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无从选择
    咔嚓,咔嚓!

    这一次落在莫风寒身上的是阴阳破氤棍。

    剑晨只是轻轻挥动了下手臂,两道黑白相间的残影便将莫风寒的左右臂骨砸了个粉碎。

    “小子。”

    莫风寒的牙齿已经咬碎,自口中有源源不断混合着森白碎牙的血水不由自主流淌着,破氤棍收,他抓住剑晨两招间的空当微弱地叫了声。

    “下一招,冲脑袋来。”

    莫风寒的骄傲,终于在剑晨施展到第二十九招时,被阴阳破氤棍击成了碎片。

    下一招冲脑袋来,他这是在求,速死。

    “还有五十二招。”

    剑晨却没理会他最后的哀求,千锋一晃,一抹银勾正在缓缓成型。

    “郭怒他在”

    莫风寒却也不再去看剑晨那诡异百变的千锋,他只是目光黯淡着,用死守在心中最后的秘密,来换一个速死。

    银勾停。

    在场三人,包括莫风寒在内,心里都清楚,今日莫风寒是死定了,所不同的只是死法。

    若说出郭怒的下落,能够得一速死,死对于如今的莫风寒来说,实在已经是一个渴求的解脱。

    而不说,就得承受完九九八十一招归一剑法,单看他现下的状况,实是比死还难受。

    郭传宗一冲而至,半蹲于莫风寒身前,唯恐听错了他漏风的口中任何一个字。

    “他在,在衡阳,洛家!”

    莫风寒那双怨毒的眼眸透过郭传宗,满是报复快意地盯着剑晨,喘息半晌,终于勉强将一句话说完。

    没了牙齿,莫风寒的声音变得有些怪异,可他勉强吐出的这几个字,剑晨与郭传宗仍然听得很清楚。

    郭怒在洛家?

    衡阳,洛家?

    此言一出,不仅郭传宗面色大变,就连一直冷面以对的剑晨,也终于有了诧异的震惊。

    他怎么会在洛家?

    “你胡说!”

    郭传宗在大惊之下直感背脊凉气大冒,爷爷在洛家,爷爷为什么也与洛家有着牵扯?

    “呵”

    莫风寒无力地笑笑,似乎很得意自己临死前所能达到的这个效果,他缓缓闭上了同样也在流血的眼睛,虚弱的声音几不可闻:

    “信,就冲脑袋咳咳,来!”

    “不信?那便继续吧。”

    语毕,他带着决然之色,浑身上下再无动静,若不是胸膛还有微微的起伏,郭传宗甚至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六哥,他说的”

    郭传宗长身而起,震惊无措地看着剑晨,急切道:“不可能!我爷爷失踪于三年前,怎么会和十三年前的事情有所牵扯!”

    剑晨却已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摇了摇头,不令郭传宗再说下去,看了一眼莫风寒,平静道:“信与不信,这都是他的最后答案了。”

    “这里,交给你。”

    说着,他反身便走,收了千锋,却将惊虹剑留在莫风寒肩上。

    他对莫风寒有恨意与杀意,可郭传宗未尝不比他的杀意少,若不是莫风寒,他爷孙俩何至于才遇即离?

    所以,剑晨将莫风寒的命,留给了比他杀意更强的郭传宗,也算是让郭传宗亲手为自己的爷爷作了些事情。

    郭传宗愣了愣,怔怔看着剑晨一步步离开柴房,心中陡然泛起一股莫名的意味。

    猛回过头,钢牙紧咬着,豁然拔剑!

    良久,剑晨背负着双手,静静立于破落小院中,仰着头,看着天边最后一抹火烧云出神。

    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和滴答的水滴溅落声传来。

    “六哥。”

    郭传宗眉头紧锁着,双目闪烁不定,走到剑晨身后停下脚步。

    “杀了?”

    剑晨留恋地盯着火烧云的隐去,回过头,打量了一番郭传宗。

    他的右手中,惊虹剑无力低垂向地,可是惊虹剑上,正有一滴一滴的红白血水顺着剑身缓缓滴落,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道斑驳的血路。

    “是。”

    虽然从剑晨的眼神中,郭传宗知道已经没必要再回答这个问题,但还是轻轻应了声。

    “好,那我们”

    剑晨微一颔首,正要说出下一步的打算,却见郭传宗突然伸出一掌虚放在剑晨嘴边,打断道:

    “眼下咱们最紧要做的,是救治安大姐,我爷爷他还活着,这便够了!”

    “小郭我是相信你的。”

    剑晨静静看着他面上的沉郁,平静,而又坚定的说道。

    “我知道。”

    郭传宗轻呼出一口气,面上不再挣扎,直言道:“与安大姐比起来,我爷爷他至少还无性命之忧,咱们在这里是为了等萧前辈来救人,若离开了,安大姐怎么办?”

    “事急从权,咱们还是等二哥他们传回信息,再作定论吧!”

    沉默半晌,剑晨不再说话,慢慢转身,往安安沉睡的小屋中走去。

    走出三步,半空中一道幽幽的声音飘入郭传宗耳中:

    “多谢。”

    门关,剑晨再度回到安安床前,保持着半月来的同一姿势,静静守护着安安。

    他的心在从纯阳剑宫离开后,已经起了变化。

    若是以往,只要听到任何与衡阳洛家有关的消息,他哪里能按捺得住,早便动身赶往洛家察看究竟。

    然而现下,从莫风寒口中再一次听到了他心中的执念,可是,他却只是在初时有过一瞬间的诧异与震惊,之后,便平淡如水。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安安的生死更令剑晨在意,即使是纠结了十三年的复仇,也不行!

    小院中,只余郭传宗一人呆立于中。

    房门关闭的轻响在郭传宗这里,却仿如平地惊雷,震得他身躯一软,直接跌坐于地。

    惊虹剑扔在一旁,眼眶中有泪止不住滑落。

    “爷爷,对不起孙儿不孝!”

    郭传宗紧咬着牙,一缕血丝自紧闭的嘴角缓缓而出,内心中早已在疯狂哭喊。

    在共同经历了许多事后,郭传宗的心里早已将剑晨与安安当作了与爷爷郭怒同样重要的亲人。

    然而现在,两个亲人同时有难,谁先谁后,谁轻谁重?

    郭传宗活了十五年,这十五年里,这个问题第一次困扰着他尚还稚嫩的心智,到底该先救谁?

    他无从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