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奇怪的尹修空
    尹修空倒也没动用安安胁迫剑晨的想法。

    剑晨动,他虽身不动,那头顶的无数真银剑却改变了方向,一柄柄疾射时,慢慢已偏离安安所在的方位,尽皆正面与剑晨手中剑影硬抗。

    一剑快似一剑,自尹修空与剑晨之间,竟然以剑连成了一条线,线的一头,正被剑晨不断以惊虹剑影将之斩断,却又不停生长出新的线头。

    惊虹剑的运转渐感吃力,不是因为真银剑疾冲而至的力道,而是因为其上所附着的,那一丝丝有着隔绝效果的内力!

    这令剑晨又惊又喜。

    喜的是尹修空所修炼的内功果然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内力中已经带着他所希望的,能够帮助到安安的隔绝特性。

    可惊的是,尹修空的修为竟然暴涨如斯,虽然出手突然,可能够将他宗师修为的战力压制到如此程度,也已极为不易。

    另外尹修空是为何,对他抱有如此敌意?以至于两人许久未见,一见便即达到兵戎相的地步?

    眼见着,他惊虹剑的剑影运转间已有迟滞,而对方的剑却一浪高过一浪,更令他面色数变的,却是那些被他劈飞的真银剑。

    被惊虹剑弹飞之后,这些真银剑竟然连落地也没有,便直接在空中一转,又

    再度冲回铜炉之上,那层层叠叠的乌云之中。

    循环往复!

    再如此下去,恐怕再过数息,败的就会是他!

    “够了!”

    猛然一声暴喝,他腾身而起,借着真银剑未到之际,功聚惊虹,骤然一斩而下!

    刷!

    一抹巨大到几能斩天灭地的恐怖雷霆匹练立时从他惊虹剑中一冲而出,匹练过处,那衔尾而追的真银剑纷纷被劈成两半,竟然将他与尹修空之间连接起来的以剑成线劈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

    雷霆匹练一出所向披靡,顿时便将尹修空占据的上风化于无形,不仅如此,匹练之势头毫不停歇,震飞无数真银剑后,势如破竹,直往尹修空面门奔去。

    不知是惊虹剑去势太快,尹修空反应不及,还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要作反应,眼见着雷霆剑光就将临近他身前,可尹修空却仍然不为所动,嘴角边泛着冷笑,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剑晨。

    这是何其嘲弄的眼神。

    剑晨的神情再度大变。

    他出此一剑,当然不想真将尹修空斩于剑下,可他没有此意,好像尹修空却有,剑光即将临身,他不仅不躲,反而将胸膛略微往前挺了挺,似乎还嫌剑晨这一剑不够快一般。

    眼见着就是一个血溅当场的局面,无奈之下,剑晨只得猛一咬牙,出了全力的惊虹剑被他勉强往旁一拉。

    嚓!

    剑光如炬,到底还是自尹修空身侧一穿而过,好在他最后关头改转剑势,无穷威能的雷霆剑光只是将尹修空的半边衣袖削成碎布,终究没有正面斩在他身上。

    “修空,你这是为何?!”

    一剑远去,趁着尹修空那真银剑也自碎乱的空当,剑晨急声问道。

    真银剑,没有再来。

    尹修空侧了侧头,往他有一半没了衣袖的臂膀上瞧了一眼,到底也有着一道极细的血口中正缓缓冒出鲜血,他笑了笑,全然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很是遗憾地叹了口气。

    手臂一荡,借着那丝线的摆力,尹修空自铜炉上方一跃而下,正好落在离剑晨三尺之处。

    抬手再一挥,半空中那层真银乌云也在这时轰然破散,无数的真银剑四下散落,葬剑池中好似下了一场真银剑雨,叮叮当当的响彻四周。

    好一会,所有的真银剑才落回地上,整个葬剑池复又恢复成了之前那般随处有剑的状态。

    这令剑晨的心头不由一动。

    难道葬剑池里的剑之所以会四处散落,正是因为

    不由仔细地盯着尹修空,眉头深皱着,突然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尹修空,做完这一切后,他又笑了笑,只是这笑不再是冷笑,而是剑晨极为熟悉的,看了五年之久的笑容。

    看着这副笑脸,突然之间,他竟似有种感觉,那个他以往熟悉的尹修空,又回来了!

    “小空空”

    不知为何,当他再度开口时,对尹修空的称呼,竟然换成了他以往最常用的称呼。

    “对嘛!”

    尹修空突然笑嘻嘻地接口,面上的冷厉,面上的决然,这在一笑之下,尽数瓦解无踪,就像以往他与剑晨相处时一般,没心没肺地笑着,道:

    “这才是我的二师兄!”

    剑晨愣了愣,一时没有从尹修空突然的转变中回过神来,他上下打量着,看着这个最熟悉,又很陌生的师弟,迟疑道:“你”

    “我什么我啊!”

    尹修空很是热情地走上来一把将剑晨抱住,笑道:“师兄你可算回来了,这剑冢常年累月就我一人,真是叫人害怕。”

    却见剑晨仍是一副迟疑的模样,不由捶了他胸口一拳,笑道:“怎么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吗?”

    “哎呀,师弟好不容易功力大进,一时手痒想找师兄试试进境而已,怎样,师弟我没叫你失望吧?”

    葬剑池中,因为尹修空的态度突然转变,那压抑的气氛突然变得热切起来,热切的,剑晨几乎就要认为,这个与他共度五载师兄弟情的人,未曾有过半分改变。

    “你刚才修炼的是什么武功?”

    尹修空的热切并没有感染到剑晨,回想刚才的一幕,那万剑穿心的无穷威力,这是一个只是一两月没见的人所能突然达到的高度?

    “那个啊”

    尹修空的突然变得兴奋起来,他习惯性的四处瞅了瞅,一如以往要与剑晨说些小秘密时的谨慎,凑到剑晨耳边,低声道:

    “厉害吧?这也是咱们剑冢的武学呢,不过好像就连咱们的师父也没有练过。”

    “在断剑联盟杀上剑冢的前一晚,师父才教给了我。”

    “叫我好生修炼,练好以后,好下山帮你呢!”

    “我练的还不错吧?”

    “不过好可惜,师父死了,他看不到了!”

    尹修空越说越是兴奋,越说越是得意,就像是一个孩子,正在向人炫耀着他心爱的玩具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