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亲至
    郭传宗呆坐在地上,任由眼泪无声地流淌。

    他有着不能离开长安的理由,毕竟丐帮弟子听命于他,可不大会买剑晨的帐,若他离开了长安去往衡阳,当有消息传来时,剑晨怎么收得到?

    不过这个理由其实很好解决,简单到只需要他去吩咐一声丐帮长安分舵的舵主即可。

    但郭传宗根本不去往那方面想,他就是死死的,以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不能走。

    莫风寒说爷爷在洛家,爷爷怎么会在洛家!?

    难道说十三年前洛家被灭之事,爷爷也有着什么牵扯?

    郭传宗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爷爷在失踪前,从来没有向他提及过此事,哪怕是一点点可疑之处,郭传宗也想不出。

    于是去往衡阳洛家,就是很好的一个能够查明此事真相的方法。

    可是郭传宗敢去吗?

    或许,去洛家之后,他们会查明,原来莫风寒背后的人只是想利用郭怒做一些事情,但也或许,真的就是郭怒与当年之事……

    郭传宗不敢去赌,他怕,他怕最后得知的真相,会让他陷入更加矛盾的漩涡!

    若真如此,三个亲人之间,他该作何取舍?

    于是,郭传宗以安安作为理由,阻止了剑晨未说完的话,至少以目前的情势来分析,爷爷的性命应该无忧,这便够了,能拖一时,便拖一时吧。

    真相,往往会令人崩塌!

    ————————————————

    五日后。

    一切如常。

    安安未醒,剑晨仍旧沉默地坐在她床前,默默地守护着万一的希望。

    而郭传宗仍然每日出去,早出晚归,疯狂地发动一切可能的力量,将长安,以及长安周边越来越大范围内的丐帮弟子派往苗疆附近。

    虽然越往后,丐帮弟子拦截到凌尉与管平的几率就越小,可这却是郭传宗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白昼时,小院内有着两个沉默的人,而到了夜间,便成了三个。

    自莫风寒死后,郭传宗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连日来的担心忧虑令他生生变了一个人,十四五岁的少年,如今竟每日里心事重重,就连额角鬓发,也缓缓有着转白的迹象。

    这日,郭传宗照常一早便离开了,他这些日子大多在丐帮长安分舵内蹲点守候,一方面,希望第一时间收到来自苗疆附近的消息,而另一方面,却也是不知如何面对剑晨,以及安安。

    小院内很清静,剑晨在小心翼翼给安安喂了小半碗清粥后,习惯性地用期待的神情探视着安安体内的情况,然后,便一脸失落地叹口气,随即默默坐于床前。

    这已是大半月来他每日必做之事,也是大半月来,小屋内唯一的一些动静。

    可是今日,这份压抑的静默被人打破。

    来人只有两个,可那气势却有千军万马之态,当空压下,令这破落小院中就连枯枝残叶也不敢妄动分毫。

    早在这两人脚尖沾上院中尘埃时,剑晨便已感觉到这狂猛的气势来袭,可是,他并没有动,一颗心,一双眼,仍然只在安安身上。

    “出来!”

    屋外院中,冰寒彻骨的声音穿透破墙烂门,清晰地传入剑晨耳中。

    说话的是一个人,动手的又是另一个人。

    眼见着屋内动静全无,两人中,黑衣黑面,身躯魁梧的虬须大汉眉头一皱,阔步上前,离着两尺开外,一拳轰之。

    拳似狂蟒,恐怖狰狞的蟒头直冲房门而去!

    嗞——!

    岂料,蟒拳离门尚有距离,凭空,一张青色雷网陡然出现,守护在门前疾速转动,那蟒拳甫一触及电网,顿时被绞得支离破碎威势尽去。

    “好——!”

    深皱的眉头骤然一挑,深提一口真气,张口若雷鸣,吐气开声时,紧绷的右拳又要再轰。

    吱呀——!

    便在这时,小屋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内而开,剑晨沉静的身躯现于门内。

    大汉的拳突地定住,不是因为剑晨的出现,而是因为他出现时,双手中那银黑相间的锋锐箭矢。

    “再吵,杀了你!”

    见到这两人,剑晨没有半分动容,面色阴沉似水,手里张弓搭箭,却将银月撕天弓拉了个圆满。

    看他神情冰寒,大汉相信,这话并非威胁,若他真敢再动,那令他背后冷汗直冒的恐怖箭矢便会真的落在身上。

    吵,剑晨出来,不是因为这两人的身份,而是因为太吵,打扰了他与安安,所以,再吵,便杀了!

    “才月余不见,你修为进境到快。”

    大汉身后,那一身儒雅的中年男子冷眼看着气势凝聚的归心似箭,冷然开口。

    此言一出,黑衣大汉陡然一惊,脚下重重一跺,却是不进反退,魁梧的身躯退移至中年男子身前,一双铁掌重叠在一起,在身前凝结下一层肉眼可见的淡黑气墙。

    他反应如此大,乃是因为从中年男子一开口时,那锋锐冷冽的黑色箭矢微不可察地偏移了一点方向,锁定在他身上的气机陡然消失。

    唯恐主上不利,他虽深知这箭他无法挡,却仍奋起全身内力横阻于前。

    来人,正是雄武城主,也就是安安的爹爹,安伯言!

    而挡在他身前如临大敌的,便是雄武城暗杀部队蛇牙之首的蛇一。

    在来之前,蛇一收到过剑晨修为再进的情报,可是他却没想到竟然已经进步到如此程度,看那箭矢上狂暴的气势,这分明已经将他远远甩在身后,达至宗师之境!

    立派与宗师只差一层,却隔若天涧,蛇一这一挡,实在已抱着必死之心。

    岂料,他正全力催谷着周身内力,从后,却有一手轻轻拍在他肩膀上,一股不容抗拒的浑厚力道传来,将他拨至一旁。

    “主上!”

    蛇一面色大变,虽然安伯天到底达到什么境界,他这朝夕之人也摸不透彻,但剑晨那一箭之威,怎敢让主上正面以对。

    正要抢上,却见安伯天冲他摆了摆手,一双精目望着剑晨,淡然问道:“连我也杀?”

    呲——

    归心似箭突然幻灭,银月撕天弓也在同一时间还原成千锋短棍。

    剑晨缓缓踏步而出,一挥手,驱散了迷蒙旋转于前的青色电网,低声道:

    “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