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无人之峰
    白岳峰。

    这几日阴雨不断,小雨浠浠沥沥地下着,给怪石嶙峋的白岳峰顶凭添了一抹迷蒙缭绕的雾气。

    向来人烟稀少的剑冢在这样的天气里,更加显得清冷孤寂。

    然而就在这样的天气里,山门外,那长长的石阶上,正有两人头戴斗笠,身着蓑衣缓步而上。

    渐渐地,两人离剑冢山门越来越近,却可见得,原来来的不是两人,而是三人。

    剑晨与郭传宗。

    还有剑晨双手横抱,依然昏迷不醒的安安。

    郭传宗手里正撑着一把油布大伞,小心翼翼地遮挡在剑晨头顶,准确的说,是遮挡着安安。

    石阶不宽,而他又用着有些别扭的姿势将阴雨绵绵挡在安安头顶,于是,这才是他们缓步而上的原因。

    “呼总算到了!”

    眼见着山门已然在望,郭传宗长出一口气,腾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已经扭得有些酸麻的腰间,低声咒骂道:

    “这鬼天气,真是!”

    对于郭传宗的抱怨,剑晨恍若未觉,他沉稳地抱着安安,目光却不由得落在那熟悉无比的破败山门上。

    他在这里生活了十三年,这道不算太大,且朱漆斑驳的山门少说也进出了上万次,可从来没有想过,当有一日又要从门中穿过时,会带着如此复杂的情绪。

    在长安时,安伯天曾叫他往剑冢,口口声声说葬剑池中有一物,可以提升剑晨救治安安的几率。

    对于安伯天如何得知剑冢禁地葬剑池中有何物的事情,剑晨根本没心情理会,他在意的,却是安伯天走时暗中留下的那一个“火”字。

    火,葬剑池里密密麻麻全是真银剑,哪里有火?

    除了铜炉!

    伫立在葬剑池正中心的那一尊巨大铜炉!

    当日靳冲曾向他提及,他手里的沥血剑便是从葬剑池中的铜炉内得来。

    也即是说,在靳冲没有取走此剑时,那剑,便一直都在铜炉之中,之前伍元道人带他去葬剑池选取兵器,最终被他拿走了千锋的时候,伍元道人曾对着那铜炉怔怔出神。

    想来,正是因为铜炉中有沥血剑的缘故吧?

    可是当日他修为虽浅,但沥血剑的气息也是强横无匹,若气息有着泄露的话,他不应该感觉不到才是。

    唯一的解释,便是那铜炉中,有着可以压制沥血剑气息的东西。

    而这东西,极为可能便是安伯天一拳留下的那个字“火”!

    铜炉中有火,这并不奇怪,可这火,到底是什么火?

    可以压制沥血剑的气息,也可以令他救治安安的成功几率从一成提升到三成?

    这个连他也不知道的秘密,安伯天竟然知道,不过可惜,当日在长安时,随着蛇三的出现,安伯天似乎有着极为紧要的事情要去办,并未向他详加说明。

    不仅如此,就连留下那个“火”字,也是用了些掩人耳目的手法,如此想来,如今安伯天的近况,恐怕也有些不妙。

    于是,他只得与郭传宗一道,亲自往剑冢走一趟,往那葬剑池中探寻安伯天所留的火,到底是何物。

    其实原本,若不是横插出莫风寒抢走郭怒之事,他本来的想法,就是要回剑冢来,好好探查一番他的师父伍元道人,也就是他的爷爷,洛家曾经的第一人,洛厉天,到底隐藏了何种秘密。

    只是现下,这个秘密在事关安安生死面前,于剑晨来说,实在已经无足轻重。

    或许当他与安安还能安然在世时,他才会寻找伍元道人留存在剑冢的秘密吧。

    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剑晨轻叹一声,抱着安安脚步一迈,一脚再度踏入了剑冢范围。

    空旷的练武场上仍然如同废墟一般碎石密布。

    不过不知是时日已久,还是连来阴雨不断的缘故,场中浓稠不堪的干涸血液已然被冲刷得一干二净,若不是练武场破败不堪,看起来却与往昔无异。

    这一次,不光是剑晨,就连郭传宗也觉压抑不已。

    剑冢他来过,上一次来,虽然仍是这副冷清的模样,但好歹从中也有着宁静之意。

    可是现下,不知为何,只不过是一脚踏入剑冢山门而已,同样的空旷无人,给他的感觉却是一脚迈入了死地!

    “六哥,看来你的小师弟并未回来。”

    郭传宗四处打量着,为了排解心中那抹压抑无限的隐晦郁结,他极力给自己找着话题,想要打破这令人疯狂的沉寂。

    剑晨也正出神地看着这片他从小到大成长的土地,恍惚中,仿佛看到年少时的自己,正在伍元道人的监督下,习练着打从心底排斥的剑法。

    郭传宗的话反而将他从沉思中惊醒,默然半晌,开口道:“四处看看。”

    尹修空虽然不如他上山时间长,但以往却听他提过,他与剑晨一样,也是一个孤儿,幸得伍元道人带回峰上,否则只怕早已饿死荒野。

    同样也是无家可归之人,尹修空不在剑冢,他还能去哪里?

    这个小师弟从小木讷,只有在断剑联盟攻上剑冢时,才突然有了一些变化,那么,在尹修空的身上,到底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虽然剑晨现下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可是他却要极力保证,当他在救治安安时,不会有任何的变数出现。

    即使这个变数,是他的师弟。

    这一路上,郭传宗也已明了剑晨所想,于是他没有任何迟疑,只是应了一声,身形立即大展。

    不论尹修空身上到底有没有秘密,到底他的修为却低,以郭传宗现下的敏锐,只要尹修空仍在山上,就绝对无法逃过郭传宗的感知。

    可是,白岳峰并不算大,郭传宗这一番探查也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只是片刻而已,包括迎客堂在内,郭传宗已经将整个剑冢翻查了个遍。

    “没有。”

    郭传宗回到剑晨身旁,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摇头道:“没有发现人的踪迹,而且这里似乎真的许久没人住过了。”

    说着,他摊开另一只紧握的手,手掌上有着黑色的印迹,却是抹了一手的灰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