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五十四章 惊见
    “小郭,你在这里守着,我带安安进去看看。”

    伍元道人的居所内,通往葬剑池的暗道已经被剑晨打开,望着黑漆漆的洞口,剑晨深吸一口气,对郭传宗吩咐道。

    “好!”

    郭传宗应了一声,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道:“六哥,你你”

    “七日为限。”

    剑晨却抬手一甩,一抹火光以独特的暗器手法甩进洞内,一一点亮了洞壁上的烛台,一面打断郭传宗,淡漠道:

    “七日之后,若我们没有出来,你便进来收尸吧。”

    平静地说着,他的身躯一晃,抱着安安,运起转乾坤身法,脑海中默想着当日伍元道人进入暗道时的身形,一步一步极为精准地消失在洞中。

    只余郭传宗怔然伸着手,对着那人影渐去的洞口,手掌微微抓了抓,却只抓了一把空气。

    “你们,一定要活着回来!”

    他死死抿着嘴唇,泪水却从眼眶中缓缓滑落,洞中已没了剑晨的身影,可他却依然直直地望着,唯恐这一眼之后,便是诀别!

    依着记忆中的步伐,剑晨身形极快地一力向前,不多时,脚下一转,四处突然一空,葬剑池前的大厅便在眼前。

    恍然间,似乎一切如昨,伍元道人正背负着双手,淡然立于大厅处那道铭刻着葬剑池三字的厚重墙壁,静静地,等待着他。

    猛甩了甩头,他将心中杂念压下,小心将安安斜靠在另一侧墙角下,遁着以往的记忆,伸手在伍元道人当日开启机关的墙面上摸索。

    不大一会,手掌上已有微凸的触感传来,毫不迟疑,他一掌便即压下。

    咔咔咔!

    葬剑池三字,以剑字为中心,陡然往两旁双分,乳白的光亮透射出来,照在他黯淡的脸上,也照在安安昏睡安祥的俏脸上。

    剑晨默然静立了一会,回身抱起安安,决然迎着这乳白的光华进入葬剑池内。

    如他初次前来时一样,葬剑池中仍然密密麻麻横七竖八随处丢弃着数之不尽的真银长剑。

    两度来此,心境差距何止亿万,他没有再过多感概,目光一转,已向那葬剑池正中的巨大铜炉望去。

    幽青斑斓的铜炉上,覆盖着厚厚一层铜绿,其中一只炉脚处,还印着一只深有寸许的拳印。

    虽然两度来此,可这才是剑晨第一次仔细地打量这尊静静伫立于池中的铜炉。

    他腾出一手,想往那看来有些熟悉的拳印上摸去,岂料才将接触到炉脚,手臂便猛然往后一缩。

    手掌摊开,掌心处已然冒起两个红肿的水泡,这看似沉寂冰冷的铜炉,竟然有着如此高温,着实令他大吃一惊。

    而惊讶之后,问题也随之而来。

    炉脚上的温度已然如此,那么铜炉之内,又将是如何高温炽烈的景况?

    这般温度,自己即使摸上一下也起了两个水泡,那昏迷不醒的安安,又如此能在铜炉中安然无恙?

    他的眉头皱了皱,回过身踢开四处散落的各式真银剑,将安安再度放于地上,这才目光一闪,提起一口真气纵身往上。

    安伯天曾说过,火,而这葬剑池中,唯一有可能有火这种东西的,只有这铜炉而已。

    所以他想先看看,这铜炉高温若此,那么铜炉之内,到底蕴藏着何种火焰!平在青云。

    冥冥中,剑晨纵身而起的位置正与当日伍元道人所站之地相同,并且两人用以跃上铜炉顶的轻身功夫,也同样是一招平地青云,若剑晨得知如此巧合,却又不知心下该做何等感叹。

    轻飘飘地拔地而起,只一瞬的功夫,剑晨跃起的高度已超过铜炉最高处,目光下探,正要寻一处宽阔的炉沿用以落脚,然而落入眼底的景象,却令他面色突然大变!

    身躯下落之势陡然一变,右脚狠狠往左脚背上一点,借着这股力道,他止住已经下坠的势头,身躯凭空翻了个跟头,再下落时已经双足一顿,落回地面。

    从跃起到落下,中间突见惊诧,可剑晨这数个动作却仍行云流水,只不过,落回地面后,他面上的惊讶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加浓重。

    铜炉内有人!

    这是他刚才一眼所见,即刻改变了身形轨迹的原因!

    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人好似凌空飘浮一般,竟然凌空打坐于与铜炉偌大的炉口平齐的地方,并且这人的身形,好眼熟!

    剑晨身形一横,挡在安安身前,凝神戒备着,仰头紧盯着铜炉上方,防备着可能到来的突然袭击。

    可是,他等了片刻,却不见铜炉上方有什么动静。

    不禁一阵奇怪,刚才自己的动作虽然轻,但并未有着刻意的掩藏,从纵起到落下,甚至是他打开机关步入葬剑池,这一系列的动作,若里面是个修为不弱的武功高手,必然早就听到动静。

    为何那铜炉中的人却无动于衷?

    还有,这身形

    他皱着眉头,又等了片刻,直到确定铜炉上方不会再有动静,这才往前一步。

    为了印证心中所想,他再次提气轻身,一纵而起,往铜炉上方跃去。

    这次有了准备,又换了个方向,身形才与铜炉持平,内中那人便即落入他眼底。

    正正好好,那人的面容正对着剑晨跃起之处,于是,他便震惊地发现,炉中那人竟然是

    尹修空!

    郭传宗翻遍了整座白岳峰,得出剑冢上早已无人居住的结论,却不想,在这剑冢禁地,向来只有掌门可来的葬剑池中,尹修空竟然正静坐于铜炉之内!

    这一次跃起,他不仅认出那人是尹修空,还明白了他为何会凌空虚坐于铜炉上方的秘密。

    落回地上,剑晨的抬头上望,望的不是铜炉,而是炉口正对的,葬剑池高高的洞顶上密密麻麻镶嵌的夜明珠。

    这些夜明珠价值连城,却被剑冢祖师欧焱烨大师置于此处,极为浪费地作了照明之用。

    而也正是这些夜明珠投射下的光亮,令剑晨忽略了铜炉之上,自洞顶处垂吊而下的一根根极细,透露着同样乳白色光华的丝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