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泯灭
    “这边!”

    剑晨暴喝一声,足下重顿,人已高高跃向半空。

    内力重剑威势太盛,他不敢保证自己在抵挡时不会殃及到安安,腾空而起迎向重剑,既能保安安无恙,也能令那重剑的蓄势时间缩短。

    突然出现那人声音虽然淡漠,但从中也能听出那份超然于世外的傲气,要战便战最强,剑晨相信,自己的突然跃起,那重剑必定不会继续攻击一个弱女子。

    豪光一闪,那悍然砸下,压力之强,几乎令人直想趴在地上的内力重剑果然转向,在空中由砸而扫,直追着剑晨的身躯而去。

    内力,重剑再强,其本质也是内力,可是这内力已不再是剑晨敢于轻易吸纳入体的,先前费仲内力入体那差点将他撑爆的疼痛感尚未完全消退,他就是能吸,也不敢再吸。

    “来得好!”

    半空中,剑晨双目怒睁,早在跃起时,他的双手便已化作一团虚影,待身躯几乎跃起至殿顶时,冲力终于减缓,身形在空中一顿,一团银黑相间的夺目光辉瞬间将他的身躯重重包裹。

    吱————————!

    光团之内,缓缓递出一截黑色箭头,箭头极为尖锐,尖锐到竟将周围空气撕扯得有了大片大片的塌陷,由此产生的极致呼啸突然震彻大殿,不仅人人面露痛苦地捂住了耳朵,恍然间,似乎就连坚固的纯阳殿也在这鸣叫中有了摇摇欲坠之感。

    归心似箭!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郭传宗曾经见过剑晨施展此招,所以,他面上的震惊之色比之其他人来,更要夸张得多。

    当日在苗疆,剑晨曾在小萧萧的内力帮助下,以全力而发的归心似箭轰退了五毒教进击苗疆的阴谋,直到现在,江湖中也没有五毒教的消息。

    那时的归心似箭威力之强,已经令郭传宗惊为天人,然而现在,剑晨再度施展此招时,郭传宗才震惊发现,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

    这一箭出,恐怕连纯阳殿都得被轰没了!

    此幕说来话长,实则从剑晨跳起至内力重剑转向,再到归心似箭狂暴而出,几乎只在一个呼吸之间,然后……

    嘣————!

    黑箭脱弦,离弦震音令人忍不住极想喷出一口血来。

    箭出,包裹在剑晨身体周围的银黑光芒随着那箭头尖锐的一点被生生拉长,恍眼看去,竟如他自己合身扑上,以血肉之躯强撞即将扫到的内力重剑!

    噗——!

    两大重招在纯阳殿上空猛然碰撞,可预想中的大爆炸却并未到来。

    在众人惊惧的注视下,无色的重剑与银黑色的箭矢交叠在一起,竟然在半空中呈现胶着之状!

    归心似箭那纯黑色的箭矢上无尽旋转而来的撕裂劲道仍在发挥着作用,即使与重剑撞击在一起,也在不停撕裂着空气。

    空气大片大片的塌陷,凭空现出一块块狰狞恐怖的黑色巨口,无数巨口一张一合,竟然仿佛在大力吞噬着什么。

    它能吞噬的,只能是内力重剑!

    半空中的胶着看得人心惊胆颤,黑色箭矢上的光芒正在疯狂闪烁,而那内力重剑也很疯狂。

    疯狂地缩小!

    重剑毕竟是内力所聚,黑色箭矢附近的黑洞出现一个,便将其剑上的内力吸扯出一部分,再随着空间自行的修复,这部分内力便即泯灭于虚空。

    吸扯力道很强,不消片刻,那内力重剑不仅缩小了数倍不说,剑身上也是东缺一块西少一坨,渐渐地,已然不具剑形。

    然而黑色箭矢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去。

    重剑固然在疯狂缩小,而黑色箭矢上的光芒闪烁也越加剧烈,银黑色的光芒每闪烁一次便弱上一分,当内力重剑缩小到不足为惧时,银黑光芒也已暗淡不堪,露出内里跳动不止的箭矢本身。

    啵——!

    又是一声轻响,仿佛戳破了水泡,半空中,胶着在一起的重剑与箭矢竟然在这互相伤害之下,仿若浮屠幻影,就那么同时破碎于空中。

    噔。

    剑晨落地,直上直下的他落地后只感双膝发软,竟然猛往后退了三步,直到背后抵上一只温和的手掌,方才止住退势。

    踏入宗师境后,归心似箭的威力更加狂放,可是对于内力的损耗也是成倍增长,才只一箭而已,竟然已将自莫风寒处夺取来的内力全数耗尽,也令他在内力大量流失之下,体内生出无尽的空虚感。

    勉强调息了下,缓过一口气,剑晨面色略有些苍白的回头看去,那只抵着他后背的温和手掌的主人,正是玉虚真人。

    他在看着玉虚真人,而玉虚却并没有看着他,凝重的目光去处,正是那殿门口与剑晨一样落回地上的身影。

    “师叔……想不到是你。”

    玉虚真人直盯着那道身影,说出的话,却令包括剑晨在内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师叔?

    以玉虚真人在纯阳剑宫的辈份,他竟然叫那人作师叔!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尽皆往殿门处汇聚,修罗殿弟子的脸上已然泛上了喜色。

    师叔,在纯阳剑宫内能让玉虚真人称上一声师叔的只有一位,这位早已闭入死关多年,有些入门时日尚浅的弟子甚至都没见过这人一面。

    想不到,今日之事竟然将他也惊动,并且……似乎来者不善!

    殿门外,受了所有人目光注视的老道闭目默然而立,看其面目虽然苍老,但与玉虚真人相比,两者若说是年岁相当也不为过,若是不说,谁又能想到这鹤发童颜的老道竟然比之玉虚真人还要大上一辈!

    “师叔?”

    那老道穿了一身灰色道袍,与玉虚真人一样,手臂上摆了一尾拂尘,背后却还背着一柄雷青色的狭长细剑,听到玉虚真人的尊称,平淡开口道:

    “不敢,你现下仍是纯阳掌教,还须注意身份方好。”

    现下仍是!

    此言一出,剑晨分明感觉到,抵在他后背的手掌有着微微的颤抖。

    现下仍是,那意思是说……一会就不是了?

    “师叔祖!您来得正好,还请为咱们殿主作主!”

    修罗殿弟子中,之前那位查看费仲情况那位急忙跑到老道身边,一躬及地,恭敬连道。