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地心青火
    尹修空正是被这些丝线绑缚着,才能凌空虚坐于铜炉上方。

    他这是在……练功?

    剑晨心下一阵诧异,尹修空所学的,只是剑冢的武学而已。

    剑冢的武功重剑法,也重身法,可是内功心法只是一般,并且,剑晨并不知道其中有哪一门,是如同尹修空这般,需要虚坐于炉中烈火上修炼。

    第二次跃上高空时,他已经发现,尹修空的身下,铜炉中的烈焰翻滚无定,当中正有丝丝缕缕的扭曲热浪自四面八方将他包围,最后又被尹修空吸纳入体内。

    再度纵身而起,这一次,剑晨直接立身于炉沿。

    嗞——!

    几许焦糊白烟自他脚下升腾,炉沿上的高温令他双脚顿时如踏烈阳。

    趁着鞋底还未着火燃烧的空当,他定睛往尹修空看去。

    多日不见,尹修空那张木讷单纯的脸竟然有着一些莫名的改变,至少就剑晨看来,竟从中再找不到五年时间朝夕相对的影子。

    尹修空此时双手结印于丹田,双目紧紧闭着,一张透着坚持的脸庞上汗出如浆,勾勒出几许痛苦的表情。

    “修空?”

    剑晨犹豫了下,还是轻轻开口唤了声。

    可是,尹修空对此却全无反应,他只是静静地虚坐着,任由一波又一波被高温扭曲了的气浪拍打着自己,身上的衣衫早在无尽的炙烤下变得干硬无比,明明是一件柔软的麻衣,此刻见来却似穿上了一件铠甲一般坚硬。

    尹修空没有反应,剑晨并不意外,开口唤了一声后,他的目光便从尹修空身上下移,转而望下铜炉内部。

    青色的火焰无穷无息地自四个炉脚位置的孔洞中奔涌而出,将铜炉内至少有一半都变成了一片用火焰形成的汪洋大海。

    而炉底中心一点上,若隐若现于火海中的那块形似剑鞘的凸起更是令剑晨目光一凝。

    这里,便是靳冲向他说的,原本有着一柄沥血剑的地方吧?

    剑既然曾经在这里,那岂不是说,当日伍元道人用以刺穿自己娘亲心脏的,正是此剑。

    原来,那柄在自己梦中出现了十三年的血剑,竟然一直都与他在同白岳峰,然后,他为了追查这柄血剑,离开了剑冢,这岂非很讽刺?

    脚下的炽热痛感越来越强,立于炉沿,实在不是一个感概的好时机,剑晨又再看了尹修空一眼,眉头一皱,手掌上青色缭绕。

    刷——!

    手掌一挥,青光暴涨了一截,没有去碰尹修空,却将不停扑向他的灼热高温撕扯下一把,以雷电之力旋转成笼,将之封锁于手中。

    这才腾空一翻,在脚底软鞋即将着火的刹那翻身而下。

    尹修空在练功,这他自然看得出来,为免他走火入魔,在轻唤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后,他自不会硬要将他唤醒。

    不过现下,他倒也不急于唤醒尹修空,因为,安伯天所说的火,是否就是这铜炉内之青火,他还得研究一番。

    落于地上,他迫不及待地往手中看去,同时运起内力,想将弄明白这青火到底有何特异之处,为何尹修空会将之吸纳入体,到底在修炼着什么内功。

    然而,他的目光还未落实在手掌心处,面色却现出一抹诧异。

    手上的雷电之力……怎么没了?

    五指大张,内里却空空如也,没有青光电蛇的雷电之力,也没有从铜炉中拉扯来的那团高温气浪,就只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手掌而已。

    剑晨的神色变得极为诧异,那铜炉中的热气尚且不说,雷电之力却是他清清楚楚从自己体内催发而出的,怎么就这么莫名消失了?

    连他自己都没有半点感觉?

    难道,这青火的作用是……

    剑晨眉头深皱,心头跳动不止,已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为了证明心中所想,他又跃上半空,横空一扫,又是一大团扭曲热浪被他抓入掌中。

    这一次,他的全副心神都落在掌中。

    逼出雷电之力于掌中,那是为了将撕扯来的热浪封锁在内,好让他有时间研究这青火的不同。

    可是,剑晨却赫然发现,当他将那青火产生的扭曲热浪扯入掌心时,他的手,乃至他的感知,竟然已经感觉不到那股逼出体外的雷电之力!

    就好像是……被人用刀生生将两者之间的联系一切而断,这股雷电之力,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散于空气中。

    至于那撕扯来的高温气浪,没了雷电之力的锁困,早在他身躯下落时,便已逸散无踪。

    这青火的特性竟然是……

    心头的跳动在这一刻重重往下一顿,剑晨的面色由诧异转为惊讶,再是狂喜,最后定格的,却是凝重。

    回头看了一眼安静着的安安,他已能很确定,安伯天所留下的“火”字,说的正是这铜炉内的地心青火!

    这火竟然有着与他玄冥诀同样的一个特性,那便是隔绝。

    隔绝……内力!

    这在现下,正是他所需要的!

    安安体内的情况正如剑晨之前对安伯天所说,他本可以一吸了事,可惜,因为玄冥诀的缘故,只要安安自己的内力恢复运转,那么,便会酿成极严重的后果。

    安伯天的武学见识果然不愧为广博二字,只是听了剑晨的述说,便立即想到了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那便是这可以隔绝内力的地心青火。

    若剑晨能够引出一丝青火入安安体内,那么,当他在运功将她体内郁结的混沌内力吸扯出时,这丝可隔绝内力的青火便可成为一个很好的挡箭牌。

    挡住安安自己的,从被压制的丹田中释放而出的内力。

    也就是说,有了这丝炎气的隔绝,剑晨便大可放心地或吸,或就地炼化,将安安体内经脉中多余的混沌内力焚化一空,而不致被其本身的内力感应到,赶来驱逐外敌。

    这是安伯天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而之所以说只能将剑晨口中的一成成功几率提高到三成,那是因为,以安安目前无意识的状态,如何将那丝青火引入她体内,而不伤及经脉,是个极大的问题。

    毕竟,以铜炉上的高温来看,这地心青火的温度,只怕比之寻常火焰来还要高上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