面前,道:“他的这两种心性正在极力抢夺着身体的控制权,都想将另一个自己泯灭于无形,这从他表现出来的模样就可见一二。”

    剑晨回头,遥看了一眼尹修空,见他面色一会单纯,一会冰寒,这,正是安安所说,尹修空脑中交战不休的表象。

    若哪一方暂时占了上风,尹修空表现出来的,就是那一方心性的表达。

    那么就是说……当交战结束,哪一方获得了最后了胜利,尹修空就会永久的变成那胜利一方的心性?

    “这不对啊!”

    郭传宗突然叫道:“以安大姐的意思,尹兄弟不论哪一方心性获胜吧,至少他还能完整的保留自己的记忆什么的,可是我爷爷他……”

    说到这里,神色不禁又是一片黯然。

    安安摇头叹息道:“我可没说他这样下去就能保留住其中一种心性。”

    “什么?”

    剑晨惊了一下,他其实与郭传宗正是同样的想法,心下正也有着丝丝放松。

    本来依郭传宗那般说的话,那么至少尹修空还能保留着一种完整的心性,甚至,还有一半的可能,可能恢复成以往那个单纯善良的尹修空。

    这对剑晨来说,至少还是个希望。

    可是安安却说……她并不是这么想的?

    “人的心智从出生那刻起,随着父母师长的教导,身处环境的影响,总是在不断的生长成形。”

    安安皱眉解释道:“特别是咱们习武之人,心性之坚韧更在寻常人等之上,那是早已稳固了的东西。”

    “尹修空的心智自然也早已稳固了下来,可是现在这种稳固,却在不断地被突然成形的另一种心智所冲击。”

    “两种心智在脑内不停冲击碾压,带给尹修空的,绝对是极为强大的刺激,这种刺激根本不能以胜负来论,无论如何,最终的结果就是相互混杂在一起,两败俱伤!”

    郭传宗听得面色连连变化,到得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那是不是说……我爷爷现在的情况,就是两败俱伤之后的结果?”

    安安同情地看着他,叹道:“恐怕,就是如此了。”

    “之前我一直很疑惑为何堂堂丐帮之主会变成如此模样,但在看到尹修空后,突然有了灵光。”

    郭传宗退了一步,目中惊骇不已,急道:“安大姐,你素来点子多,依你看,我爷爷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这一次,安安没有迟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有!”

    “有?”

    郭传宗一愣,随即大喜,连声问道:“要怎么做?”

    安安没有回答,却看向剑晨。

    “和你要我作下的决定有关?”

    剑晨眉头一皱,心下突然有些明白了安安的意思。

    “对。”

    安安点头道:“虽然郭帮主的情况更加严重,但也没真正严重到无法可想的地步,你们可别忘了,当日在霸剑山庄,郭帮主他,可是有着短暂的清醒的!”

    郭传宗大喜道:“难道玄冥诀可治?”

    “不能。”

    安安摇着头,给他泼了盆冷水,道:“那日郭帮主突然清醒,据我推测应该是受到了傻子杀气所激,生死悠关之下的迫不得已,要治好他的失心疯,玄冥诀怕是帮不上忙。”

    “那怎么办……”

    郭传宗脑袋一垂,怔然道。

    “应该是……以身炼剑之法吧?”

    剑晨突然接口道。

    “不错。”安巡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们想想,这以身炼剑之法乃是剑冢祖师所创,难道他创出一门功法来,就是为了想让自己练成一个白痴吗?”

    说到这里,她自知失言,不由小手掩上嘴巴,一脸歉意地看了郭传宗一眼。

    郭传宗此刻哪管这些,他急迫道:“那他是想做什么?”

    “他想做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总归不是想把自己练废吧?”

    安安应道。

    “所以,安安你的意思是,咱们应该让修空继续修炼以身炼剑之法?”

    剑晨皱眉问道。

    “不错,我叫你作的正是这个决定。”

    安安叹了口气,道:“郭帮主的情况现下还不清楚,不过我想,他应该也是练了一半就没练了,所以才变成了如今模样。”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尹修空继续练那以身炼剑之法,你别忘了,他用以练功的铜炉中,地心青火的特性乃是隔绝。”

    “恐怕,这隔绝的,不光是内力,还有他的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