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吸回
    咔——!

    内力在经脉中的流动明明没有声音,可是在剑晨的心底,分明响起了这么一道轻响。

    在他的感知下,那缕青色内力的流动,总算到了安安的丹田附近。

    等的,就是这一刻!

    剑晨的双目陡然精光大盛,酝酿了许久的雷电之力猛然一冲,化成一道雷电标枪,直接自安安的手腕经脉一刺而入,势如破竹般趁着青色内力路过时留下的些微缝隙一冲而过。

    只是眨眼功夫,雷电标枪已然冲至丹田附近,青色内力的后方,那里,因为青色内力的存在,已经被清空出一团空白。

    嘭——!

    在剑晨的控制下,雷电标枪猛然变幻,由枪成锤,重重一锤砸在青色内力背后。

    这一下电光石火速度极快,雷电重锤几乎还没受到青色内力的影响,便即功成。

    感知中,青色内力被这一锤砸得猛往前窜,本待是自丹田外路过一番便走的,却被生生砸进了丹田中,正正好好,卡在了丹田口上。

    若将丹田比喻成一个水囊,那么,青色内力卡住的位置,便是那水囊小小的出水口上。

    “小空空,撤掌!”

    剑晨的目的便是如此,眼见功成,立叫尹修空停止内力的输送,现下青色内力卡得刚刚好,若尹修空再行输送内力,反倒妨碍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好的。”

    尹修空在后早已百无聊赖,听得剑晨一声吩咐,自是正中下怀,手臂一松,便退了一步。

    他却没意识到,在他的身后,郭传宗正神情严肃地掐着手指计算时间,右掌上,晶莹的炼尘砂又已凝结。

    用有隔绝效果的青色内力阻隔安安丹田中自己的混沌内力,这是剑晨要做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有了青色内力的帮助,待会当他吸纳消融安安经脉中郁结的混沌内力时,才不会受到来自于她丹田中自行复苏运转的混沌内力影响。

    雷电重锤并没有在砸了一下青色内力之后就消失,而是陡然又由重锤化作了一张大网,被剑晨拖拽着,疾速倒卷而回!

    他不知道青色内力的隔绝能够持续多久,所以,剑晨现下乃是强憋着这口真气,能够快一瞬解决掉那多余的混沌内力,他成功的几率就会增加一分。

    这些郁结在安安经脉中的混沌内力正是被雷电之力驱逐,由剑晨的体内转移到了安安的经脉中安身立命,与雷电内力之间本有大仇。

    刚才剑晨的速度太快,以至于这些混沌内力还未有所反应,而过了这片刻,这些本已静止不动的混沌内力骤然暴动起来。

    若这些混沌内力有着自己的意识,此刻必定是泪流满面:

    你-妈-的,老子都被你搞得背井离乡了,居然还不放过,还要追杀不休,一点活路也不给!

    拼了!

    混沌内力虽然并没有真这么喝骂,却真是如此在做。

    同一时间,安安所有经脉中的混沌内力都暴动了起来,如一锅在瞬间被煮沸了的滚水,以狂暴无比的姿势猛得压向同样灌注在整个经脉,却被拉得极细的雷电内力!

    可惜,论狂论爆,本就不是安静平和的混沌内力所长,而它的对手,又是天生自带霸道属性的雷电内力,这结果早在开始时便已注定。

    失败!

    暴动在遇上雷蛇狂噬后,没有自主意识的混沌内力立即吃了大亏,不仅没有将这极细的雷电内力压下,反倒甫一接触,便被其上狂烈的旋转与焚噬生生消融了一小部分。

    吸纳!

    眼见着因为两股内力的交战,安安昏迷中的睡容上现出痛苦之色,剑晨不敢怠慢,也不敢任由雷电内力慢慢将混沌内力焚噬殆尽,那样做的话,也能达到清空这些多余混沌内力的目的,可是,安安的身体却承受不住,所以,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不计任何代价的,将之先拉扯出安安经脉再说!

    没有给混沌内力更多反应的时间,他那倒卷而回的雷电大网已然赶到,风卷残云,以风卷残云之势,若蝗虫过境一般,所过之处,便将混沌内力一网打尽,疾速往他自己的手掌中反冲而回。

    噗——

    随着第一股混杂了两股内力的真气冲回手掌,他手腕上的一处微小穴道顿时禁受不住两方交战不止的破坏力,爆出一个血洞,一道血箭狂飙而出。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每冲回一道,剑晨身周的穴道便已手腕为起始,一路爆开着大小不一的血洞,不消片刻,他身上狂飙血箭的穴道,便已不下七处!

    “师兄!”

    “六哥!”

    后面两位一直关注着他与安安的小兄弟陡见如此,顿时面色大变,忍不住狂喝出口。

    尹修空急抢上一步,剑晨的情况令他担忧,于是,他便想去拉开剑晨,好在郭传宗虽惊,心下却还谨守着分寸,见状身形一闪,好险抢在尹修空之前,一把将他捞了回来。

    “你干什么?”

    尹修空气急,猛力挣扎着,抽空还回头瞪了郭传宗一眼。

    却不想,他只是想瞪郭传宗而已,而郭传宗却直接以炼尘砂之助,噗噗噗闪电出指,又将他的穴道封止。

    “你干什么?!”

    同样的四个字,尹修空吼出时心态却已不同,郭传宗的突然发难令他惊怒不已,甚至在这一瞬间还往下联想脑补出了许多内容。

    “快放开我,你这个间细!”

    这个心性下的尹修空单纯,心直口快,想到了什么直接便冲口而出,倒是令郭传宗一愣。

    间细?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尹修空这是将他当成了心怀不轨的坏人。

    当下也没时间多向他解释,郭传宗歉然道:

    “抱歉,六哥的情况令我没有精力再守着你。”

    在他的估算中,离半个时辰又已无多少时间,剑晨的情况如此,必然令他分神,倘若尹修空的心性在转变时他没有及时察觉,那才是真真不妙的大事。

    所以,先下手为强,既然不能守住他,那便制住他,好歹,也要等剑晨成功救治安安之后,再另行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